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21章 容棱会是个好皇帝,柳蔚相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能看见房子的卫星地图神算子高手论坛四肖连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21章 容棱会是个好皇帝,柳蔚相信

    柳蔚说的这些,不过是所经所历,一个在二十一世纪见惯了更多高效严谨方案的人,对于古代这些落后的治理水平,她当然有很多喟叹。

    只是她能想到这些,都因为她是局外人,又有古今对比,自然一语道中。

    容棱能想到这些,则完全因为他足够睿智。

    柳蔚有时候也会觉得,容棱若是登基为帝,那必然会是一个好皇帝,他为人公正,且不迂腐守旧,若有他来治理,青云国必能更上一层,百姓富足,国家昌盛,届时盛世繁华,不过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而且柳蔚知道,不止她这么认为,很多人应该都这么想。

    所以内阁那几位老臣,对容棱格外钟爱。

    朝中一些清明官员,也对这位三王爷诸多推崇。

    便是民间多少文人墨客,也对其赞誉、吹捧有加。

    容棱会是个好皇帝,柳蔚相信,大家都相信。

    但柳蔚又知道,他不会当这个皇帝。

    哪怕只要他想,龙袍金冠,便会近在咫尺,他却就是不想,所以,他安心做事,安心为民,推拒有心附庸他的官员雅聚,他,排斥着登顶九五的一切要素,他,不愿称帝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他的决定是对的,睿者,知情知景知心。

    够聪明的人,是知道那个看似金光闪闪的九五之位,暗藏着的,是何等的清冷孤寂。

    就像柳蔚自己清楚的,如果有人把皇位让给自己,自己也不会要的,身份多大,责任就有多大。

    有人因为本事大,愿意承担那庞大的责任,将天下的担子,都抗在肩上。

    有人却自私一些,宁愿闲云野鹤,自在舒心,也不愿被诸事围剿,落得一个高处不胜寒的困境。

    柳蔚是后者。

    容棱,也是后者。

    现今作为青云国的子民之一,柳蔚也希望容棱能担下这个担子,为国为民,创立盛世山河。

    但他又身为她孩子的父亲,她希望他能平平安安,简简单单,幸福安康,足矣。

    柳蔚想的有些远,等她想完了,发现容棱又在看书,那本《平洪策》已经被他看去三分之二,只余下薄薄的几页还未翻展。

    此时,外头的大雨,已不让她烦躁。

    柳蔚倚靠在侧,放下手上温热的茶杯,支着胳膊,看着身边的男人,就这么看着,似乎还觉得有些看不够。

    身侧之人,仿佛注意到她的视线,抬眸看来一眼,而后,眼底便聚起了浅淡笑意。

    他倾身,将书搁下,一手把她轻缓地揽到怀里,低头凑到她眼前,薄唇啄了她的粉唇一下,哑声问道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笑着,说:“看咱们青云国的国之栋梁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底的笑意加深了些,修长温热的指尖捏起她的下颚,身子又拢近了些,唇,也再次印了下去,这次不比方才的轻碰,他的力道大了,吻得柳蔚开始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想退,他却捉着她的颚尖,不让她退,两人唇齿间的呼吸,开始变得急促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敲门声,此时响起。

    正吻得热火朝天的两人,齐齐一顿。

    柳蔚清晰的看到容棱眼底的不虞,而后,在那不足半个呼吸的停顿后,再次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敲门声,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好笑,他推开身前的他,说:“开门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蹙眉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这“听话”二字,音色婉绕,音尾轻漾,听得容溯更是不想“听话”了,但门外那煞风景的敲门声不断,已由不得他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带着一丝明显的郁气,他起身开门。

    柳蔚在他后面,稍稍整理了一下衣冠,也看着门扉方向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外面站着的是个有些粗壮的男子,柳蔚认得,是方才入客栈的那位妇人的车夫。

    “二位公子,打扰了。”看清屋内有两人,那车夫礼貌一声,就端起手上的两个糕点盘子,道:“我家夫人就住在隔壁,这……说得上是邻里一场,夫人差小的送上两盘家乡特产的糕果,也算与二位公子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眼旁边那半敞的门扉,接过糕果,道:“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车夫笑了一下,道:“那便不叨扰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房门关上,容棱端着两盘糕果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两眼,说:“没毒。”说完,捏起一块碧绿色的芙蓉果,放进口中,嚼了两下,眼前一亮:“真好吃,你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吃,这些酸酸甜甜的东西,他一贯不喜,柳蔚以前也不喜,只是怀孕后,倒是贪了这口。

    他查过一些妇科药典,里面是有提过,女子怀孕后,口味会变,以前不喜的,会变得喜欢,也不知原理为何。

    容棱不吃,柳蔚就一个人吃了。

    两盘糕果,加起来也就刚刚八块,柳蔚两三下就吃完了,却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手上的糕果渣,起身,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。”容棱问道。

    “隔壁那夫人得了风寒,大夫要过一个时辰才到,我去替她看看。”

    如果能再骗两口糕果,也就算结了这看诊费了。

    后半句柳蔚没说出来,但容棱对她何其了解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他有些无奈,但因为隔得不远,倒也不阻止她。

    隔壁的房门并未关上,因那夫人的丫鬟,正在进进出出的接热水,柳蔚去时,那红衣婢女正提着空桶出来,看到这一个陌生男子,顿生警惕,将房门阖上,问:“公子是?”

    柳蔚笑着指了指隔壁的房间:“在下是来道谢的,方才夫人所赠糕果,实在美味,不登门一谢,实显在下不知礼数。”

    红衣婢女不知什么糕点,但想到或许是夫人在她打水时吩咐车夫送去的,便放松一些,道:“萍水相逢,结个善缘,我家夫人就是这脾性,公子无须在意,东西合口便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甚为合口,说来,在下方才在房内观雨,恰巧看见诸位入栈,听闻夫人身体抱恙,在下不才,行医多年,若姑娘不嫌弃,在下可效力一二。”

    红衣婢女眼前一亮:“公子是大夫?”

    柳蔚微笑:“正是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