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80章 我也是,我看到你也亲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地下六仺彩63开奖33377慈善网现场开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80章 我也是,我看到你也亲近

    付子辰眯着眼睛盯她一会儿,沉默的从她身边走过,离开时,关门声还很巨大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他什么毛病,也来不及多想,又走回床边,坐在椅子上,等着柳陌以说下去。

    柳陌以其实不知道该说什么,母亲已经跟他说了不少,但他感觉仍有隐瞒,比如,为何当初非要从两个孩子里选择一个带走?为何不能一起带走?为何这么多年,母亲从未想过去找姐姐,也从不向他提及?

    太多疑问,根本得不到解答,致使他现在,也不知该用什么心情,来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犹豫了一下,他还是决定迂回一点,拐着弯问:“你与京都柳家,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柳蔚不知母亲与弟弟说了多少,但她认为,至少父亲是谁,弟弟是有权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京都柳家乃是我的父家,当然,也是你的父家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脸上出现了短暂的错愕,随即问:“那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反问他:“你对父亲之事,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柳陌以道:“家里有父亲的灵位,但我问过母亲,母亲只说,父亲是病逝的,柳家那边,也早已没有近亲,远亲倒是不少,但都是些往日不联系,以后也没必要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大概能猜到,母亲应当是不想陌以涉入太多上一代的纠纷,陌以身子弱,未习过武,心思又单纯,让他知道太多,对他来说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什么都不知道,该长大了,就算身子跟不上,脑子也要跟上,杀父仇人的身份,总要搞明白。

    “近亲还是有不少的,上次你见过的那位,追着你不放的柳丞相,他是你二叔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表情变化并未太多,只是头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说:“那位老人家,是你亲祖母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父亲当年,不是病逝。”

    这次,柳陌以终于抬起头,直直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家里的事,很复杂,一时半会儿与你说不清,你是要我从头讲,还是直接告诉你结果?”

    柳陌以立刻道:“从头讲,我都要知道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柳蔚笑了一下,开始慢慢跟他说:“咱们的父亲,是个很厉害的人物,驰骋沙场,率兵抗敌,保家卫国,傲骨嶙嶙,有这样一位父亲,是你与我的荣耀,父亲是一个值得所有人敬佩的英雄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这一说,就说了许久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从父亲的身份,到父亲凯旋而归后受到的种种污蔑陷害,柳蔚说得很细致。

    柳陌以听着,眼眶红了,几度鼻酸,表情很愤恨:“这就是书上说的,鸟尽弓藏,兔死狗烹吗?按你所言,当初父亲出征抗敌,本是九死一生,整个朝堂,谁都不愿接下这块烫手山芋,那皇帝却硬生生指派这任务给父亲,这就是逼着要让父亲去死?呵,父亲救活了边关,打赢了胜仗,回来得不到帝王的称赞,得不到众臣的感激,却因手握重兵,而被忌惮质疑,最终被生生害死?若所有武将用命去打仗,得回的都是这个下场,那天下还有谁当兵,还有谁领帅?敌军不早就踏入中原,将我等中原人倾灭残害?”

    柳蔚看他激动,便拍拍他的脑袋,柔声说:“朝堂倾轧,那是为官者与为官者的利益交融,父亲没有与他们同流合污,这是他致死的原因之一,但也只是其中之一,单这一点,父亲顶多受点排挤,不至于惨死,最终的原因,还是因为那九五之上的人想让父亲死,所谓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并非是说臣子愚忠,天子一句话,就能让你自我了断,而是天子示意后,下头,自会有人用尽手段,使尽奸诈,替天子将那眼中钉拔掉,我们的父亲,就是那枚眼中钉,父亲死于帝王的狭隘自私,是否手握重兵,这其实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吸了吸鼻子:“所以,就因那皇帝对柳家忌惮,就要想尽办法的除掉父亲?”

    柳蔚:“还因为另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看着姐姐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做声,似在犹豫,还该不该说下去。

    柳陌以看出她的迟疑,赶紧说:“姐姐,你不能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姐姐,让柳蔚一时天灵一清,眼睛都亮了,犹豫一扫而空,直接道:“我们的母亲,是皇帝的另一个目标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睁大了眼睛,显然没想到:“那皇帝对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柳蔚摇头:“母亲的身份,有些特别,与前朝有关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愣住,立刻就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任何人,只要和前朝扯上关系,那便与造反、谋逆,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当初母亲的性命,同样危在旦夕,为了生下你我,应当吃了许多苦,最后两个孩子,无法同时带走,便带走了你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讶然,直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脸上并未有怨恨:“你的身子太弱,带走你也是正常的,我过得很好,母亲走后,祖父祖母进宫为尚在襁褓我的请明,求皇帝饶我一命,那时候,没人知道世上还有一个你,都以为,我便是父亲留下的唯一血脉,长辈们舍不得父亲无后,为了保住我,他们将我记在二叔名下,我也是不久前,才知道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伸手拉住她的手,握紧了些。

    柳蔚拍拍他的手背,道:“我们还能相逢,其实很不容易,陌以,我很高兴你是我弟弟,在京都我就说过,我与你有缘,我看到你便亲近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连忙点头:“我,我也是,我看到你也亲近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得弯了眸子,又摸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柳陌以任她摸,盯着她的眼睛,眼底那些因困惑产生的隔阂,终于消散,余下的,只有血脉相连下刻骨而融的亲切。

    柳蔚从房间出去时,已经过了两个时辰,弟弟似乎对她那些验尸破案之事,很有兴趣,她便逐一说了一遍,最后还提到了小黎。

    柳陌以很高兴,他是见过小黎的,但并不知那是他的侄儿,只觉得那孩子水灵可爱,怎么瞧怎么招人疼。

    这会儿知道小黎还那么聪明,小小年纪就会帮着娘亲破案记录,还能自己动手验尸,嘴里一直念叨:“如果小黎也来青州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说,总会有机会相见的。

    柳陌以问了许多小黎的事,也问了许多柳蔚的事,却懂事的没有问过谁是小黎的父亲,他不知姐姐经历过什么,但听付子辰讲,姐姐是孑然一身,女扮男装出现在曲江府的,当时姐姐身边便没有人,而小黎,据说今年已经六岁了,往上算算,在去曲江府之前,这孩子姐姐应当就怀上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