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42章 对,就是这样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300马经图库2003年3d带线走势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42章 对,就是这样!

    付子言的眼神越发沉郁,似是对这庸碌的堂弟极为失望。

    但偏偏付子言表情太过严肃,眼神太过凛人,付子骄更被吓得不会说话了,最后吞吞吐吐的,只能指着付子耀,手足无措的把烫手山芋丢出去:“四弟,你今日一整日都在此,必是比为兄清楚始末,你且好好说说,事态究竟如何。”

    付子耀莫名其妙的被点名,懵了一下,接着就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,尤其是三王爷与自家大哥,他们的眼神如此压迫,令他忍不住,瑟缩起来。

    付子言脸色已经很黑了!

    一个付子骄指望不上,一个付子耀竟也是个脓包,他狠狠地闭了闭眼睛,眼中郁气翻腾,拼命克制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来说?”在几人犹豫不决,瞻前顾后时,一道清冷的少年音,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再次一转,转向了落在付子言后头,从方才开始,便没做过声的付子寒。

    付子寒的确是最有立场回话的人,毕竟今日包定场地,安排活动,从头到尾,都是他着手的。

    当然,正因着是他着手的,其中龌龊,他才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别说他就是这场毫无人性乱事的始作俑者,就算他不是,这一场污水,他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付子言看着付子寒,方才他们上山时,他是在半山腰瞧见这位七弟的,当时付子寒身边并无侍从护卫跟着,只有他一个人,徒步走着,表情平静,看起来,颇有些让人看不透的镇定。

    见到了他们,这位七弟行了礼,深深的看了三王爷好一会儿,便跟在了他们身后,一起上来。

    付子言没有提醒这位七弟离开,他也知道,这位七弟不能离开,若是三王爷真打算插手此事,付子寒必须给个交代。

    只是到底才十八岁,付子言不确定这位七弟能处理好此事,因而才打算让付子骄先布个前言,先把局势稳住。

    可付子骄没这个本事,付子耀也不堪大用,到最后,竟还是要付子寒打这个头阵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付子言道,语气中带着疲惫。

    付子寒也不说废话,他看了看容棱,没怎么仔细看,又将目光转向了后方,视线在那青年京官,与自己的亲生五哥身上绕了一下,缓缓笑了,声音清朗的道:“十二死囚,我杀了十人,伤了两人,论罪如何,端看朝廷律法定断。”

    “七弟!”

    “七弟!”

    付子耀与付子骄同时出声。

    却被付子言打断: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两人只好憋着气闭嘴,但眼里却满是焦躁,付子寒怎能认罪呢?青州府尹都在这儿了,他怎能一个人认罪呢?

    他可知,他认了罪,兄长们之前做的帮他遮掩的所有事,便都成了徇私包庇,罔顾王法?

    他可知,他这是将兄长们陷入不上不下,不仁不义之境地?

    付子骄与付子耀都要气死了。

    倒是付子览,突然开口吼道:“你年纪尚轻,一无功名!二无颁令!如何能从青州大牢带出死囚?七弟你莫要被人骗了,这些人真的是死囚吗?方才司马大人分明说,牢里没丢过死囚!这些人身份可疑,来路不明,其中必然还有疑点,你可莫要中了他人奸计!认罪认得这般快,知道的,晓得你委屈了,不知道的,还真当了你是杀人如麻,大奸大恶之辈!”

    付子览一番话说的义正言辞,字字铿锵,不晓内情的,怕真以为付子寒就是个受人污蔑,却自吞苦果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付子言也没想到付子览会突然冒出来说话,且还说的有理有据,条理分明。

    做大哥的,眼神敛了一下,突然有了主意,看向司马西道:“司马大人,这些人究竟是不是你牢里死囚,你可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司马西冤枉啊,是肖康说这些人不是死囚,不是他说的,怎么不商量一声就把屎盆子扣到他头上呢?

    他委屈的低低头,摸了摸额上的细汗,眼睛悄悄的去打量了一眼三王爷,见三王爷目光平静,没有给他任何暗示,一时很是纠结,拿不住自己到底该如何说,只能豁出去了,闭着眼睛道:“本官的确未接到牢内有大犯越狱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这话说的很巧妙,他用了越狱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不知道有死囚越狱了,但或许死囚的确越狱了?越狱去哪儿了?会不会是慌不择路,跑到猎场里头去了?

    若是当真如此,青州衙门或许会担个看管不力的罪名,付子寒作为游猎活动的安排人,也就落一个知情不报的罪名。

    但这些人本就是死囚,越狱而出,人人得而诛之,付子寒将其射杀,不说有功,至少无过。

    司马西话落,付子骄也回过味儿来了,拉着付子寒就道:“七弟,你倒是说清楚啊,这些越狱而出的死囚,你到底知不知他们的身份?若是知道,为何不报,反而私自动刑,将他们杀了?可是他们先动手,伤到了你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三哥的伤,七弟你想清楚,三哥可是与这些歹人搏斗,才负伤惨烈,险些性命不保的?”付子耀也跟着道。

    几人一番双簧唱下来,旁边的刘睢、杨泯等人,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要说其他的倒是还好,可付子勇,不是与这位柳大人的鸟儿动手,才受伤的吗?怎倒成了与越狱死囚搏斗了?

    这偏的,是不是有点太远了?

    但心里想的再多,这些人也没有敢出来多嘴的,只要此事能了结,他们能全身而退,就算说再不要脸的谎话,他们都能听着,且坚定不移的表示——对,就是这样!

    付子骄与付子耀拼命的给付子寒暗示,打眼色,总之就是让他顺坡下驴……

    柳蔚在边上看着,脸上的讽刺,怎么遮都遮不住。

    她又看向容棱,见其不言不语,安然倾听,便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容棱回她一眼: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柳蔚含糊一下,道:“柳陌以不能无故受伤,就算不与付家撕破脸皮,也得讨回点利息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