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98章 容溯作证,李茵跟柳蔚商谈婚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有谁去过香港黄大仙的?调查报告数据分析范文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98章 容溯作证,李茵跟柳蔚商谈婚事

    安安觉得不对劲,就扒着门缝往里头看,这一看,就看到自家大小姐站在凳子上,手里拿着根麻绳,正往房梁上套。

    安安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,忙拍门要冲进去,却听到里头自家小姐的声音飘出来:“将大哥给我找来,一刻钟内见不到大哥,我就上吊。”

    安安忙说大少爷出门了。

    李茵听完改口:“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见不到大哥,我立刻踢凳子吊死。”

    安安心惊,只好不管不顾,一边吩咐人去老夫人那儿传消息,一边马不停蹄的往七王府赶。

    李君冷着脸听完,觉得脑袋胀得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一哭二闹三上吊,越来越不成体统!

    容溯在旁边听得倒有些意外:“茵儿怎的了?”

    “着了魔了!”李君叹着气,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,说到最后,又开始迁怒:“那日我是忙了些,但也收到消息立刻就往衙门赶,最终还是去晚了,听说案子是镇格门那位柳大人帮着破的,我本还想着隔日上门道谢,不成想,当晚回府,茵儿就开始发疯,说什么非君不嫁,要死要活,当真是让人灌了迷魂汤了!”

    容溯沉默的听着,听到最后,他的表情开始微妙,停顿半晌,看李君越说越愤慨,越说越烦躁,他才咳了声,问道:“你是说,镇格门的柳先生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想到那柳先生生了一副小白脸的模样,李君就忍不住语带刻薄:“长得清隽好看有什么用,一点男人的样子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容溯继续沉默,表情依旧微妙,心里,说不上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李君在骂骂咧咧一整通后,想到府里那不省心的妹妹,只能起身,朝容溯拱手:“家中琐事实在难解,王爷见谅,我需回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容溯点头,应了。

    李君正要走,却听身后七王爷又道:“本王与你,一道去。”

    李君诧异一下,以前不知道王爷还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虽说家中丑事,他不愿声张,但想到王爷也不是外人,两人从小交情就好,也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出了七王府,往李府而去。

    怕李茵当真会做傻事,李君吩咐车夫快行,因此,马车一路都是颠簸的。

    等终于到了李府门口,因着心系家妹,李君径直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安安领着人到了大小姐的院子,还没进院门,就听到里面老夫人的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孝,不孝,实在不孝!”

    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,拍着胸口,看着孙儿来了,道:“快将你妹妹弄出来,莫让她真做了傻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祖母您歇着,孙儿定将茵儿接出。”

    李国侯去了青州给付家家主贺寿,国侯夫人自然一同前去,因此,府中能做主的,也就只剩李老夫人与李君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几位庶子庶女,但却权微,话都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这会大孙儿回来了,李老夫人是喘了口气,这一歇,就看到后头,七王爷竟然也在,连忙要给请安。

    容溯没有受老人家的礼,反倒搀扶着老夫人,让其坐下。

    因着院子里有外人,还是位王爷,李家人都比较收敛,就是气了一路的李君,这会儿站在门外,也是尽量轻言细语。

    可里头的李茵不知道。

    李茵无所畏惧,听到大哥来了,她得意得尾巴都翘到天上了:“我要嫁他,大哥你若同意,就写下证言递进来,若不同意,我这就踢了凳子!”

    李君到嘴边的脏话都要骂出口了,又在紧要关头回头瞥了七王爷一眼,把澎湃的怒气压下,好声好气的道:“你要我与你说几次?我不答应,不止我,父亲母亲都不会答应,你死了这条心!”

    李茵直跺脚,气得哭了:“不是你们催着我成亲的吗?为什么就偏要我与你们看好的人成亲?就因为他是三王爷身边的,你们就不许他娶我?大哥你以前分明说最疼的就是我,那你就答应我,让我嫁给我钟情的人!大不了,大不了我劝他,我劝他离开三王爷!”

    李君一贯疼爱妹妹,听妹妹哭,他也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容溯听到这儿,倒是不着痕迹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不知李茵为何会对那人钟情,也不知为何就这么死咬着非君不嫁,他知晓内情,知晓那人身份,甚至知晓那人肚子里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也因此,他明白,那人是不可能离开容棱的。

    容棱也不会允许那人离开。

    这两人,怕是根本拆不开。

    若是能拆,他肯定早已不折手段,无所不用其极,亲手,将那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李君缓下声音,讲道理:“你才与他见过几面,知晓他人品如何,身世如何?一个不清不楚之人,如何托付终身?才见几次,你就敢为了一个陌生男子,对家人以死相逼,若真让你们在一起,他再多说两句,你还不得把咱们李国侯府一把火烧了?”

    李茵听到这儿,有些急了,忙说:“他从未蛊惑过我,是我对他倾心,他也不是不清不楚之人,他很好,他是最好的!之前京中多个案件,都是他破的,他聪明,有学问,但凡女子见了,没有不想嫁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君一脸看不上的道:“他破案手法诡谲,怎么看都是歪门邪道,这种人,绝非你的良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歪门邪道!”李茵反驳:“他能破的案,大哥你可能破?你就是嫉妒,嫉妒他比你有才华,有谋略,你是最小气的!”

    李君怒了:“你看看你,现在已经一颗心向着他了,回头他将你卖了,你指不定还要替他数钱!”

    “他才不会,他是正人君子,若娶了我,定会待我好,视我如珠如宝,我相信他!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大哥,不信家人,信一个外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说了,总之我就要嫁给他,大哥若不同意,我现在就踢了凳子,吊死算了!”

    李茵说着,手拉着麻绳,一幅要立刻上吊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君吓了一跳,手按着房门,面上焦急,手心却暗暗使力,打算不动声色将房门撞开。

    国侯府的门,差不多可说是牢不可破,撞也得撞上一些时辰。

    屋内李茵对大哥了解颇深,立刻道:“我在里头上了三把锁,你除非将门整个拆了,否则不会开的!”

    推了半天,一点没推动的李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君实在拿这个妹妹没办法,觉得是上辈子欠她的,犹豫许久,闭着眼睛道:“我需得见他一面,你若愿意,可同我一道去,究竟你们亲事如何,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屋内李茵听着,眼珠子转了两圈,道:“我怎知,我出去后,你会不会食言,将我绑起来,不许我见他,也不许我出门?”

    李君深吸口气:“七王府见证!”

    李茵一愣。

    李君恶意的道:“七王爷就在门外,你可知晓,你方才的蛮不讲理,跋扈嚣张,都让七王爷看在眼里了?”

    李茵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溯似乎并不在意,听到李君这么说,他道了一句:“本王可作证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