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36章 柳蔚目光逼人,气势磅礴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精准一句特玛诗吧凤凰快报3da版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36章 柳蔚目光逼人,气势磅礴

    付子骄到底不敢在大哥面前耍心眼儿,满头大汗着,小声说道:“听说,是七弟提议,要找些趣儿,好像,去见过了青州府尹,最后从刑牢里,借了些作恶多端的死囚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几乎是立刻,付子言便猜到其中含义。

    付子寒年纪最小,虽智谋过人,但却乖戾张扬,不知收敛。二房一个付子骄,得过且过,一个付子辰,与敌同行,就剩一个付子寒算是有些能耐的。

    付子言对这位七弟,素来是能教便教,也算给二房留了个能人,却不想,这小子竟无法无天到这个地步了!

    以前便听说他玩得过火,年纪轻轻,便喜嗜人命,当时,付子言还觉得外界夸大,并且也未听说付子寒做过什么害人性命之事,不曾想到,今时今日,已经敢把心思打到衙门的死囚身上了!

    “这种事,他不是第一次干了,是也不是?”付子言厉声问道,声音比之前又寒了五成。

    付子骄的头都快埋到地底了,只能咬牙点头。

    付子言当真是气到了。

    但想到今日宾客满堂,天大的丑事,暂时也只能遮掩着,沉吟片刻,闭眼吩咐:“你去一趟,无论事态如何,都给我压下!”

    付子骄赶紧点头,却还不放心:“可是,那位京官他……”

    付子言道:“让他闭嘴,若敢声张,差人先给押了,待今日大寿之后,作何处置,再行定夺。”

    付子骄知道就算得罪人,这事儿也只能这么办了,当即领命,带着一帮护卫往猎场赶。

    前脚付子骄刚走,后脚付子言便转身回去,打算将此事与他父亲再说一次,可一进来,就看到祖父又不依不饶的悔了一棋。

    但这次,那位好脾气的年轻王爷,却不让了。

    某王爷修长的手指拦住了某只夺棋的大手,声音,低缓而沉稳:“不若本王认输罢?”

    满脸褶皱的付老爷子闻言,脸上的褶子顿时叠得更多了,颇有些使性子:“我老头儿年纪都这么大了,王爷便让老头儿一次不成吗?”

    某王爷将手撤回,再将老人夺走的棋子摆回来,又捏了一粒黑子,落在自己的白子当中,慢慢讲道:“前行乃聚,后退却非为无途,有时退开一瞧,意外之获,近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话落,某王爷起身,对老人家朗声潇洒道:“老爷子已经赢了,这局,本王输了。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盯着棋盘,看着这年轻人只用了一子,便令落于败局的一方反败为胜,一时笑了,却不是方才那顽童似的皮笑,而是笑得有些深意:“王爷是何时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某王爷道:“付家老爷子,当朝元老,先帝重臣,虽说如今已是归老,不问朝事,但却睿智如从前,区区棋盘,不过是老人家试试本王这个晚辈罢了,只是不知老爷子,试好与否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登时大笑,站起身来:“果真不同凡响,王爷深思熟虑,秉节持重,老朽还当你盛名难副,不想却是名副其实,有王爷此等人才,我青云,安乐无忧啊。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是个善棋的,或者说,每个擅长心术之人,对于棋局,都有共鸣,从棋看才,自始如此。

    方才那局,付老爷子的确是存着探探这位年轻王爷底蕴的心思。

    老爷子棋意锋芒,随时都能将对方杀得片甲不留,将杀棋藏在了愚棋下头,看似落于下风,实则掌控全局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王爷的棋术惊人,耐心十足,对对方的频频悔棋,一直不骄不躁,却不想,原来是早已看透对方,只稍稍动了对方一颗子,便将对方所有布局暴露人前,认输认得干净利落,如此心性,如此智谋,果真非池中之物。

    八十几岁的老头儿,对这位年纪只能当他孙儿的小辈,忍不住起了兴致,道:“王爷远道而来,该上座才是。”

    某王爷没有意见,与老人一道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出院子,一道暗影从眼前划过。

    某王爷一顿,滞步,抬眸,瞧着院中树影,那树影无风自动,动的却颇有频率。

    凝眸注视了许久,付老爷子不禁问道:“王爷?”

    某王爷沉了沉眸,道:“本王有要事在身,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?”老爷子愣了一下,赶紧拦住,不让他走:“今个儿可是老头子我大寿,王爷怎可不等开宴便要离去?王爷说,是何要事,让老朽这不成材的儿子与孙儿去办便是。”

    某王爷看了眼恭敬跟随的付大老爷与付子言,声音夹带着冷意,说道:“本王家中的先生,原是在驿馆歇养,如今却似惹了些麻烦,正被困在城郊猎场,本王,需得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这话音刚落,付子言脸色已是大变。

    付子言目光微震,城郊猎场,京里来的京官……一时思忖起来,竟开始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他愕然抬头,去看那位年轻王爷,却正好对上对方一双如冰如寒的眼眸。

    付子言知道,大事,不好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付子骄从付家赶到猎场之前,下仆已经将付子勇那边的伤情探清,回来禀报了。

    付子耀听了回话,先是一愣,随即看着眼前的玄衣男子,不确定的问:“阁下的弟弟,是衙门死囚?”

    付子耀这一说,众人皆是一震,无数双眼睛,霎时齐聚柳蔚身上。

    便是原先对柳蔚极为恭敬的刘睢,表情也一下变了。

    这位柳先生是何人?据说是三王爷手下心腹,在镇格门內威望极重,便是在朝上,也是诸多朝臣笼络的对象,这样一个算是清贵非常,年轻有为的官者,他的弟弟,竟会是死囚重犯?

    场面一度诡异。

    便是当家做主的付子耀,也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柳蔚却坦然非常:“因些误会,舍弟被暂囚大牢,只是却不知,分明十日后便要当街问斩之人,如今又怎会在这狩猎围场,受这非人之辱?”

    柳蔚目光逼人,气势磅礴,并不为柳陌以的身份而感到尴尬,以人狩猎,灭绝人性,此事暴露,怕的该是这些心狠手辣的的勋贵子弟,而非她,更非柳陌以这个受害者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