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03章 废弃旧屋,发现了他的尸体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天空彩票爱资料大全手机看开奖22249·com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03章 废弃旧屋,发现了他的尸体

    明香不知公子想做什么,但猜测,应当是与这一品楼有关,便问:“公子,可要去敲门?一品楼这样的酒楼,哪怕歇业一两日,里头也必有小二看屋,可要奴婢问问?”

    柳蔚沉默了一会儿,想到前日李茵是说,昨夜在一品楼外相见,便点头,让明香去。

    明香小步跑过去敲门,刚开始没人应,后来又敲了一会儿,大门才“咯吱”一声,有人从里头打开了门闩。

    门扉打开,里头的人却并未将门全部揭开,只是开了一条小缝儿,警惕的盯着明香。

    明香觉得这小二模样有些古怪,不自觉的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而就因明香这后退,柳蔚看到了门缝儿里露出来的人脸,门内之人,也看到了站得稍后一些的柳蔚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彼此,皆是楞然。

    而后,门“啪”的一声被关上,动作大得离奇。

    明香吓了一跳,又往后躲了两步,却有些气恼:“怎么回事,还什么都没问呢,就把门关上了,这小二也忒没礼数了。”

    明香说着,又要去敲门,却见身侧公子疾步而来,转瞬到了她身前,抬首就道:“开门!”

    柳蔚言词简单,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门内一点动静儿都没有,没人开门,也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柳蔚蹙眉,有些气恼:“星义,开门。”

    没错,方才开门那小二,分明就是星义。

    星义这号人物,柳蔚知道得或许不多,但也不少。

    此人如今被权王留在京都,打探京内动向,且还经常在金南芸身边出没,这些,柳蔚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是考虑现在容棱与权王也算有所合作,此人又没伤过金南芸,柳蔚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但李茵昨夜才在一品楼外失踪,今日一品楼就歇业,星义还在里头,不管究竟为何,柳蔚都要打探清楚。

    里头的人听到对方点名道姓了,一时有些慌,但还是撑着没回话,只是脸色已经铁青。

    正在二楼的同伴,听到下头的声响,狐疑的探出头来,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星义站在门边,对着同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同伴看出不妥,也走下楼梯,贴着门缝儿往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看,也惊了:“这人怎会来了?”

    星义摇头,只问:“东西可有找到?”

    同伴吐了口气:“都找遍了,没有,我猜东西已经被带走了,再说,这一品楼也就是个酒楼,每日一间厢房都是迎来送往,昨日到今日,这般长的时间,有什么秘密,也不该搁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星义又看向前厅通往后厨的小门,问:“其他人呢,后面找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同伴说着,走向那个小门,正要出去,却听方才还算和善的敲门声,一下子变大了。

    同伴愣了一下,身子一僵,回头看向星义。

    星义表情有些难看,对同伴摆手,道:“你先去,不管找到东西与否,先带人藏起来,这里,有我顶着。”

    同伴有些担心,但知道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,门外那人的身份,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,若能善了,最好不要闹大。

    同伴离开,星义深吸口气,见门板已经快被外面的人敲烂了,只好硬着头皮,把门打开。

    门扉刚开一个缝儿,外头一股冲力,将他震开。

    接着大门全敞,浑身冷意的白衣男子,带着个娇俏玲珑的丫鬟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气氛一下很僵。

    星义离得有些远的看着柳蔚,目光凌厉,但不含威压。

    柳蔚面色平静的看着他,气势全开,光是这么站着,便让人顿感无限压力。

    “将门关上。”星义终究是先开口。

    柳蔚没说什么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明香自觉的去将门阖上,又回到自家公子身边。

    星义想为后面的同伴们拖延时间,便拉了把椅子,坐下,不耐的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你我也算老熟人了,我是为谁做事的,你也清楚,今日也是相同,我为我主子办事,你无权过问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理他,抬脚就朝后厨走。

    一品楼是京都第一酒楼,柳蔚抵达京都时就来过,之后也多次前来,这里格局如何,进出门的位置,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看柳蔚竟是要去后面,星义吓了一跳,忙站起来,将其挡住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看他:“阁下有所隐瞒,在下也懒得费这口舌,事有无如何,在下有眼,自己会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柳蔚绕开星义。

    星义又迈一步,再次将其挡住,咬着牙道:“你就偏要找麻烦是吗?”

    柳蔚只道:“你打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星义嘴角一抽,虽然知道是事实,但怎么听怎么不舒服,他有些恼怒:“你我之间,井水不犯河水,为何今日却咄咄相逼,我招你惹你了?”

    柳蔚也不与其周旋,直接问:“你在此做什么?”

    星义冷言冷语道: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对方不配合,柳蔚也不多言,抬脚继续朝里头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星义又把柳蔚叫住,恨恨地磨牙:“上头半月前下令,探查一人,那人身份特殊,上头言明,只需拿到他随身携带的包袱,若非必要,避免与此人正面交锋。我们跟了那人十日,昨日见他进了一品楼,却在两个时辰后,还没见他离开,唯恐有异,才进来查探,却听小二言,他早在刚进来时,就从后门离开了。只是跟丢了人,倒无妨,因为他的住所附近,皆是我们的人,但昨日傍晚,我的同伴在三街外的废弃旧屋,发现了他的尸体,而他一直随身带着的包袱,不见踪影了,我立刻回一品楼问小二,小二却言,那人从后门离开时,身上并未带什么包袱,所以,那包袱极有可能,还在这间酒楼。”

    星义说着,心气难平,瞪柳蔚:“如此,你可满意了?”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沉默一下,才问:“昨夜李国侯府,李家大小姐失踪了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星义一愣,而后生气:“什么李家小姐,王家小姐,都与你说了,我们搞砸了上头派令下来的要事,从昨夜到今日,我们找东西都来不及,谁有空关心什么小姐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他气急败坏的,不似撒谎,但怎么会这么巧,李茵在一品楼外失踪,星义在一品楼内找东西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