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05章 这具尸体,有问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历史开奖记录表今期黄大仙玄机之王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05章 这具尸体,有问题

    同伴分析得头头是道,星义到底被说服了。

    他吩咐一半人手留下继续查找,另一半人手与他一起,前往昨日的那间废弃旧屋。

    尸体,一直就在废弃旧屋。

    可等到星义一行人抵达时,昨日那具还完好无损的尸体,今日,竟已腐烂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众人惊讶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有人疑惑的问了一句:“我们的人做的?”

    能在这初春寒凉的天气里,将一具完好的尸体,转瞬变成这等腐烂模样,除了他们的族人,还有什么人能办到?

    当然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听闻西边岭州纪家族人里头,也有精通巫蛊之术的制药能人。

    但星义他们一直镇守京都,却从未见过纪家人的诡异踪迹,所以,这个可能性暂时被剔除。

    “若不然,查查?”有人提议。

    若真是他们自己人做的,那这件事,怕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权王手下的死士,分拆成了好几个部辖,星义这种,属于以身犯险,排除异己用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辖队,做的却是其他的营当。

    比如之前潜入柳逸身边的游轻轻,这种使“美人计”的,都归镇守辽州的游丝丝所管。

    如今京都留守的人,星义首先排除了跟在他身边多年的手下,其余的,都是需要盘查的对象。

    当然,游轻轻那边他也没打算忽视。

    他与游家这对姐妹,从来互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倒是可以念在为同一主子效力,帮上一帮,但平日,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烈义那个傻子,才会被游家姐妹耍得团团转,因此,直到现在,烈义还被主子留在辽州,名为待命,实为软禁。

    想到那还留在柳府的游轻轻,星义啧了一声,决定回头派个人去问问,他自己,并不想与游轻轻有什么接触。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星义不耽搁,吩咐了人去办事,而他自己,打算再回一品楼看看。

    可他刚要走,一直跟在他身侧的同伴,突然叫了一声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星义回头,就看同伴已蹲下身,小心翼翼的抓起尸体烂了一半的手,盯着尸体手背上一块明显残缺的伤疤,说道:“这人我们跟踪了十日,我自认,对他外部所有特征都一清二楚,但我不记得,他手上有块儿这般大的伤疤,而且看伤痕,分明是旧伤了。”

    星义眼皮一动,也蹲下身,先是盯着那伤疤看了一会儿,接着又去看尸体的脸。

    这一看,却发现尸体还算完整的另一半脸,与他这十日所见,并无不同。

    星义伸手去摸了摸,尸体很冰,但尸体脸上,的确没什么遮掩。

    这是尸体真实的脸,没有人皮面具,也不是冒充。

    可手上的这伤疤,又的确可疑得扎眼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同伴见星义也沉默了,便放下那只手,认真道:“我们需要一个仵作。”

    这具尸体,有问题。

    而若尸体有问题,那么包袱的去向,也得重新评估了。

    尸体腐烂得很快,星义也好,他的同伴也好,都知道事不宜迟,但他们身份特殊,这具尸体又是没在衙门立案过的,一般的仵作,他们不敢找,惟怕查不出证据,反而泄露行迹。

    那么,哪里有值得信赖,又能力非凡,还不用担心泄露行踪继而给主子惹麻烦的仵作?

    顿时,一道有点纤细的身影,在星义脑海中闪过。

    星义抬头,看向同伴。

    却见同伴也正在看着他。

    而后同伴用刚才摸了尸体的那只手拍拍星义的肩,一脸委以重任的说道:“此事,刻不容缓,去吧。”

    星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在七王府留了一会儿,见雨小了些,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容溯想起柳蔚来时身上没有裘皮披风,就差人给柳蔚拿了一件。

    柳蔚谢过,却没披上。

    李君早就看柳蔚不顺眼了,这会儿柳蔚走,他是巴不得,嘴里甚至还不依不饶的警告道:“茵儿之事,与你无关,你不需惺惺作态,无论你做什么,李家都不会接受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在耳里,很想说,大兄弟,你想多了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李君现在也算可怜,便好心的沉默下来没说。

    离开七王府时,容溯起身亲自出去相送,柳蔚瞥了容溯一眼,说道:“不劳七王爷走动,下人会带路。”

    容溯却道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而后,执意送柳蔚到王府门口。

    临上马车前,柳蔚想了想,还是回头与其道了一句;“若能打探,还请七王爷费心。”

    容溯愣了一下,仔细看了柳蔚一会儿,才道:“我会去办。”

    柳蔚放心了,道了句谢,而后将那件裘皮递给他。

    容溯眉头蹙了蹙,面色板了起来,没有接。

    柳蔚就递给容溯身边的门房。

    门房不知主子何意,但门房认得,这件裘皮披风是他家王爷的,上头的银色祥瑞图样,还是侧妃娘娘亲自动手绣的。

    门房犹豫一下,还是伸手老实的接过来了,却在下一瞬,感觉脖子后头倏地一凉。

    门房缩了缩脖子,回头去看时,却又什么都没瞧见。

    柳蔚上了马车,在车夫驾车前,吩咐道:“去镇格门。”

    外头的雨,还淅淅沥沥的下着,初春的雨,又凉又潮,让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明香有些后悔出来时太过着急,没带上裘皮披风,现在一心是怕公子冻着,公子身子骨看着就弱,自家王爷平时没少挖空心思的给公子喝大补汤,别闹得白喝了。

    这时,明香恰好看到车窗外一间缎子坊一晃而过,她正要开口叫停马车,马车却已突然停了。

    接着,外头传来车夫惊恐的声音:“你们……是谁……你们要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明香吓了一跳,刚要掀开车帘去看,却见车帘从外头被撩开了,随即,三个蒙面男子闯了进来,直冲她家公子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!”明香忙扑上去想要拦住。

    但不等她靠近,对方就挡小鸡一样,把她挡开。

    明香气恼,正想以大吼引起周遭商铺的注意,却见那三个蒙面男子齐齐拱手,对着她家公子深深一鞠躬,其中打头那人用有些委屈的声音,闷闷地道:“我等遇见了棘手的事,实在无法,只得冒昧,还请柳大人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明香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