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60章 昨夜我相公英勇无匹,所向披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49494开奖结果香港起2018年三肖期期中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60章 昨夜我相公英勇无匹,所向披靡

    李茵不对,很不对。

    柳蔚夹了一个包子到她碗里,她乖乖开始吃,吃了两口,又停下,抬头看柳蔚一眼,确定柳蔚表情没变,才继续吃。

    李茵这小心翼翼的模样,不似作假,却显得怪异。

    柳蔚又给她舀了一碗粥,推到她面前,她安静的喝了一口,仪态姿势并不粗鲁,却又比以前轻怯。

    柳蔚的早膳也是包子与粥,待吃完后,就问李茵:“饱了吗?”

    李茵盯着柳蔚,并没说话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从昨日回来到现在,她都没说过话。

    精神创伤复原总归需要一个过程,不可操之过急,柳蔚没太担心,但李茵不表达,交流上难免就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柳蔚又说:“饱了点头,没饱摇头。”

    李茵还是不动,不点头,也不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拿不准,又要了一碟包子,全都推到李茵面前。

    李茵拿过碟子,又盯着空的粥碗。

    柳蔚又舀了一碗粥给她,心说,这姑娘挺能吃的。

    粥和包子都摆齐了,李茵还是没动,但两样食物她都拿着,显然是要的,可不懂为什么不吃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思索一下,片刻,才恍然;“你是给方小姐准备的?”

    李茵这回有反应了,她点头,眼神有些闪烁。

    柳蔚心软了,起身,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头,居高临下地说:“放心,我会照料她,她中的迷药有些多,我倒也能用药将她催醒,但怕伤身底子,因此,让药效自然挥发,过一会儿,应当就能醒了,我既然救了你们,便不会丢下你们当中任何一个,别怕,我会送你们回京。”

    李茵眼底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柳蔚又说:“你也会好起来,吃我开的药,听我的话,勇敢面对那些遭遇,我相信你,你会办到的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时,柳蔚自动将李茵代入病人角色,鼓励病人,是每个医生都必须具备的基本技能。

    李茵还是没说话,但仰着头,倾慕的目光却做不得假,她看着柳蔚,眼睛越来越深,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柳蔚再次摸摸她的头,不吵不闹、乖顺听话的病人,每个医生都会喜欢。

    两人一说一听,和谐非常,仿佛没注意到,餐桌上其实还有另外两人。

    容棱的早膳一口没吃……他吃不下。

    付子辰倒吃得很好,这会儿正在等柳陌以的“病娇”餐,顺道看着柳蔚和李茵,想了想才说:“今晨天还未明,她便在你房门外守着。”

    容棱顿时看向付子辰。

    付子辰却看着柳蔚,又说:“李国侯不是在青州?将她们送过去吧,都在这里,总归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话音刚落,李茵便突然盯向他,那双眼睛,惊恐,抗拒,愤怒。

    柳蔚赶紧摸摸她点头,有些无奈:“送是肯定要送过去,李国侯,不是还在付家?”

    付家能如此大胆地囚禁李茵与方若彤,那李国侯现在的境况,想是也不好,付家的目的,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李国侯此次来青,又未带过多护卫,真要闹开了,怕是李国侯夫妇也有危险,到时候更麻烦。

    付子辰显然也知道这些,便说:“付家看似和气一团,实则分裂严重,招揽李国侯的与囚禁李大小姐的,怕并非一支的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却道:“你们付家人,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不以为耻,还反以为荣,甚至笑了起来: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说什么了,带着早膳与李茵,去方若彤的房间。

    方若彤是下午醒的,一醒来,见到的就是李茵有些苍白的脸,她盯着李茵看了好一会儿,张口想说话,却觉得喉咙干裂,发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说话的是另一道声音,清清雅雅,很是轻柔。

    方若彤看过去,映入眼帘的,是一张清隽有余的脸,很英朗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陌生男子,她下意识觉得眼熟,又在还未想清这人身份前,往后瑟缩一下,艰难的抬手,摸摸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女子不该随意露面于男子眼前,这是她的家教。

    “渴了吗?”柳蔚问道,侧眸吩咐身畔之人:“去倒杯温水,要水,不要茶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看着榻前的李茵动了,转身就往外走,她很不安,面对陌生人,又是个男子,她紧张。

    “我替你看看脉,别怕,我是大夫。”

    大夫?

    方若彤总算放松了些,大夫这个身份,无论何时,都能让人放下戒备,哪怕只是一小些戒备。

    握住她白皙的手腕,柳蔚探了两下,说:“没有大碍,滋补两日便可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看着他,想谢,发不出声。

    她晕倒这段时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还有她的下人呢?嬷嬷丫鬟呢?那些绑她的人,又是谁?

    千百个疑问在胸口凝聚。

    这时,李茵捧着温水回来。

    柳蔚对李茵道:“陪陪她,我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安静下来,待听到下楼梯的脚步声,方若彤才看着李茵,抓着李茵的手,问: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茵看着她,表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方若彤又问:“你,到底怎么了?你到底怎么了?怎么一直不说话?”

    还是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李茵握紧方若彤的手,捏了好几下,又站起来,走到门口,打开门缝朝外偷看,看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,才走回来,小心翼翼的贴着好友的耳廓,用非常非常小的音量,说道:“我能说话,没哑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吃惊的看着她!

    李茵:“他……他因为我不会说话,对我很好,他从未对我如此好,如此亲近,他一直躲着我,只有这次……我一开始不是故意的,只是很害怕,又因看了那人被折磨死的情景,生生两日没吃下东西,饿的没力气说话,他却误会我说不了话了,待我可谓呵护备至,又声称会让我痊愈,会照料我,我就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方若彤更惊讶了:“他……他就是你说的那个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李茵点头:“我相公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:“……”

    聊了片刻,从李茵这里,方若彤断断续续了解到事情始末,同时又捕捉到一个重点:“三……三王爷?茵儿,你说三王爷?他救了我?”

    李茵道:“是,昨夜我相公英勇无匹,所向披靡的将你我救出那炼狱,三王爷他搭了把手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