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00章 跪求三王爷赐婚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生肖图正版0882017年开马记录完整版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00章 跪求三王爷赐婚!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,就算是真的诚心邀请三位来客用膳食,也不可能这般随意。

    第一,桌上的大部分菜色,已经食用了过半。

    残羹剩饭,实在难拿出手。

    第二,在场还有一位女眷,素来男女之间,规矩颇多,同桌用膳,更有诸多不便。

    但容溯已经应下了。

    柳蔚只好吩咐王府厨房,再做几样小菜,单独给客人开一小桌。

    只是,容溯一个人吃的话,三菜一汤,两素一荤,应是足够了……

    柳蔚斤斤计较的想着。

    容溯要留下来用膳,李君与李茵却不用。

    柳蔚瞧着李君与李茵,问:“李大人与李小姐大驾光临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李君心里冷笑,心说,这般局面,你说你不知所为何事?

    李君阴测测的正要开口,打算先给柳蔚一个下马威,却听身边的妹妹已是抢先,满脸羞涩的道:“哥哥自是特地来见大人的,为了你我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李茵说完,眸光之间,水波粼粼,望着柳蔚的视线,更是情难自持,脉脉都含。

    “茵儿!”

    李君气得黑着脸庞呵斥一声,恨不得当场给这丢人的妹妹一巴掌。

    在府里发疯也就算了,当着外男的面儿,做出这副不知羞耻的低贱模样,简直是有辱李国侯府门楣!

    李茵并不是完全不懂事,见哥哥生气了,她咬了咬唇,到底不敢太张扬,只得缩回去一步。

    柳蔚很是尴尬,没有做声,目光却投向一边的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这会儿正在喝茶,因为茶烫,他一时没喝,只是吹着上面的茶梗叶子,看起来悠哉又漫然。

    柳蔚提醒:“三王爷,不想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李君闻言,直接冷笑出声:“也好,那在下就听听,三王爷有何说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却公事公办的腔调儿道:“事情来龙去脉,柳大人与本王提过,故,本王想听听李大人之意。”

    李君抬起下巴,一派傲然:“茵儿涉世不深,情窦初开,不辨人情,但柳大人却年长茵儿数年,可谓阅历,经验,都比茵儿足,在下不知,柳大人为何要成心引诱茵儿,只是茵儿年纪尚小,家中暂时并无让她婚配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听,但一言一语,无不在谴责柳蔚勾引李茵,而李家,绝不同意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李茵登时气得扬声反驳:“哥,你在府里分明答应过我,要成全我们,你怎能临时改口?”

    “不那般说,你能从屋子里出来吗?家丑不外扬,但今日我李某人也不怕言明了!”李君冷着脸子,看向柳蔚,气势汹汹的道:“家妹为了你,竟拿上吊自尽威胁全府,我家茵儿,素来是个谨守规矩,懂事乖巧的女子,就因遇到你,如今叛逆刁蛮,连我这兄长的话都不听了!柳大人,算我李某人求你了,放我家茵儿一马可好!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,觉得冤枉得很:“李大人稍安勿躁,在下对李小姐,从无非分之想,之前的事,实乃意外,至于李小姐对在下的心思,在下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李君听出不对,挑眉打断。

    柳蔚筹措言辞,如何能既表明了立场,又不会让李茵太过丢脸。

    李君又突然出声,冷言冷语:“从无非分之想,实乃意外?柳大人堂堂男子汉,莫非还想将你二人之事,一股脑儿的推罪到茵儿一个弱女子头上?让茵儿一人担自作多情,不知廉耻的名头?”

    李君这话说得太过刻薄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李茵一眼,却见李茵正双眸含情,泫然欲泣的瞅着自己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却在这时淡声问道:“这门亲事,李大人不允,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李君愣了一下,转目看向容棱,板着脸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李茵打断哥哥的话,直接越众而出,扬声道:“我哥说的,乃是他一人之意,不代表我,还请三王爷做主,茵儿是真心钟情柳大人,求三王爷成全!”

    容棱一脸冷漠的问道:“李小姐,要本王如何成全?”

    李茵直接跪下道:“求三王爷赐婚!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还在等菜的容溯,听到此处,笑出了声儿,点头:“愚弟知晓,三皇兄予柳大人一片倚重之心,只是,先贤有言,先成家,后立业,今日恰逢其机会,三皇兄,不若就成全这对有情人,令柳大人与李小姐得以举案齐眉,白头偕老。”

    李茵一个劲儿点头:“是是是,就是这样,就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茵儿!”

    李君呵斥家妹!

    “先起身。”容棱说道。

    李茵感激的起身,却不听哥哥的话,反而离哥哥远些,走到容溯身边,俨然是等着容溯为她做主。

    李君将不赞的目光投向容溯,心恼,王爷这是怎么了,不偏帮着他,反而为那柳大人说话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方才就不该让他跟着来,免得胳膊肘往外拐。

    李君气得不轻,而容溯却是把矛头都指向了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瞥了这位七弟一眼,没恼没怒,只是面上已然沁出些许冷意。

    这个局面下,柳蔚和李茵,反倒有些无足轻重了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这样下去,也不是办法,就在她想说点什么时,却见李茵朝她看来,两人目光不期之间交汇。

    柳蔚想避开,她现在的身份是男子,男女对视,实为不合规矩,但在她避开之前,李茵已是趁着没人发现,偷偷对柳蔚眨了一下眼睛,随即用嘴唇做着口型。

    柳蔚辨别了一下,李茵分明是说——明晚,等你。

    柳蔚反应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再想到早上收的那封情信,柳蔚愣了一下,再看李茵,李茵却已转过头,继续与李君争吵。

    柳蔚心思流转一番,看来,眼前这位莽莽撞撞的李家大小姐,也不是看到的那么憨傻乖甜。

    只是,李茵做这么多事,就只是为了与自己白首相携?

    柳蔚很是想不通,有什么,是能让一个古代侯门之家的千金小姐,对一个普通文官,一见倾心,穷追不舍的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