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57章 你我要走,谁又拦得住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六合宝典全年资料香港王中王论坛综合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57章 你我要走,谁又拦得住?

    小门里头没有回答,也没有其他声响了。

    柳蔚等了一会儿,听对方迟迟不做回应,便要起身,正在这时,一只脏污的手,慢慢地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只手,骨架很小,皮肤上脏得斑驳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只手,这低矮的小门,大大地影响了她的视角,令她不得不再次蹲下。

    那只手慢慢往前挪了挪,透过刑室晃动的浑浊烛光,柳蔚看到有一人,慢慢爬出来,爬到小门门口时,终于露出一张脸。

    一张脸上,青白交错,双眼失神。

    李茵的脸。

    容棱还在上头等待,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洞洞的地室入口,耳朵仔细听着周遭的一切声响。

    半刻钟过得很快,窗户外面,如期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老三?老四?小九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连着叫了三声,却没听到半句回应,片刻后,又静默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容棱清楚地感觉到周围气氛又变得十分紧绷,且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有人围了上来,将房间外头团团围住,来人数量听着是不少,至少得有十五人以上。

    容棱今日没有佩刀佩剑,若要动手,得是赤手空拳。

    双手慢慢交叠,搓攥,活动了一下手掌,他并不惧以一敌十,甚至更多,只担心引来更多的人,平白招摇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倏地,闻听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容棱眼神一闪,转过头来,清晰地看到地室入口那儿,一颗黑黝黝的脑袋钻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动作很小的爬出来,看到容棱后,她调皮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正要询问她有否受伤的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不太爱笑,尤其是这么傻笑,但凡她这么笑,要不就是有事相求,要不就是做了什么错事,心虚。

    此时,容棱不好确定是前者还是后者,但无论是前是后,应当对他们眼下的困境,都没有丝毫帮助。

    柳蔚只瞥了容棱一眼,便附在入口,对里面道: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一颗黑脑袋钻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伸手去扶,跟后头的人合力将昏迷未醒的方若彤拖拽出来,又伸手,去拉剩下的一人。

    李茵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,手脚发软,半个身子都压在柳蔚身上,眼角微微发红,明显是刚哭过。

    李茵身子怯怯地缩去了柳蔚背后,害怕的目光,直直地看向床榻旁边正盯着自己的冷面男子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僵硬,屋内死寂一片,屋外剑拔弩张,柳蔚也感受到被包围了,但有些话,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柳蔚对容棱轻声道:“下面是个刑室,刑室里绑着个死人,死了应当有一两天了,但没人收拾,李茵就被关在刑室附带的耳房里,那耳房很小,她在里面站都站不起,只能坐着蹲着趴着,方若彤是今天被送进去的,或许一直没醒过,或许醒了又晕了,李茵没受伤,但精神很不好,耳房没上锁,我想刑室里那人怎么死的,死的过程,她都看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躲在后面的李茵眼睛又红了,她紧紧地抱住柳蔚的胳膊,将整个身子都贴上去,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李茵被“精神虐待”过,身体虽没受伤,但精神冲击太大,从见到柳蔚开始,便一句话没说。

    容棱的表情没有变,眼中没有对谁的同情怜悯,事已至此,人已经带出来了,还能再关回去吗?

    看看弱柳迎风的李家小姐,又看看昏迷不醒的方家小姐,容棱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忙道:“外面人虽多,但你我要走,谁又拦得住?我背着李茵,你背着方若彤,冲出去?”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,只狠狠地又看了柳蔚一眼,才伸手去抓死尸一样的方若彤。

    容棱习武之人,力气较大,他托住歪歪倒倒的方家小姐,却并未背,只是用手提着。

    柳蔚弯腰,让李茵上自己的背。

    李茵红着眼睛凑过去,小手刚要环住柳蔚的脖子,衣裳后领却倏地被一拉,她回头,就发现自己也被三王爷提住了,三王爷左手提着若彤,右手提着她。

    李茵害怕得一下就要哭了。

    柳蔚明白的点了点头,走在前面,推开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一开,飓风一般,十几把刀剑齐齐袭近——柳蔚眼皮一跳,身子左闪右避,避开所有攻击,还利落着回头对容棱道:“带人先走,我殿后。”

    容棱知道她的水平,放心地架起轻功,转瞬即逝,柳蔚在帮他拖延了片刻后,趁着一个空隙,也凛身跃起,随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两人的确是要走谁也拦不住的那种人,拖着两个人肉包袱,也并未有丝毫阻碍。

    但后面的追兵,却不依不饶,俨然一幅天荒地老也要追到你的架势。

    为了甩掉他们,两人飞得上天下地,东钻西跑,且不说尚有意识的李茵怕得如何魂飞魄散,就是昏迷未醒的方若彤也摇摇摆摆,一幅随时都要背过气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柳蔚想叮嘱容棱小心些,莫将两个姑娘折腾狠了,但看容棱那张死气沉沉的脸,她又把话咽回去了。

    肯救她们,这人就已是不高兴了,再提要求,他没准这就把两姑娘扔下去摔死。

    这种狠事,容棱是干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绕来绕去,飞来飞去,足足过了快有小半个时辰,才将后头的追兵们彻底甩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付府大院一书房内,付家大老爷付鸿晤正在与他的长子说话,说的内容,便是针对尚留在青州,还未回京的李国侯。

    接到密报这时,付子言正说到自己的打算,外头就突然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付子言立马住了口,付鸿晤说了句“进来”,便有小厮推门而入,奉上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付鸿晤拆开看了,表情顿时大惊,霍然起身,一拍桌面!

    付子言也跟着起身,不解的问:“父亲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付鸿晤看了长子一眼,又闭了闭眼,将书信收起,道:“无事!”

    付子言看着父亲手上的书信一截,那书信封皮是红色的,唯有青楼女子撰写情诗,书写情信,方才会用红色的纸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,问道:“父亲莫非又背着儿子做了什么?那信,可是红姨娘送来的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