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64章 这是你骂我骂得最严重的一次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三中三公式免费一码246天天彩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64章 这是你骂我骂得最严重的一次!

    “那就别帮了。”付子辰背靠着红木圈椅,姿态慵懒:“不靠他,我便对付不了付家?你就这般小看我?”

    柳蔚“啧”了声:“你要如何对付?付子寒还在牢里关着,受牵连的几个官宦子弟也都陪着,如今上好的筹码捏在手上,没了他,付家要由谁来镇?你信不信,他前脚离开青州,付子言后脚就能把牢门打开,把这事儿双手一抹,当做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当然信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……”柳蔚眼底有那么些危险意味,猜测道:“你心中就是打算这样做?付子寒到底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弟弟,你想放了他?”

    付子辰皱眉:“当然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:“我不管你打什么主意,这件事,我这儿过不了,这口气没出完,陌以还在床上躺着,谁说话都没用,这付家在青州称王称霸久了,也该吃点教训,否则将来还不知要干出多少残害黎民,草菅人命的祸事,所以,你也给我消停点,容棱不会走,你少没事找事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有些不服气:“你就不想知道昨夜他与那位方家大小姐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!”柳蔚头也没抬的回。

    “他和方家大小姐以前可认识,听起来还关系匪浅,像是在宫里,方若彤还帮过他,一男一女,恩果牵扯,这种男人最是靠不住的,况且他还长了张寡情薄性,衣冠禽獣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恩果牵扯?”柳蔚说着,在柳陌以胸前,绑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,回头不耐烦地盯着付子辰,嗤了一声:“你我就无恩果牵扯?我记得你的小命,我救过好几次,而且你这张脸……”她打量一番,眼角一瞥:“也不怎么端正。”

    “拿我与他相提并论,这是你骂我骂得最严重的一次!”付子辰道。

    柳陌以在这道不明所以的“站火圈”里遗世独立,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。

    柳蔚直接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房门被砸得很大声,听得屋内两人皆是一顿。

    等脚步声渐行渐远,确定柳蔚已经下楼了,柳陌以才看着埋头为自己包扎的付子辰,问:“那个付子寒,是谁?”

    付家的人,付家的关系,付子辰的身份,柳陌以都没打听过,他只知自己在青州倒了霉,下了狱,又阴差阳错被送到猎场,成为供权贵猎杀的活人猎物,最后获救。

    再醒来小命已经保住了,随后就是付子辰寸步不离的照料,还有那位在京都认识的柳大人,正一丝不苟为他治疗。

    在京都时,他是因为柳家的纠缠而走。

    柳家非说他长得像他们家已经过世的大老爷,坚持认定他是柳家的某个远亲,他不堪其扰,怒而离京。

    走得是快,心中却未尝没有狐疑,他没有父亲,从小就没有,母亲不姓柳,他是随父姓,可他从小到大,没见过一个父亲的家人,当然,母亲的家人也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没人会对自己的身世绝对不好奇,但他之所以离开,最大的原因,还是因为母亲。

    他想,哪怕这世上他还有别的亲人,也该先问问母亲,认不认,见不见,都该先征求母亲的意见。

    当初去柳家,是那位柳大人带他去的,都姓柳,一开始以为是缘分,但或许,不光是缘分。

    柳陌以知道,那位柳大人对外扬言,说自己是他的弟弟,维护他维护得不惜与青州众权贵为敌。

    这份恩情他看得明白,那位疑似他同宗兄长的男子,待他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柳陌以嘴上没说,心里却把这个哥哥,认下了,也因此,他对其也颇为亲近,只觉得对方与岳大哥不同。

    都是哥哥,却有很多地方不同。

    柳大人待自己的好,更明显,像是要把他当孩子呵护着,与母亲很像。

    岳大哥,是更希望他能独立,自己走,自己跑,自己去顶天立地,做个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柳陌以一直很清闲,养伤的过程,基本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下个床,多走两步都要遭到一致反对,上了床后,被子都要被小心的掖上好几次,生怕有地方漏风,寒了骨头。

    柳大人对自己好,柳陌以想得明白,那人将自己当弟弟,但付子辰待自己也这般小心,柳陌以一直不太明白,如今,却像找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付子寒,付子辰。

    极为相似的名字,说没亲缘关系,谁信。

    “付子寒,在牢里?”柳陌以又问了句,说是问,语气其实已经确定,方才那位柳大人说的话,他听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看着包扎一半便不再动作的付子辰,柳陌以的目光澄清干净,他想听一句实话,好歹,他也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儿,总不能怎么死,怎么活,都懵懵懂懂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这个药,换的时间有些长。

    等付子辰再出来时,额上还有细薄的汗。

    房外,柳蔚双手环胸的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见到柳蔚,付子辰拧了拧眉:“没走?”

    柳蔚:“走哪儿去?”

    付子辰满面铁青,暗道,上了当了。

    柳蔚却笑:“我与陌以很投缘,心思想法,总能契合,方才我提到付子寒时,他就看了你好几眼,怎么样,现在说清楚了?”

    付子辰不说话,眼睛却眯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柳蔚见状,高兴坏了,假模假样的说:“不是我说你,有些事,我没催,你也该主动点,原来陌以一直不知道伤他的是你们付家人?你怎么能不告诉他?怎么能骗他?你这样是不对的!不过现在好了,都说开了,以后大家就坦坦白白、光明正大的做朋友。”前提是,还能做朋友。

    付子辰一直知道柳蔚是个黑心肝的人,以前就知道,但当时大家都站在一条船上,她的黑心肝,在他眼里就不是缺点,而是优点。

    可现在身份转换,柳蔚成了对立面的人,付子辰就接受不了了,哑着声音:“你怎么不天打雷劈呢?”

    柳蔚笑得眼眸弯弯,眼尾尽显瑰丽:“瞎说什么,我还得长命百岁,永垂不朽呢。”

    见鬼的永垂不朽!

    归根结底,付子辰斗不过柳蔚,精神和身体双重意义上的斗不过,也因此,他一整天情绪都很差。

    具体表现在,付子言再次光临时,他竟连明面上的寒暄都没有,在这位大哥目光晦涩,艰难启唇的表示想与他单独聊聊时,他满脸冷意的回了句:“看到你就烦。”

    付子言当时的表情,可谓一言难尽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