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02章 容棱说着,牵起柳蔚的手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金马奖2018风波彩票买随机的中奖概率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02章 容棱说着,牵起柳蔚的手……

    李茵没有给容棱、柳蔚说话的机会,因为,他们又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都是绕圈子。

    李茵非君不嫁!

    李君就不让她嫁!

    容溯偏在旁边儿添油加醋!

    容棱帮着柳蔚说一句,容溯就要堵一句!

    总之,就是各种捣乱……

    柳蔚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再吵一会儿,都快用晚膳了。

    柳蔚走了出去,再回来时,身后跟着两只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,咕咕与珍珠。

    柳蔚朝几人一指,下令:“把他们都给我撵出去。”

    两只得令。

    咕咕扑扇着巨大翅膀,凶狠的朝着陌生人李君扑去,珍珠则飞到半空,对着它早就看不顺眼的容溯拼命啄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李君已被大鸟攻击的东倒西歪,发束乱了,衣服乱了,脸上还挂了彩。

    容溯也没好到哪儿去,他铁青着一张脸,一边拂袖想隔开珍珠的靠近,一边又被珍珠咬住了头发,一扯,整个头皮都麻了。

    李君受不了了,开始对着咕咕骂脏话。

    容溯则跑到容棱身边,假装避难,实际是诱使珍珠这个黑毛飞畜连容棱一起攻击。

    容棱冷哼一声,直接起身,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容棱摆脱乱局,站到了柳蔚身边,柳蔚抬眸,却是看向另一边的李茵,对满脸茫然的李茵道:“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茵不顾三王爷也在场,轻声说道:“明晚子时,京都正街一品楼外,不见不散。”说完,脸颊微红。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但表情有些木。

    咕咕与珍珠不辱使命,很快便将狼狈不堪的外来者赶了出去,李茵只得同他们一道走。

    李君与容溯出了三王府大门,几乎立刻上马车,惟怕他们此刻的模样,让街头百姓看了去。

    李茵却十分不舍,一步三回头,一直往王府里瞧,似乎多看看,就能再看到心上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两辆国侯府的马车,仓促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站在门外,深深地叹了口气,肩膀上,是珍珠正蹭着她的耳朵以求表扬。

    柳蔚刮了刮它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柳蔚压下心事,打算回后院与容棱再谈谈,却一转头,就瞧见容棱站在身后,手上还拿着张裘皮。

    “初春风冷。”容棱说着,将裘子套在她身上,牵起她的手,往王府内走。

    柳蔚随着他走,边走,边问:“依你看,我明晚去不去?”

    容棱一改早上的淡定捉弄,冷静说道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觉得不去是最好的,一来,她不可能与李茵私奔,二来,她若出现让旁人瞧见,才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若李茵一直等呢?”对于李茵,若能温和处理,柳蔚不想闹得太难看。

    容棱头也没转,声音中带着一股冷硬:“她如何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……

    算了,还是派人去一品楼外盯着罢,相信若是等不到她,李茵自个儿会回去的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果真是越发心软了。

    以前,她的心思要硬许多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,柳蔚不清楚,到底是不是这个孩子让她变了,内里,越来越柔软。

    既然打定了主意,不管李茵,柳蔚自然就将事情全权交托给容棱,容棱懒得管李茵,事情自然就全权推给容溯。

    解决了一桩事,柳蔚又回到了自个儿屋子里,拿起荒废了一日的绣绷子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绣花绣得比之前好了,绣出来的花,一看就能看出来是花,这在以前,是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柳蔚因此有些得意,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而明香看柳蔚这么有干劲儿,也不好意思说,其实公子绣的还是看不出是花,但惜香命令过大家,必须说认出来了,那就是花,不能让公子心情不好,公子喜欢绣花,就让公子开心的绣,不能打击公子。

    明香觉得有道理,就听了,然后手把手教大妞小妞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现在大妞小妞撒起谎来,已是看不出明显异样了,明香觉得自己教导有方。

    这样悠哉的日子,维持了两日。

    第三日,柳蔚的绣绷子,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听着明香急急忙忙的禀报,柳蔚的表情,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“李茵失踪?”柳蔚不敢置信的问。

    明香点头:“外面都传遍了,李家也已经报了京兆尹,说是昨夜失踪的,府里上下找遍了,府外也找遍了,就是没找到,安安已经被带到衙门去询问了,但听说,李家大小姐昨夜是偷跑出府的,临走前,还把守夜的安安敲晕了,安安醒来,就发现大小姐不见了,再找,就怎么也找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从椅子上站起来,一边往外走,一边问:“王爷呢?”

    明香拿了把伞,道:“王爷进宫了,今个儿一早就进宫了,可要派人进宫禀报?”

    柳蔚摆手:“先不急,去备马车。”

    明香吩咐惜香去备马车。

    柳蔚决定去七王府一趟,昨晚,是李茵单方面约好私奔的日子,可容棱分明派人通知了容溯,容溯应该对其有所保护才对,怎会让李茵出事?

    今晨起来,天气就不是很好,细雨绵绵的下,打在人脸上,又冰又凉。

    明香手里撑着伞,但因为她矮,柳蔚又走的快,基本没多少雨是被挡住的。

    柳蔚没甚在意。

    等到了府门口,马车已经停在外头。

    柳蔚上了马车,说了目的地,便靠在车壁上,蹙眉思索。

    惜香没有跟着来,伴随着柳蔚的,只有明香一人。

    明香平日是个爱说话的,但看公子满脸愁色,她也不敢现在多嘴,只好时不时的撩开车帘往外看看。

    因着今日下雨,街外头的摊贩少了许多,在路过京都大街时,明香发现连京都最大的酒楼,一品楼,竟都闭门谢客。

    “真是罕见。”

    一品楼自开业以来,便是逢年过节,也都是日日营业的,怎今日竟没开门?

    明香的声音引起柳蔚的注意。

    柳蔚抬眸往马车外面看了一眼,这一看,也看到了一品楼外挂着的“东主有事”的木制牌子。

    “停车。”柳蔚唤了车夫一声。

    车夫将车停下,回头问:“公子,怎了?”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只是撩开车帘,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明香怕公子淋雨,忙打着伞跟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走到一品楼外,看着紧闭的大门,思索起来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