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82章 说好的演戏呢?让狗吃了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4期四不像生肖图掌上168f现场开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82章 说好的演戏呢?让狗吃了?

    纪夏秋摇摇头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却不太放心,从衣衫袖子里拿出一个青色的小玉瓶,抖了一颗药丸出来,递过去给母亲,说道:“服下这个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没问这是什么,拿过,直接就搁在了口中。

    羽叶丸下口后,纪夏秋仔细尝着那清凉的味道,只觉得四肢百骸都透着一股敞亮,眼中有些惊异:“这药,倒是好药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不过是用于提神醒脑的,往时破案,总会遇到一两个身子弱的,不用这药,怕是难以在现场待下去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轻笑,直道女儿有本事。

    地牢不远,几人一路往下,很快就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说是牢房,柳蔚其实都没怎么看出来,反倒觉得,说这是青州最上等的客栈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待遇不错。”

    冷冷的嘲讽声音很不客气,充满怒意,却说得很轻。

    司马西顿时觉得脖子凉凉的,但还是恪尽职守的颔首回道:“大人明鉴,这些,乃是上头授意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上头”是谁,大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柳蔚站的有点远,又在背光之处,牢里的人看不到她,但不妨碍她听到里面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可下好了?这回不许悔棋!”这是杨泯的声音,说的是他对面的刘睢。

    刘睢显然不是个好棋的,棋下的差,在嵌了夜明珠,近乎亮如白昼的牢室里,他坐在一块蒲团上,盯着面前的玲珑棋盘,手指把玩着一颗黑子,绕了两下,将棋子试探性的放到一个空位上。

    杨泯脸上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刘睢立刻道:“手滑手滑,真的手滑,不是这里,是这里。”说着,把棋子换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杨泯立马用手里的折扇,按住他的手,眯着眼道:“这回,可是下定了?”

    刘睢被他盯得难受,索性把棋子收回来,咬着牙道:“我再想想!”

    杨泯没什么所谓的往后靠了靠,靠在木蓝色的靠枕上,端起手边的白玉茶杯,舀了舀热气,啄了口茶,入口的清香,真是龙井独有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他有些嫌弃:“这龙井,并非雨前的?”他问的是一旁伺候的小厮。

    小厮规规矩矩的立在一旁,回了一句:“少爷,是雨前的,不过不是用露水泡的,味道怕是差了些。”

    杨泯“嗯”了声,将茶杯搁下,显然不会再喝第二口了。

    小厮伶俐的问:“少爷可要换一杯?”

    杨泯敲了敲手里的折扇,随口道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小厮也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刘睢,这会儿终于算好了位置,将棋子放下,放下后,又摸摸下巴,去盯杨泯的脸色,妄图从他的脸上,看出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杨泯面无表情,显然是故意防着他,问:“好了?”

    刘睢忐忑不安的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杨泯沉着的下了一颗白子,将刘睢的一片黑子全吃了。

    刘睢: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杨泯说:“第一次下的位置,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刘睢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盘棋,大局已定,不用继续了。

    杨泯说再下一局,刘睢不乐意了,站起来就道:“与你下棋,还不如与子览去审室玩玩。”

    杨泯脸上露出嫌恶,“啧”了声。

    刘睢没管他,直接走到牢门前,他的小厮立刻伸手,替他将牢门打开,他出去后,大摇大摆的就往另一间牢室走。

    走得远了,还能听到他的声音;“子览,在吗?”

    里头出现的不是付子览的声音,是付子耀:“子览去审室了。”

    刘睢就问:“子耀兄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问完,就自来熟的推门进去了,然后不到片刻,就又出来了,在亮亮堂堂的通道里,露出一张发红的脸,嘟哝道:“怎的大白日的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里头传来付子耀的声音:“你都快成亲了,还怕这些?”

    刘睢说:“我就是成亲了,也不能找个青楼女子,大白日的乱来啊!”

    刘睢是落荒而逃的,他又钻了几间牢房,不过每一间都没多呆,最后看样子是打算直接去审室找付子览,就领着小厮往通道口走。

    很巧,这个通道口,柳蔚一行人都在!

    刘睢也是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几道身影,他以为是看守的狱卒,并未在意,但走近了,才发现不妥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刘睢指着柳蔚,那表情,要多惊讶,有多惊讶。

    惊讶完了后,又把眼睛转向旁边的司马西,显然是质问——为何有人来了,你不提前通禀?

    付家几位少爷,加上当日留在围场,参与过的所有公子哥们,都给抓起来了,就住在一间大牢里,一人一个单间,过得虽说枯燥,却并不艰难。

    但这毕竟是私下开的小灶,在被关进来的第二日一早,牢室打理好后,他们就知道,这是付家的心意,估摸是一时半会儿不能将他们放出去,但也不能真的让他们吃亏。

    而他们也知道,住得怎么好,是另一回事!若那位三王爷,那位京大人来了,他们还是得装出一个改过自新,不堪受辱的模样来!

    当然,他们相信,在人来之前,肯定会有人通禀,将他们再带到破烂脏污的牢室,把全套的戏都给做足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这会儿人真的来了!说好的通禀呢?说好的演戏呢?让狗吃了?

    刘睢这会儿是有点慌,他想开口,提醒里头的人,但在对上对面几人冰冷的视线后,又一个字说不出,最后只能咬着牙,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反正,今个儿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杨泯还在牢室里摆弄他的棋盘,自己拿着一本棋书,按照上面的残局一个一个破解,这是他的趣味,平日就经常做的事。

    刚摆好一半,牢室门就开了,能在他这儿进出不打招呼的,除了刘睢也没别人了。

    他头也没抬,随口就问:“不找子览了?”

    问完,却没得到回答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抬头一看,先是对上刘睢一张要哭不哭的脸,而后,就对上了一双宛若寒冰的眼。

    “吧嗒。”手里的棋子落到棋盘,砸乱了整盘棋局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