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19章 柳蔚……简直……欺人太甚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澳门永利游戏怎么样亚洲必赢进不去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19章 柳蔚……简直……欺人太甚!

    容棱又连说了七八样儿京都数得上名气的美食,柳蔚不是说吃过了,就是说怀孕期间不爱吃。

    等到容棱发现自己无计可施了,只好停下,沉默的坐在那儿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这幅摸样,笑了笑,说:“银子,游玩,美食,你的军师也不外如是,还有什么招数,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起身道:“没了。”而后转身,直接往外面走,嘴里还冷冷的又道:“总之,随你的便,今夜,我睡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今夜。”柳蔚打断道。

    容棱一顿,回头目光微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温婉一笑:“是连续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你想明白自己究竟错哪儿了,再来见我,在此之前,你的库房钥匙,我先替你收着,当然,你若需要用度,差人告诉明香,明香自会来告知我,要多少,我看着给你提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认为,柳蔚只是一时的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但等到第二天,他要进宫,却发现王府门口没有马车等候时,才知道,事情不对了。

    叫来管家,询问一番。

    管家明叔却戚戚的道:“王爷,马车是归柳公子管的,柳公子这会儿让还未起身,也不知王爷要出府,自然,没有命人备马车。”

    容棱皱眉,吩咐道:“去备马车来。”

    明叔没动,又道:“车库和马房要提车马,都要过管事的章,章每日晚上都会放回大库房,柳公子今儿还没下令开库房门,马车,现在也就提不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表情不耐:“本王要提,也需过章?”

    明叔满脸苦色:“王爷,这是规矩,这规矩,从前还是您亲定的,您说了,谁都一样,无规矩不成方圆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容棱无法,让明叔去外头租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明叔木木的看着自家王爷,颤颤地伸手道:“外面租车马,是半日一两银子,一日二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?”

    明叔道:“王爷,您也知道,小的上工,是不带银子的,您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眉头蹙得更深,看了眼一旁的小厮。

    小厮苦哈哈的说:“王爷您的钱袋昨个儿晚上也放回了小库房,要不您给小的钥匙,小的按章程去取?”

    王爷平日里不在乎钱,但小厮也不敢身上揣着王爷的银子过夜,往日,通常入了夜就会将银子放回小库房,统一入了小库房的帐,第二日再按规矩提出来用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钥匙,什么钥匙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冷冰冰的站在原地,最后摆手,道: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府里没车马,镇格门自是有公家车马。

    索性,三王府离镇格门不远。

    柳蔚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,正懒洋洋的打着哈欠,就听说明叔在外头等候已久。

    柳蔚穿戴整齐,一丝不苟的走出去,就听明叔请示,问今日库房,可否开了。

    柳蔚说“可”,便将钥匙递了出去,道:“往后每日不需请示,该做什么便做什么,库房每日中午到下午开,有什么进出的东西,都那会儿归整。”

    明叔不敢有异,只低声应着,又道:“王爷今个儿没带银子走,公子可否将小库房也一并开了,小的将银子给王爷送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:“王爷要想花钱,自会亲自来取,明叔无需操心。”

    明叔:“……”

    意思是说,王爷拿自己的钱袋儿,还得亲自到您这儿来求您开库房门?

    明叔活了半辈子,见过很多不要脸的人,但从没见过柳公子这样的。

    这里是三王府,三王爷要用自己府里的马车,看你脸色也就罢了,王爷要拿回自己的钱袋儿,你竟然这都要使绊子。

    简直,简直……欺人太甚!

    明叔气得不轻,鼻尖一下一下的冒粗气,柳蔚看见了,却假装没看见,只挥挥手,道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明叔憋着一股子气,闷闷的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走远了,才听他暗暗嘀咕:“妖孽当道,妖孽当道啊!”

    明叔的想法,柳蔚不知道。

    就是她知道,她也能心安理得的听而受之。

    不为其他,只因容棱既然自己作死,将钥匙给她,她没有不成全容棱的道理。

    所谓,自作孽,不可活也。

    柳蔚心满意足,只觉得今个儿的天,都比往日的好,云彩,也比往日的白。

    她优哉游哉的窝到院子的葡萄架下头去看书,明香惜香在旁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柳蔚随手摸了一块糕点,嚼巴嚼巴,想着,又喝口杏茶,觉得满嘴甜酸,滋味无穷。

    就这么混吃等死(?)的过了一日,晚间儿,容棱来了。

    容棱来时,柳蔚正在指导已经做完功课的容矜東扎马步,而小黎,则因为还未习完习题,正咬着笔头,蹲坐在一边绞尽脑汁。

    看着小矜标标准准的马步姿势,容棱没有做声,只慢步走到小黎身边。

    小黎看到容叔叔来了,将手里的功课递过去,苦恼的问:“容叔叔,先生问治水论,可我想了许久,也不知有何可论,你说我该怎么写。”

    天灾人祸,洪水,大旱,向来是私塾先生最爱提出,考校学子的策题。

    容棱想着最近一次洪水,朝廷的治理条目,便简单的与小黎讲解一番。

    小黎听得朦朦胧胧的,一个这么大点儿的小孩,终究不太理解洪灾的可怕,但他还是稀里糊涂的往课本上写,他的字已经写得很好了,很快,便写了三行多,到了又不懂的地方,他又仰头问容叔叔。

    因此,小黎做功课做了一个时辰,容棱就指导了他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容矜東将每日的马步时间练够了,柳蔚也开始教他剑姿。

    一文一武,一男一女,男的教儿子学文,女的教徒弟习武,明香两次换茶进来,看到这副情景,都觉得哪里不对,但又说不上究竟怎么不对,也就索性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晚膳时辰这就到了,眼看王爷不打算走,明香便吩咐下人将膳食都摆在公子的屋。

    小黎与小矜一个写完了功课,一个练完了武术,也都懒得走了,索性都留下用膳。

    难得四人一起用餐,膳间,倒是热闹。

    等到用膳完毕,惜香领走了小黎与容矜東,打算服侍两位小公子回去沐浴洗漱。

    柳蔚也起身,可一起身,却看房间里那还在餐桌前的男人,一副动也不动的架势,她又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王爷明日还要早起,在下便不留了。”柳蔚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但容棱没走,他还坐在那儿,抬眸,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没被他的眼神唬住,问道:“王爷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自解了一番,道:“可是今晨马车之事?王爷放心,在下吩咐下去了,明日早晨,您是有车坐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还是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您的钱袋,明个儿一早,也有人给您送去,里头装了三两银子,您进宫后不太花银子,出宫后又直接回府,三两银子,约莫也是够了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依旧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也沉默了,她就看,容棱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容棱到底叹了口气,而后,匀匀的道:“三日后,本王要启程去往青州,柳司佐,可愿同行?”

    柳蔚眼睛一下亮了,随即嘴角越扯越大,可心里再开心,嘴上,她也端着:“既然王爷诚意邀请,柳某便却之不恭了!”话落,立刻转头,喊道:“明香,替我收拾行李,快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