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88章 不是吃苦头了,难不成还是吃糖了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3d和值走势图连线金马奖2018傅榆视频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88章 不是吃苦头了,难不成还是吃糖了?

    付子言表情有多暴躁,柳蔚没兴趣去看,

    柳蔚只走到人前,目光扫了一遍那些晕过去的,再扫向那些没晕的,最后对着付子寒问:“疼吗?”

    付子寒冷冷的睨着柳蔚,目光如刀子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着急,他不回答,就一直绑着不松,他一人绑着不说,所有人都得陪他一起绑着。

    果然,不过几个呼吸,付子勇就吼道;“七弟,你说话啊!”

    付子勇出了声,其他人也就开始叫:“付七少,你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付子寒,我们都是被你害的!你快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付子寒!”

    先前还是催促,后面,就有人受不住疼痛,开始骂脏话了。

    付子寒听着那些咒骂,面色越来越沉,最后,他看到他的大哥走了过来,皱着眉盯他,显然也是让他回答的意思。

    付子寒咬紧牙关,心里的火快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最后,他还是狠狠的闭了闭眼,说: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被人射杀的滋味,体会到了?”

    付子寒眼眶发烫,却再不肯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不逼问了,反道:“方才肚子中箭的那位张公子,大夫来看了,撑不了三个时辰,就要去了,已经通知了张家来人。”

    付子寒猛地看向柳蔚,握紧了拳头,全身紧绷:“他会死?你打算杀了他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是我杀的吗?你认为,张家人是会怪我,还是怪你?”

    是啊,始作俑者是他付子寒,提出猎人添趣,甚至去衙门找肖师爷拿人的,也是他付子寒,张家当然要怪他!

    张家也会怪这位柳大人,怪三王爷,但怪这两人没用,张家势薄,不敢冒犯王爷,他们只能怪他付子寒,只能怪他!

    是他害死了张公子?

    是他让在场所有人受这桩苦?

    是他的错?都是他的错?

    付子寒眼眶越来越红,到最后,即使眯起眼睛,还是止不住眼泪掉落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哭,从小到大都不哭,但现在,他哭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付子言看着七弟的模样,脑子里在周旋,该如何安抚张家,若那张公子真的没命了,需要给一个交代,他记得,张家还有两位少爷,只是不如那位长子聪明,在张家也不太受宠。

    或许,他可提出,助一助那两位少爷的仕途,到底人死不能复生,死的人,死了就算了,活的人能拿到益处,那就够了。

    如此判断一下,付子言心里才落了定,打算回去,就亲自找一找那位张大人。

    柳蔚不确定付子寒是不是知错了,但她知道,在场的其他人,听到那位张公子会死,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杀过许多人,看不顺眼的下人,胆敢冒犯的平民,甚至那日围场里素不相识的一众囚犯。

    但当自己身边的同伴死去,他们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兔死狐悲。

    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死了一个,其他的,又要如何保命?

    如今付子言来了,他们应当能保住命,但这付子言有用吗?日前分明是他说,他们可以在牢里逍遥自在,过几日就能出去。

    但他们就是在逍遥自在时被抓的,还弄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这位付家大公子,真有外头传得那般了得吗?

    付家,还可以信赖吗?

    地头蛇到底只是地头蛇,始终被上头压着!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都绕着同一个问题,以至于被放开手脚,虚弱得趴到地上时,才回过神儿来。

    柳蔚盯着这些人,吩咐一句:“叫大夫吧。”

    人都是被抬下去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新牢房与刘睢是同一间,区别只是,他们全身是血进去时,刘睢已经被包扎妥当,安安稳稳的窝在稻草堆里吃馒头。

    白白的馒头,又温又热,三个馒头配了一杯温水,只是白水,茶叶都没放一片,刘睢却吃得特别香,边吃还边皱眉吸气,显然身上很疼。

    看到牢门打开,刘睢下意识抬头去瞧,就瞧见多人被抬过来,一声声哀嚎灌入耳廓。

    他挺着脖子去看,问最前面的狱卒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狱卒想和他说什么,但又怕担事儿,不敢开口,就摇摇头,只把人都送进来,又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本来就不大的牢房一下就拥挤起来,刘睢看着同伴们,又看看离他最近的杨泯,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杨泯伤着了手臂,现在手臂上还插着支箭,大夫没来他也不敢动,正疼得满头大汗,看刘睢一手拿着馒头,一手端着水杯,咬口馒头还喝口水,虽然也是鼻青脸肿,却分明骨头没有大碍,能动能跑,比谁都活泼。

    杨泯心里闷着气,说道:“就是你看到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刘睢东看看,西看看,等把所有人的伤势都看了一圈儿,才啧了一声:“看来你们吃苦头了。”

    这不废话吗!

    这个模样了,不是吃苦头了,难不成还是吃糖了?

    杨泯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刘睢蹲在边上,问:“疼吗?”

    杨泯闭着眼睛,在调整呼吸,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疼。

    刘睢又问:“那人把你们也弄围场去了?让人骑马追着射你们?你说你也是,身子这么弱,你找地方躲啊,躲着就别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杨泯被他烦的不行:“绑着的,躲不了。”

    刘睢惊讶:“这么狠?”说完又觉得自己屁事没有,这么嚷嚷有点不太好,就赶紧指着自己身上的绷带说:“我也疼得不行,上头竟然真有盐水,刚才大夫来包扎时说,好几个地方都得留疤。”然后比了比手指,划出一个距离:“最长的,这么大的疤呢。”

    杨泯盯了下他比划的长短,狠狠的吐了口气,烦的要死:“你能不能别说话!”

    刘睢不敢招杨泯,怕真把人惹急了,就去看其他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里,情况最好的就是杨泯,别的身上最差都是两三箭,付七少还有一箭在大腿,往上挪一点,就废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叫唤,叫得一个比一个惨。

    来的大夫就是个普通的大夫,带了个药童。

    大夫手比较重,拔箭的时候没留情,上药的时候也没留情,直到大夫去给下一人处理伤口,后活儿丢给药童,杨泯才在药童那儿感受到一丝温柔。

    药童轻手轻脚的给扎了个蝴蝶结,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等到满室的人身上的箭都拔出来了,也都包扎好了,牢室外来了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柳蔚。

    看着柳蔚,所有人眼里都是恨,只是他们不敢明目张胆,都偷偷恨,埋着头恨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