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23章 那个给坊主看诊的公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计划5码网六堂彩免费资料大全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23章 那个给坊主看诊的公子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容棱严肃的道:“便是美味,也需适量。”

    “就一块。”柳蔚眉毛耷拉下来,看起来有些可怜,望着他夺走的那糕果,两眼都在发光。

    这模样虽说惹人怜爱,但容棱没有纵容,将糕果放回袋子里,又把袋子绑起来,下令:“明日再吃。”

    柳蔚还想挣扎一番,容棱已将她从自己腿上挪走,拿着那袋子糕果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柳蔚在后头舔舔自己还沾了糕屑的手指,问。

    “厨房。”容棱头也不回的道。

    眼看着容棱离开,柳蔚坐回椅子上,看看桌上光溜溜的盘子,呢喃道:“好吃是好吃,但总觉得,味道有些熟悉。”

    可哪里熟悉,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隔壁请的那位大夫,还是冒着雨来了。

    尽管柳蔚已经给看了诊,还开了药方,但大夫已经去请了,也没有中途让人家回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来的是位老大夫,看着腿脚已经不利索了,他诊断的结果与柳蔚差不多,只是却比柳蔚说得严重多了。

    什么再晚些,便是热燥入肺,要人性命云云。

    总之,危言耸听下,着实让人心惊胆战一把。

    因着医疗设施落后,医疗方式极少,因此,大夫也习惯了把什么都往严重了说,这样即便救不好病人,病人家属也不会找麻烦,其中,年纪越大的大夫,越是将此法用的熟稔。

    而偏偏,惯常的病人,还就是听这种老大夫的,总觉得老大夫才有真本事,嘴上无毛的,办事都不牢。

    柳蔚在隔壁房间坐着看书,偶尔从隔音不好的墙面,听到那老大夫喋喋不休的嘱咐声。

    到底是高热病患,通常的大夫看诊也是慎之又慎,毕竟高热容易引发肺结核,严重的要人性命,倒也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等那老大夫走了后,柳蔚的房门又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她去开门,看到门外是那车夫。

    车夫笑的很爽朗,开门见山就道:“我家少爷因着从小就身体不适,我家夫人早年,对各类药方药草也算耳濡目染,她此时病重不假,但对自己的身子,倒是比旁人了解甚多。病情是重,但断没有方才那位大夫说得那般唬人,夫人心里是信公子您开的那套方子的,药也已经备好,就等着熬制了,夫人怕公子听了旁人之言,心有不虞,伤了和气,特让小的来解释一二,还请公子莫要在意才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心里只觉得那位夫人是个妥帖之人。

    其实,柳蔚对自己的医术遭到质疑,并不在意,那老大夫虽说言过其实,所开方子,尽管贵三四倍,麻烦三四倍,耗时三四倍,但也的确能治好人。

    若是这位夫人不信她的,她也不生气,因那后果,也就是病人与身边人自个儿多受三四倍的苦罢了。

    若是信她,她也不会得意,救人性命,本是医者使命。

    可这位夫人特差人来解释一番,倒是柳蔚没想到的,不止细致周全,还彰显风骨。

    车夫致以一二,知晓柳蔚真的不在意,也放心了,这才颔首告辞。

    这小小的插曲,并不算什么,柳蔚也只将其当做茫茫人海中,偶然结下的一枚善缘。

    第二日,雨终于停了。

    虽说一路上恐怕还是得湿淋淋的,但终归是可以上路了。

    柳蔚一大早就开始收拾行李,这次出门,因着没有声张,他们并未带随侍之人,就连马车和车夫,都是出京都城时租的长途车马,可以说,除了三名暗卫沿途保护,容棱与柳蔚一路上,都是自己动手料理事物。

    这三日晾在客栈,行李大半已经被打开过了,这会儿要收拾,也需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房间的门大敞着,似乎是看到这边在忙碌,昨日见到的那车夫又进来了:“公子是文人,这些粗重活儿怕是做不惯,这箱子太大,还是小的代劳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其实可以搬箱子,但容棱不让她搬。

    刚好,容棱才提了两个大包袱下楼,还未回来,此刻有人自请帮忙,柳蔚索性却之不恭了。

    这位车夫手脚是很麻利,足足十几斤的箱子,被他随手一抬,就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在后面瞧着,眼眸倒是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说那位红衣婢女功夫不俗,柳蔚是信的,这位车夫,先前没瞧出来,这会儿看,倒是天生神力。

    那位夫人身边的人,还真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再联想到那夫人堵塞的经脉,柳蔚又觉得可惜,若是经脉不闭,这小小风寒,应当也奈她不得。

    有了人手帮忙,柳蔚便也不多手挡道了,她站在一边,看着那车夫忙忙碌碌替他们跑了三四趟楼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东西都归整好了,才算歇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外,容棱还在绑行李,那车夫倒是一点汗没出,笑呵呵的与柳蔚调侃:“两位公子还真是讲究,出门在外,连棉被都自个儿带着,还以为就我家红姑娘这么计较,每回夫人出门,她都恨不得将家都搬上,原来二位公子也是同道中人啊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,心里也觉得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可有什么办法,容棱非要带。

    以前从富平县到京都那一路,他也就两手空空,什么都没带,这次却特别事儿多,这也要带,那也要带,柳蔚知道,他是为了让她在外头也能住好一些,睡好一些,但都是习武之人,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等到容棱将行李绑好了,柳蔚才与这车夫道别:“虽是萍水相逢,但终归是场缘分,昨日为令夫人把脉,知令夫人身子有旁的病症窒其心肺,在下不才,手上恰巧还剩几粒小丸,若夫人不嫌弃,倒可食之,固本之下,培方经元,若调理得当,虽不至旧症全消,到底有所舒缓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将一个白玉小瓶递上。

    车夫愣了一下,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瓶子,还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索性将瓶子塞到车夫手里,也不说什么,转身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容棱在柳蔚之后上车,放下车帘前,瞧那车夫正看着自己,嘴里呐呐的,似乎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容棱无意再听,无论是多谢,还是询问,都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说到底,柳蔚偶行一善,用意不过是觉得那位夫人风骨不错,这才随手一帮,但若是因此沾染上什么甩不掉的包袱,便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的行驶,不一会儿,便消失在天地间云雾缭绕的泥石小道了。

    等到车夫感觉到手里那白玉小瓶,浸得他掌心冰凉时,他才恍然回神,再看眼前,狭长的小道上,哪里还有马车的踪迹。

    拿着小瓶,他匆匆跑回二楼,因着行得太快,险些撞到正要下楼的红衣婢女。

    婢女有些不虞:“风叔,当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那个……”车夫指指外面,又指指手里的白玉瓶,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婢女皱眉:“什么这这那那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给坊主看诊的公子,就是住坊主隔壁的那个公子,他说昨日给坊主看诊,看出坊主心肺有窒!”

    婢女愣了一下,随即脸色也是微变:“怎可能,坊主内症之灶乃是老病根了,以前岳公子在时,亦未察觉,他只替夫人诊脉过一次,会瞧出来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