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29章 过瘾,过瘾!哈哈哈哈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天特马资料四不像图直播安徽快3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29章 过瘾,过瘾!哈哈哈哈!

    柳陌以现在在逃,拼了命的逃!

    哪怕手臂已经中箭,让他逃的非常吃力,但他不能停下,因为身后,很可能有七八柄弓箭正对准他。

    他只要再慢几步,便会进入他们的射程。

    而后,彻底丧命。

    就像方才死去的那人一样。

    那人只是在碎石堆边休息了一下,就被突兀而来的利剑,刺穿喉咙。

    他当时就远远地看着,看着那人死,看着那人倒下,看着一群衣着华贵的公子哥嘻嘻哈哈的停在那人身边,催促着侍从,将那人的尸体带走。

    柳陌以真的被吓到了,而惊吓之后,便对上了几双兴奋的眼眸。

    是猎人看到猎物的眸。

    那些公子哥发现他了。

    他条件反射的转身就跑,亡命的跑,但中途还是被射伤一箭,可是他不敢停下,也不能停下。

    逃,必须逃,哪怕闯进深林,闯入野兽的地盘,他也必须逃。

    但是人的奔跑速度,怎能比得上马?

    尽管林子里到处都是树木,马儿奔驰困难,但那终究是四条腿的,四条不知疲倦的腿。

    很快,耳边又是一箭“咻”地一声,从他脸旁穿过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柳陌以感觉到了冰凉,他知道,那一箭,刮破了他的脸,但他没有时间来感觉这疼。

    “跑,再跑快点,过瘾,过瘾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后面的笑声越发清晰,也更猖狂。

    柳陌以手脚冰凉,明明身体已经吃不消了,手臂上还鲜血不断,但他还是在跑,麻木的跑。

    “七公子,再快点,再快点就能抓到这只滑溜儿的兔子了!”

    “七公子,别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根树根,绊住了柳陌以的脚,身体重重摔落,头磕在一旁的碎石上,血流出来。

    柳陌以停下了,他不得不停,他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,看着转瞬就围绕住自己的六匹大马,还有马上那盛气凌人的六人,他眼底,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还跑吗?”冰凉的空气之中,带着清泠的少年音腔,慢慢响起。

    柳陌以抬头,逆着阳光,他看到了一张邪肆又张狂的脸。

    “七公子,动手吧!”有人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被唤作七公子的少年,勾了勾唇,阳光下,他这抹笑,毫无温度。

    “跑起来再射杀,才有意思。”少年矜傲的说着,用瞧蝼蚁的目光,瞧着地上这惧怕着他的男子。

    少年伸手握了一支箭,指腹摩挲着箭头,那箭头银光猎猎,睿色四散。

    旁人又开始兴奋了:“看这架势,七公子莫非还有什么趣味?”

    猎人,的确好玩,但这一路下来,也猎了三四个了。

    猎人与猎兽不同一些的,不过是个“特别”,但人死兽死,都是一滩烂肉罢了,看久了,兴致也就淡了。

    如今看这付家七公子的模样,竟是还有别的主意?

    今个儿本就是出来凑趣的,自然是越有趣越好。

    这付家七公子又惯常是个有心思的,脑子也不知怎么长的,什么有趣玩什么,与他凑久了,多得是人玩心也跟着变大了,不再愿意凑合以前那些斗鸡斗狗的小趣,真正看上了桀骜不羁的大趣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开始七嘴八舌,都盼着少年再搞点什么乐子。

    少年忽地附下身,看着那迎视着自己,满身狼狈的男子,挑着眉问:“交叉着跑,没有直着跑,跑起来虽慢,但歪心思不少。”

    人逃难的时候,尤其是后有追兵的时候,必然是想怎么快怎么跑,尤其又是在这乱树林立的林子里,哪有旁的心思?

    很多人都往往因为跑得又快又直,反而让后面的长箭手,直取背心,要了性命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人,跑在平路上时,就开始不按直路跑,虽说因着中过箭,跑得歪歪扭扭,体力不支,但却分明跑得很有技巧。

    付子寒每次瞧着距离差不多了,弯弓想长箭一射,下一瞬,此人就换了脚步,让他箭头失准,不好动手。

    山林野兽,或许是常年都有这种逃命的距离本能判断,但人却是没有的,也就因此,猎人,其实比猎兽更容易些。

    这林子里有十二人,眼下已经被猎的有九人,其中四人是他猎的,若是再猎一人,今日这场游猎,自个儿拿那冠头之名,便是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可偏偏让他遇到了这个趣事儿。

    有个比兽还会跑的人,带来了点野趣。

    见着这人也不回自己的话,付子寒未气,起身,摸着那箭尖,笑着道:“再跑一次,跑得本公子高兴了,便留你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付子寒是个爱玩,又心趣多的,他喜欢有意思的东西。

    柳陌以已做好了人头落地的准备,却不料此人有此一言。

    愣了一下,他看看自己还在流血的手臂,以及方才绊倒后,崴瘸的腿脚,自嘲一笑,讽刺抬目:“不稀罕全尸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若是自己还能跑,为了逃命,他愿意再跑一次,可现在,不说力竭,就说这身子,也是受不住的。

    横竖这人是盯上他了,他拖着这副凄惨身子,也定然跑不掉,何苦临死还劳累自己。

    不就一死吗,不甘是不甘,不愿是不愿,气恼是气恼,后悔是后悔,但,也没到不敢死的地步。

    坐牢数日,处斩日在即,原本就不一定能活,心里也做了些准备,那便如此吧。

    仰起了头,闭上眼睛,他等着那箭了结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付子寒“啧”了一声,似乎因为心思不能如愿,而有些不快,这份不快,加上对方的不识抬举,令他也不多言,没用长箭,而是拔出匕首,打算直取人头。

    匕首将至,付子寒动作行了一半,突然耳闻风声破空,他抬眸,便见前方不远,一支长箭贯穿而来,他下意识地收手避开,“噗嗤”一声,箭射入了自己马脚下猎物的右手。

    柳陌以本就心力交瘁,登时疼得头皮都麻了,睁开眼睛,看着自己右手心上中的一箭,满身都是热汗。

    付子寒皱眉。

    却见远处,付子勇的爽朗笑声传来:“瞧见七弟迟迟不动手,这猎物,哥哥我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挽起长弓,打算再射一箭,这次,他对准的是柳陌以的喉咙,打算来个,一箭封喉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