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90章 我觉得我们,连狗都不如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62期买马资料红姐论坛2n彩票永久免费震撼采袭一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90章 我觉得我们,连狗都不如

    付子勇不与李公子打了,转而动手去打说付家坏话的人!

    那些人连成一线,不怕付子勇,直接与其动起手来!

    付子耀付子览本不是喜欢动手动脚的人,但现在,也只能帮着付子勇与其他人争执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付家人抱团,其他人抱团,他们竟在本就狭小的牢室里割分出东西两地,似乎所有人都觉得,只要他们与付家保持距离,甚至闹翻,那位柳大人与三王爷,就能看在始作俑者是付家人的份上,将他们都放了。

    在生存面前,尊严与原则,是一文不值的。

    这场闹剧维持到早上,疲惫了一夜,该睡的终于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中午,那位柳大人又出现。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视线开始打量牢室内的变化。

    有点坐牢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柳蔚转首,看向身边的司马西,问:“司马大人,牢里的囚犯,是否每日都要做工?”

    司马西低着头,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工?可有讲究?”

    “女犯织布绣花,男犯耕田种地,没有讲究,做工的时辰,与外头的农户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地在哪儿,可远?”

    “就在衙门后面,不远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满牢的人,笑了一下:“都听到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种田耕地,这种事,这些公子哥儿们别说做,活了小半辈子,见都没见过的都有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们被带到衙门后面的田地,看到已经有其他犯人开始忙碌松地了,所有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看守的狱卒给他们分了铁锹与铲子,通过他们的伤势判断,伤轻一些的,去松地,伤重的,铲粪。

    杨泯拿笔可以,拿铁锹,可是从来都没拿过,手在攥着干硬的木柄时,已经开始觉得掌心硌得慌.

    但能怎么办?

    忍着!

    杨泯根本不会,他是看着别人怎么做,摸索着做的。

    别人锄了一块田了,他也就锄了脚边那一块儿,慢得不行,最后狱卒直接过来,拿着鞭子往他脚边扇,骂了起来:“快点,还想不想吃饭了!”

    杨泯缩着脖子,满脸隐忍,不得不加重力道,加快速度,继续翻地。

    反观刘睢,倒是锄地锄得挺好,大概他手劲大,锄完了自己这块田,还悄悄过来帮杨泯,杨泯正高兴,结果刘睢被叫走了,狱卒说他这么闲,不如再锄一块,反正他没事干。

    刘睢骂骂咧咧的被拉走,还回头看了杨泯几眼。

    杨泯心如死灰,只能闷头干自己的,争取今天午饭能吃上。

    锄地这边的人,都还算规矩,虽然又苦又累,但鼻子还算通透。

    挖粪那边的就不行了,一个个本就要死不活的伤势严重,一嗅到那股粪便的味道,几个人直接吐了,吐完了还不给水漱口,让他们接着干,挖三桶,早上的差事就算完了。

    三桶其实不多,一般人挖一桶也就一炷香功夫。

    但这些大少爷愣是挖一铲,就得吐两下,磨磨蹭蹭,还这儿疼那疼,午饭前,没一个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那没办法,只能继续,什么时候干完,什么时候吃饭。

    杨泯是按时吃饭的,粗馒头,热粥,就这么两样,这种平日碰都不会碰的东西,这会儿愣是吃得特别香。

    刘睢胃口大,吃完了自己的,就巴巴的盯着杨泯的碗:“我记得你不爱吃馒头。”

    杨泯理都不理他,爱不爱吃是一回事,饿不饿是另一回事,现在这馒头在他嘴里,可比山珍海味,珍馐佳肴好吃多了。

    刘睢看骗不到吃的,就坐在那儿发呆,说是发呆,但眼睛还盯着远处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都是锦衣玉食,千呵万护长大的,谁吃过这种苦?昨天才被打得遍体鳞伤,今天就要做这种体力活,受不了的,已经满脸苍白,喘着粗气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刘睢推了推杨泯,问:“你昨日说,那张公子没死,既然没死,他们为何要告诉我们死了?”

    杨泯看了他一眼,将最后一口馒头吞下,又看向远处正监视着他们做工的柳大人。

    那柳大人正坐在棚子里,一边吃着下头送上来的水果,一边拿着一本闲书在翻。

    “为了更好的折磨我们。”杨泯慢条斯理的道:“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张公子之死,在我们中间,起到了不可小觑的影响,你想想,若非张公子死了,昨夜,付子勇如何会与其他人起争执?争执到最后,又缘何把脸皮撕得那么开?说来说去,人人都怕死,都怕步了张公子的后尘,人心一旦敏感,士气必然大跌,大伙儿都疑神疑鬼的,到最后,我们一盘散沙,渔翁作壁得利。”说到渔翁二字时,杨泯的视线又瞥到了那柳大人身上。

    刘睢听出了大概,有些愤怒:“这是将我们当笼子里的狗儿摆弄呢?”

    “狗儿?”杨泯苦笑:“我觉得我们,连狗都不如了。”

    刘睢一噎,心想还真是。

    杨泯将最后一口热粥喝完,又说:“以我猜测,今日内,还要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要出事,出什么事?我们都开始锄地挖粪了,那姓柳的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泯摇头:“不是姓柳的。”顿了一下,又改口:“应该不是。”

    刘睢有点烦躁;“你倒是说清楚啊,别让我猜。”

    杨泯瞪了他一眼,指了指挖粪那边的人。

    而果然,未时刚过,真的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付子勇晕倒了。

    付家如今不得人心,但付子勇昨日被伤得极重,今日是被安排的挖粪。

    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付子勇底子在,怎么也比其他文绉绉的公子哥儿有劲儿,早上,他就是挖粪那边的人里,最早一个完事用膳的,当时刘睢就注意到,有好几个人,明里暗里在瞪他。

    下午,付子勇没闹什么事,如上午一样勤勤恳恳,看起来很正常,可有几人,故意将粪便,铲到他脚上。

    付子勇发火,却被看守的狱卒镇压了,他满脸通红,伤痕累累,最后也只能憋着一口气,继续闷头干活。

    可第二次,有人将他好不容易铲好的一桶粪掀翻了,大半个时辰的辛勤,付之流水。

    这回,付子勇是真的火冒三丈了,谁拉都不行,非要跟那些人打一架!

    架还没打,只是推搡两下,人突然就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这一晕,最先闹起来的就是付子耀与付子览。

    两人一人一边扶着付子勇,红着脖子,跟其他人理论,又嚷着要找那位柳大人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