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95章 登基为帝,容棱乃不二人选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开马结果大丰收3d天齐网图谜字谜汇总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95章 登基为帝,容棱乃不二人选!

    内阁外面犹如一堵铜墙般,被守卫着,外头的人有事求见,不管大事小事,都得卸下武器,当面禀报。

    镇格门的人找三王爷,那应该就是镇格门的私事。

    但因为规矩摆在这儿了,这些老臣大人,也只好静下心来,暂时休战,陪着三王爷一起处理镇格门私务。

    容棱抬手,让内阁守卫将人领进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秦中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秦中站在门口,拱手道:“先锋营秦中,见过诸位大人!”

    赵老大人不耐烦的“嗯”了一声,显然,是觉得秦中打断大伙儿,浪费了大伙儿的时间。

    秦中没有半点不适,只是转首,直接对自己的上峰三王爷,都尉大人,禀报道:“按都尉大人所令,今晨卯时刚到,城门一开,属下就派了一千精锐,协越国候护送军饷四百九十万两安全出城,另,南州,阳州,同州,三洲共计六十一万大军,已于昨日下午申时,到今日早上辰时,先后出发,经两江,过水路,最快十日,便可抵达西境!”

    秦中说完,内阁大殿里,顿时一静。

    容棱听后满意,便道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中老实退下,临走前,还贴心的阖上内阁大门。

    清晨过后的阳光,已是极好。

    出了寒冬,时值初春,正是万物复苏之际。

    内阁大殿的外头,春风徐徐的吹,小鸟叽叽喳喳的叫,偶尔路过的守卫,悄悄打了个哈欠,却不敢太明显,唯恐让领队瞧见。

    这是普通的一天,在一盏茶功夫前,内阁殿内所有人都认为,这是与昨日没有丝毫不同的一天。

    太子,七王,一众大臣,他们战争的号角都已经再次吹响,战斗的灵魂,已经雀跃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一盏茶功夫后,现实,却狠狠给了他们一巴掌。

    钱大人狠狠的揉了一会儿眼睛,又拍了拍自己的耳朵,确定自己不是老眼昏花,耳鸣脑胀,是真的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,才哆嗦着手,将目光移向了开始收拾自己杂物,一副准备离开内阁大殿架势的三王爷。

    “三,三王爷……”钱大人唤了一声,却觉得自己的声音,有点飘忽。

    容棱拿起两份奏折,转首,对钱大人道:“既事已了结,诸位大人还请早些回府休息,本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钱大人连忙起身将人叫住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容棱站住,不解的看着钱大人,等钱大人说下去。

    钱大人低头一看,以赵老大人为首的一众老臣子们,也都正目光炯炯的望着容棱。

    钱大人抬手指向紧闭的内阁大门,说道:“方,方才进来那人,他,他说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愣了一下,回道:“四百九十万军饷已由越国候亲自带队护送,前往西境,各地州府所匀出来的六十一万精兵,也于昨日今日,相继出发。两方安排下,想必只要不出大的意外,军情不会延误,钱大人,可还有其他疑问?”

    有疑问,太有疑问了。

    赵老大人支撑着站起来,急急问道:“你筹集了四百九十万军饷?此话,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容棱回道:“边境急报,敌军浩大,如此迫在眉睫之事,本王怎敢延误,四百万军饷,乃一百一十万将士所需,只因路途遥远,唯恐西境有何意外不好求援,本王擅作主张,多备了九十万两,待真出了何事,也好周旋。”

    赵老大人瞪眼道:“你,你,你哪儿来的四百九十万两?”

    容棱看向案几那处,那处搁着一摞账本,他道:“国库三百万两,吏部一百九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太子差点从小榻上直接窜跳起来,但因着动作太大,震动了心肺,顿时,咳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容溯则眼底尽是寒光,睨着容棱。

    赵老大人听后反应了一会儿,顿时欣喜,一步一步走到容棱跟前,拍着容棱的肩,笑道:“好得很,好得很!快说说,你是何时下的令,何时设的计?”

    容棱淡定的瞧了太子与容溯一眼,说道:“赵大人可是忘了,西境消息,乃是本王带进宫的。”

    赵老大人回忆一下,好像,的确是……

    皇上病倒在榻,朝中事务无人有权单独下决策。

    容棱连续多日,每日进宫前,都往大理寺去一趟,带上当日的各地奏折,这次的军情消息,自也如此。

    因是边境送来的,看到上头的军条,容棱没有等待,直接在大理寺就打开看了。

    这一看,自然就有了筹谋。

    太子捏着国库权,是死不放手,容溯最近刚搂住吏部,正是从吏部里套钱的时候。

    容棱深知,将士军饷重任落在这二者头上,必有延误。

    早做准备为好。

    昨日白日,将太子与容溯关进看守严密的内阁。

    容棱便吩咐人在外面动手,国库与吏部那边要找主子,却是连内阁大殿周围都近身不成。

    半日下来,凭着镇格门军权与越国老候的朝中声势,国库的门,顺利开了,吏部的钥匙,也拿到了。

    因着数百万两,要整装运送,实非易事,唯恐张罗一半,让太子容溯出去打了岔,容棱便拖拖延延,拦了他们一日一夜。

    今日清晨,秦中来报,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这出戏,也就该散场了。

    将事情前因后果简诉一番,容棱看看时辰,实在该走了。

    昨夜没回府,他,已开始想柳蔚。

    赵老大人却没这么容易让容棱走,要赵老大人说,这三王爷确实是个脑子聪明的,怎么就这么聪明呢,大伙在这儿你来我往,吵来吵去,他不声不响,却将事情都办妥了。

    还请了越国候出面!

    那越国候可是个老将军,有他坐镇西境,又有充足的兵力,充足的军饷,这场仗,哪怕青云国起初被动,现在,也是胜了一半了!

    甚好,甚好。

    虽然平白在这儿与太子七王废话了一整夜,但赵老大人一点不气,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,只是在屋子里闹了一夜,累是累点,疲是疲点,但能将大事整定,这便值得。

    赵老大人之前还对师弟钱大人频频对三王露出意愿,站位效忠的意图有些不满,现在,却是再不担忧了。

    纵观现下,能真正有心为百姓做实事的,的确唯剩三王一人了。

    若真要扶持一人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三王,乃不二人选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