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08章 柳蔚乌鸦嘴,乌鸦嘴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亚洲必赢1澳门永利娱乐APP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08章 柳蔚乌鸦嘴,乌鸦嘴!

    柳蔚也没指望他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,顿了一下,道:“方才来这里的路上,我瞧见必经的那条街上有不少摊位,虽因着下雨,无人摆贩,但招牌却在,卖小食的不少,茶果类三家,水果四家,煎炸品两家,粥铺一家,结合死者指甲里残留的污渍,初步推断,他吃的应当是油炸类。”

    星义闻言,恍然的点点头,然后在纸上记下,打算一会儿便去查查。

    看星义记完了,柳蔚又指着死者的手腕,道:“死者手部腐烂极为严重,但手肘向下,腐痕旁边没有完全腐烂的皮肤上,明显可见猩红斑点,这不是尸斑,不是腐斑,是毛斑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毛斑?”星义问道。

    “毛斑乃是因绒毛等软物覆盖后,所造成的过敏性斑点。死者皮肤外部太多地方溃烂,无法收集证据,暂时我还不能确定是什么动物的毛所引发的过敏,但通常毛发过敏者,多是猫狗鼠为病源,这个斑点并不深,但却很大一片,说明死者生前过敏严重。而一个过敏体质的人,在面对过敏源时,应当极力回避才是,可死者死前,过敏部位还在扩大,直到死者死去,体表僵化,血液不循环了,这才停止。由此说明,死者生前明知道自己过敏,却还长时间接触着过敏源。”

    “是猫。”星义的一个同伴说道:“他生前住的客栈,客栈店主养了一只猫。”

    星义皱眉:“没记错的话,他在那家客栈住了有十来日,明知过敏,却并未搬走,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客栈里存在会让自己过敏的东西,正常人,不是应该换间客栈住吗?但他并没有。

    这说明,他必须住这间客栈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难道,和人有约?

    星义想不太通,柳蔚却突然一笑。

    一人问:“先生笑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我笑你们。”

    星义不解:“我们有何好笑?”

    “笑你们被人发现了,还浑然不知。”

    星义一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再道:“死者住进去不久后,明知自己身子吃不消了,却还非要住在那间客栈,且宁愿忍着身体上的不适,也不让你们看出丝毫不妥,这不明摆着,是做戏给你们看?怕你们脑子聪慧,往细了分析。”

    星义沉下了脸,其实,他知道死者死前肯定是发现了他们跟踪,否则,也不会故意进一品楼,又从后门离开。

    但星义却没有想到,那人,从一开始竟然就知道他们在跟踪,而后一举一动,步步算计。

    星义心里有些许愤怒,但又不得不忍着火气,问道:“先生,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高见不敢当,不过是提点两句。”柳蔚从地上站起来,随手抽过星义手里的黑色面巾,当手绢抹布似的擦擦手,扔了才道:“趁着现在还不算太迟,赶紧将死者生前所住客栈的周边,进行全方位搜查。大胆换位假设一番,若我是这死者,生前我知道你们跟踪我,对我身上的某样东西有所图谋,那我可能会将计就计,就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,想办法先将东西藏起来,携带于身的话,不知对方武力,万一被你们强取了去?但是藏哪儿好呢?”

    星义眼睛顿时一亮,转头,看向同伴。

    同伴不用星义吩咐,也已经明悟了,立刻转身,带着两个人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找遍了一品楼,是因为他们觉得,死者是在进入一品楼前,才知道他们在跟踪的,所以,死者为了摆脱他们,又为了保护身上包袱里的东西,才会进入一品楼。

    最后,死者临时将东西藏在一品楼,再从后门离开。

    但若是死者早就知道他们在踪迹,那就不存在临时进一品楼藏起包袱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甚至,说不定死者身上这十几日来带着的包袱,根本从一开始,就是假的,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那真正的包袱藏在哪儿了?

    原本,是毫无头绪的,但经过这位柳先生这么一说,所有人都顿悟了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一开始就知道被跟踪了,那死者肯定要将包袱里的东西藏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藏在客栈不行。

    谁知道跟踪自己的人,何时会在自己出门时,进客栈搜查?但东西放远了又不放心,那么客栈附近,就是最佳。

    结合死者生前有过从一品楼后门遁走的前科,星义不难想象,这十几日,他们在前门蹲守时,死者有没有从客栈后巷出去,偷藏东西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星义明显变得激动,望着院门方向的目光,也越发深邃。

    看他明显已经雀跃了,柳蔚无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星义对柳蔚的反应很是敏感,立刻问道:“先生为何摇头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东西还在,这是一种可能,但若是不在了,你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星义皱眉,觉得柳蔚乌鸦嘴,乌鸦嘴!

    柳蔚当真是觉得,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,东西,说不定真的不在了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闲着,蹲下身,这次是解开死者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星义问。

    柳蔚道;“你有两个选择,继续记,或者不记,等你同伴回来给你汇报消息。而我也有两个选择,现在就走,或是留下,将尸体上所有的问题复述一遍,给出一份完整的尸检。”

    星义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是觉得,若能找到那包袱里的东西,眼前这具尸体,是怎么死的,凶手是谁,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为了完成任务,对这个跟踪了十几日的人,没有丝毫感情。

    但看这俊俏先生又开始鼓捣那脏兮兮的尸体了,星义沉默片刻后,到底端着宣纸,继续记录。

    瞧见星义的动作,柳蔚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将死者的衣服全部剥开,里面的腐烂程度,比暴露在空气中的部分可严重多了。

    处理一番,便可见内脏。

    “肝部完整,肺部破裂,脾、肾,咦……”柳蔚顿了一下,拧起眉头。

    星义抬目看过去,问:“怎的了?”

    柳蔚没有做声,而是将手伸进尸体破开的腹部,将里面乱七八糟的内脏往旁边挪了一挪。正在星义觉得这个画面甚是恶心时,柳蔚“咔嚓”一声,掰下尸体腹部附近一根骨头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