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22章 这味道,总让我感觉有些沉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永利yongli71优德W88手机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22章 这味道,总让我感觉有些沉沦

    红衣婢女道:“公子还请稍后,奴婢先需禀明夫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颔首,让其随意。

    婢女转身进了屋子,里面交谈声很浅,柳蔚没有刻意去听,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功夫,婢女又来开门,对柳蔚道:“公子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柳蔚进去,看到里头还有些乱,包袱行李,都搁在屋角,屏风后面,是冉冉水汽,而屋内唯一的雕花木梁床上,隔着纱帐,柳蔚能看到里头那朦胧的女人身影。

    “有劳公子了。”红衣婢女道。

    柳蔚走了过去,准备坐在婢女为她准备的木椅上。

    那婢女走在柳蔚侧身边,等柳蔚坐下后,才小心的掀开帷幔一角,拉出自家夫人的手腕。

    柳蔚点了点头,才开始把脉。

    脉象尤虚,手腕发烫,是高热的现象,看来这位夫人不止感染风寒,还已经高烧不轻了。

    “病情不重,只是夫人体弱,着实不该冒雨赶路,这高烧若是再晚一日治疗,怕是就要落下病根了。”

    红衣婢女很紧张:“那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我开上一副药,先将烧退了。”

    婢女忙去准备笔墨纸砚,柳蔚在旁等待,无事时,一眼瞧见那夫人搁在帐外的手腕上,有一处很浅的疤痕。

    那疤痕蔓延之处极深,柳蔚看去,却见其没入衣袖,也没到尽头。

    外表看上去,就是一个养在深宅的富贵夫人,身上竟有这么狠厉的刀伤,倒是稀奇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也不知是不是好奇心作祟,柳蔚又伸手,探了探那位明显因为高热熬心,已经昏睡过去的夫人的脉搏。

    这一探,不似刚才那般只探浅脉。

    柳蔚探了深脉,却发现这位夫人体内多处经脉闭塞,该是身患残疾,或者早夭才对。

    可这位夫人,年纪绝对不算轻了,刚才看其走路,虽因烧热而步履蹒跚,但也不至于是个残废。

    那么此人……

    柳蔚思索一下,微微拧眉,又继续探脉。

    这一探,结果倒是让她意外。

    经脉闭塞,不一定是主脉之闭,也有可能是体脉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所谓体脉,是后脉,也就是人修习武功后滋养出的另一道脉路。

    而这位夫人,竟属于后者,那也就是说,夫人的经脉闭塞,并非因为身体残弱,而是因为……被人废了武功后,留下了后遗症?

    再看这夫人手腕上绵延的刀痕,柳蔚觉得,也不是没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那红衣婢女终于找到了笔墨。

    柳蔚对陌生人的八卦也不好奇,接了笔,写下药方,便告辞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,婢女要付柳蔚诊金,柳蔚推拒一番,然后恬不知耻的提出想再尝尝那糕果。

    婢女愣了一下,还是去提了一袋糕果出来给这公子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走后,红衣婢女立刻将药方给了车夫,让车夫托小二去买药,自己则回房,唤了唤昏睡的主子:“坊主,坊主,您醒醒,水已经打好了,咱们热热身子再睡。”

    床榻之上的妇人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朦胧的视线浮散片刻,才慢慢凝聚,看向床榻边的红衣婢女。

    婢女面上露出笑,声音轻柔了些:“水已经好了,咱们先沐浴吧。”

    妇人身上用了点劲儿,想坐起来。

    红衣婢女连忙将夫人搀扶起来,又为夫人披上外衣,穿上鞋子。

    妇人头还有些迷迷糊糊,困惑的问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大概因着身体不适,夫人声音很慢,音腔里也透着糊涂。

    婢女想了想,摇头;“没多久,就一刻钟功夫。”

    妇人没做声,又看了眼桌上残留着的笔墨纸砚,问:“有人来过?”

    “是大夫。”婢女说:“咱们隔壁住的那位公子,是个大夫,收了坊主差风叔送去的糕果,投桃报李,自请为坊主您看诊呢。”

    妇人想了想,记得自己的确差风叔与隔壁走了门户,因着这几日身染风寒,且病症变重,睡着还好,醒来便止不住地咳嗽,因此,怕打扰了隔壁,遂先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倒是个善心人。”妇人说道。

    婢女点头:“看着是位爽直之人,他自请而来,奴婢还不甚放心,本想禀明坊主,可进来瞧见您又睡了,便不敢打扰,说来,坊主昨日与今日格外嗜睡,病情怕是当真耽搁不起了,这次落脚,不如咱们便在此多住几日,待您病愈再行上路?”

    妇人想到自己拖着病情赶路,反倒会拖延车程,便也不拒了:“这雨且得下上两日,便当避避雨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,热气腾腾的浴桶已近在眼前,将屏风彻底拉密,婢女这才着手,为自家主子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隔壁房里。

    柳蔚美滋滋地吃着新要来的一袋糕果,越吃越想吃,等到又吃了三块,才舔舔唇,赞叹道:“也不知为何,这味道,总让我感觉有些沉沦。”

    容棱已将那本《平洪策》快看完了,闻她此言,抬眸一瞟,道:“借口罢了,不过贪嘴。”

    柳蔚噎了一下,不服气的捏起一块糕果,递到容棱嘴边:“不信你可尝尝,这手艺,绝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吃,偏开了头。

    柳蔚又往前递了递。

    容棱再次躲开。

    柳蔚不乐意了,直接起身朝他走去,将他书拿开,抬腿,跨坐在他膝上,一手搂着他的脖子,强硬的道:“吃。”然后像个阴柔土匪一样,将糕果往男人嘴里塞。

    容棱被她磨得实在不行,终归叹息一声,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酸甜可口的味道,不腻,的确是上佳的美味。

    “是否好吃。”看容棱板着脸咽下去了,柳蔚才把剩下半块丢嘴里,一边嚼着,一边问:“你说这糕果是谁做的?他们一行就三人,那车夫粗手粗脚,不像会做这精细吃食的人,那婢女气势冷厉,说武艺不俗倒是不假,但这姑娘家的活计,她会吗?倒是那夫人,虽没瞧见其容貌,隐看轮廓却应是大气温婉之辈,这是那夫人亲手做的吗?”

    容棱伸手将她腰搂好,防止她在他身上歪歪扭扭给摔着哪里,才说:“或是出门前,家中厨子做好备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柳蔚又捻了一块糕果塞嘴里,嚼了一会儿,说:“果肉都是新鲜的,应当是最近三四日做的,那夫人的病一瞧就是拖上了七八日了,若三四日前还在家中,怎会带病上路?”

    容棱不置可否,对这种萍水相逢的路人,他没多少好奇心。

    只是看柳蔚吃完一块,又开始摸下一块,他才伸手,夺过她的糕点,道:“你吃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而后伸手去够,道:“再吃一块,就一块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