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27章 猎人,可比猎那些畜生有意思多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开马资料大全2017开奖记录特平码走势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27章 猎人,可比猎那些畜生有意思多了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无不赞叹:“不知是哪位出的主意,猎人,可比猎那些畜生有意思多了,要不咱们比比,今日谁猎的人头多?”

    众人喜悦之时,人群最后,一身月白的付家五公子,慢慢的转过眸子,视线在那已死的男犯身上掠了一眼,眼底,带着深意。

    猎杀回来的人尸,很快便被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虽说猎人激起了不少人的兴致,但场上还有不少女子,女子性怯,瞧见这样一具直挺挺的人尸,多少还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但终归,有了猎人这个趣事,原本一些自持身份,不愿跨马弯弓的公子哥儿们,也纷纷领了马具,热热闹闹的往林内去。

    付子勇击了首杀鼓,又亲自去挑选了一批精箭,待要与三两知交再行猎场时,头一偏,就瞧见了落座人后的月白男子。

    “五弟。”付子勇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因着站得远,付子勇声音有些大,引得其他人也注目过来:“你难得回来一趟,总不会要就这么坐一天吧?”

    月白衣袍的男子敛下眸子,隽逸的容貌在清日下,显得有些寡淡,他看向自己这位所谓的三哥,又打量了一眼三哥背上的银箭,从座位上站起来,从善如流的道:“枯坐着,的确无趣。”

    付子勇倒没想到,自己真能说动这个五弟。

    他与这位二房的五弟平素交情并不多,加之此人多年前便去了江南,其性情,也变得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此刻一邀,不过是看在今日乃是祖父大寿之日。

    这个五弟既然特地赶了回来,那也总不好太忽视了他。

    瞧着这个五弟瘦瘦弱弱的,付子勇大气的道:“既是要去,你便随我一道儿吧。”有自己看着,总不会让这五弟遇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付子辰没有拒绝,牵过马夫送来的一匹棕色高马,翻身一跃,坐于马上。

    付子勇着实微讶了一下,心里想着,还会骑马,看来,也没瞧上去的那般弱。

    一直等待付子勇的两三知己,有些不耐烦了,眼看着其他人早就进场了,不免催促:“赶紧赶紧,没说里头究竟放了多少人,去晚了要被他们猎完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们都是奔着猎人去的。

    虎豹鹿狼?呵,那些畜生,早就猎腻了。

    付子辰淡漠的听着几人的言辞,始终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付子勇带头,几人驰骋马上,很快于营口消失。

    外头,还是那桌小席。

    刘睢屈指敲了敲桌面,看向对面的杨泯,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我怎么觉得,这付家三公子,有些傻呢?”

    杨泯笑了一下,端起酒杯:“付子勇,人如其名,刚勇有余,脑子不足。”

    刘睢咂嘴:“是人都看得出来,付家几位公子在排挤那付子辰,也就他,倒带上了付子辰,啧啧,这不是得罪兄弟么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怕什么,人家是大房的,再说,有付子言那个亲大哥罩着,有人敢说他一句不是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刘睢喟叹一声:“付子言,能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杨泯似想到了什么,眼底闪过一丝狭促:“这付家第三代,一个付子言,一个付子寒,都是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付家家族庞大,统占青州多年更助长底蕴滋生,付家现今是官三代,第一代便是今日大寿的付家老爷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年过八旬,眼看就奔九了,脑子已经开始混沌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声势,到底也是付家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这付家历经数十年不倒,还坐到了如今这位置,成为帝王镇守两江的看门虎,这里头,付家老爷子可谓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第二代,不算那些庶出的,也有三房。

    大房,付老爷子的大儿子,付鸿晤,官任二品青州布政司。

    二房,老爷子的二儿子,付鸿望,官任三品两江盐运使。

    三房,老爷子的三儿子,付鸿适,官任从三品两江总参领。

    一个比一个来头大,一个比一个有能耐。

    这三房生下共数嫡有七子。

    大房的付子言,付子勇。

    二房的付子骄,付子辰,付子寒。

    三房的付子耀,付子览。

    其中,付子言作为长孙,年纪比最小的付子寒大了足足十八岁,因着性子稳重,早已被默认为付家下一代领军人物。

    刘睢也好,杨泯也好,见着这位付家大哥,都要低头请安,恭恭敬敬的,也因着年纪相差太多,付子言几乎不会出现在他们这些小年轻的聚会上。

    付子言身份高,又受家族器重,付子勇作为其同父同母的亲弟弟,自然也是占尽了便宜。

    二房三房生的,再是如何出色,包括这后起的天才付子寒多么能文能武,大房,也始终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今个儿刘睢、杨泯闲聊,再怎么说付子勇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,也终归不敢漏出一句,让旁人听了去。

    他们敢笑话付子勇,却不敢惹了付子言,背后里说两句小话,也就顶天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刘睢还是觉得好奇:“你说,付子勇真有那么傻吗?付子辰早已是付家弃卒,被排拒在外多年,如今突然回来,听说已进京述职,有没有可能,是付子言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付子言想拉拢付子辰?”杨泯思索一下,又摇头:“不可能吧,这两人,能走到一起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刘睢嘀咕。

    “可我听说,付子辰就是得罪了付子言才被撵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这个八卦刘睢显然不知道,他立刻来劲儿了,凑上去问:“付子览告诉你的?快说说,有什么内情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不能说的,好像是,关于女人。”杨泯道。

    刘睢眼睛都亮了:“什么女人?两兄弟看上一个女人,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戏呢,快说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不是那种女人,是付子秋。”

    刘睢想了想,不确定道:“付家那位小姐?不是嫁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嫁人的事。”杨泯道:“我听子览说,付子秋当初的婚事,是付子言给定的。原本挺好的,后来付子辰不知从哪儿听说男方府里妻妾成群,还流连烟花之地,其性不善,纨绔无化,他便如何也不允付子秋嫁,非要退亲。不过那时候付子辰才十三岁,谁会听他的?最后,付子秋还是嫁了,只是成亲一年,像是又闹出了什么事,但最后又说合了,不过后头出事的时候,付子辰闹得挺大的,把付子言的脸都丢尽了,回头过了没两天,就听说付子辰被送到了江南,又过了两年,他科举考试,拔得良筹,随后自请前往曲江府任职,直到现在,基本上,十四岁以后,付子辰就没怎么回过青州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