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96章 重要之物,失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亚洲必赢国际app18澳门永利贵宾会网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96章 重要之物,失窃

    劳改是什么,劳教是什么,刘大人听不懂,杨大人也思索起来,柳蔚却没解释。

    柳蔚越是不解释,两位大人越是觉得这柳大人高深莫测,心想,不愧是镇格门出来的,三王爷手里的人,花样儿就是多。

    原本是来闹事的,但事到这里,杨大人看自己儿子没吃什么亏,心里一下就没那么抵触了。

    刘大人倒是觉得自己儿子吃了大亏,但也觉得,儿子在家无法无天惯了,若只是让他收敛收敛,干干活,好好务实一番,似乎也算个不错的历练,有过此经历,以后他想必会更长大一些。

    因此,刘大人的态度也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付子言倒是想说点什么,但刚要开口,便对上柳蔚瞧过来的视线,他眯了眯眼,突然开始后悔。

    他不该找刘大人、杨大人来的,心里原本以为此二人分量最重,却不想,此二人与他并非一条心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该叫那张大人来,只是痛失爱子后,那张大人对他也格外冷拒,毕竟是个低官,他并不愿纡尊降贵对其示好,双方的关系,一时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暗示过,告诉那张大人,若是想带回他儿子的全尸,需得自个儿去找三王爷,付子言想,若他真敢送上门与三王爷挑衅,到时候触怒其颜,自然也需自己出面中和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那张大人依旧得仰仗他付家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,张大人来找过三王爷没有。

    从青州衙门离开,付子言这一趟,可谓是白走了。

    杨大人与刘大人受邀前往时,收到的消息,就是自家儿子随时会被折磨而死,且已经身负重伤,但方才一看,瞧起来却没什么毛病,因此这会儿,两人对付子言也有些不好想法。

    觉得此人危言耸听,当然,危言耸听的目的,他们是可以猜到的,无非就是想拿他们当枪使。

    没人想被利用,刘杨两家也是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是付家的三位老爷出面,二人必然是会给足面子,但付子言是个晚辈,二人一时便没有遮掩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不虞,就是不虞。

    等到分开时,付子言是知道了,这回,他又失了一棋。

    心中有些愤慨,更多的还是不甘,而就在这时,他收到了另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千喜坊失窃?”付子言盯着前来禀报的小童,眉毛拧的扭曲:“是何时的事?”

    小童回禀:“一刻钟前,姑娘让小的立即禀报大人。”

    付子言没有多言,直接上了马车,吩咐车夫去往流连巷。

    流连巷。

    白心坐在房间里,旁边四个丫鬟,正在为她梳妆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女子,云鬓花里,娇艳无双,一颦一笑,皆胜繁花缀放,又如千华盛开。

    小丫鬟看她的模样看痴了,轻轻的说了句:“姑娘不愧为青州第一美人,女子看了,都怕要沉溺其中。”

    白心一双水眸弯了弯,拿了两颗白珍珠,赏了下去:“就你嘴甜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接过,嘴里还是一连串的赌咒发誓:“奴婢说的可是真的,若有一句虚言,奴婢要天打雷劈。”

    白心不知信了没有,只是笑笑,片刻,就有人通报,大人来了。

    遣走了丫鬟,她在房内等了会儿,一身风尘的冷严男子来了。

    她从椅子上站起来,屈了屈身,请安: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男子没有看她,只瞧向屋内其他地方,问:“何物失窃?”

    白心看他如此紧张,慢慢走过去,手附在他的腰上:“多日未见,大人就丁点不想白心吗?”她说着,手指在男人后腰处绕圈儿。

    男子握住她作乱的手,拧紧眉宇:“你骗我?”

    白心无辜的望着他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男子将她甩开,力道有些大,白心吃疼,眼角浮出了泪珠,男子动容了一下,到底美色当前,他终究缓下语气:“这几日在忙,你安分些,东西看好,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白心只趴在男子胸前,云云的道;“白心,只是想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美人在怀,只怕是个男子都会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付子言本也不是君子,他顺手揽住白心的腰,手上用了些力,迫使娇俏佳人更依附于他,淡淡的说:“你乖一点,莫要让我操心。”

    白心娇笑一声,仰着头,温顺的眨眼:“大人倒是说说,白心何时不乖了?大人想如何便如何,我不是一贯都依着您吗?”

    付子言知道她说的是那档子事,捏了捏她的鼻尖:“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白心顺势咬住他的手指,眼神欲拒还迎。

    千喜坊的头牌,青州第一美人,与这青州最有权势的年轻人,怎么看,都是匹配的。

    但实则,青州城内,知晓这二人有这种关系的,不超过五个人。

    就是付子言的发妻苏氏,虽说听过些流言,但也从未得到证实。

    不过知不知晓也无所谓,苏氏那个软糯的脾气,怕知晓了,也不会闹,说不准还会主动示好,为白心赎身,给相公纳了这房小妾。

    可付子言就是要瞒着,尽管他用了些手段,令白心除了他之外,已经不再接客,但就是不愿允诺她一个身份,哪怕一个外室的名头,都不愿意给。

    白心为此,表面看来平静,心中,却是有想法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付子言在千喜坊留到晚上,离开时,上午那不悦的情绪,终于得到舒展。

    白心目送他走远后,没有回房,反而绕到了前厅,堂而皇之的从大堂走过。

    因刚得过一身滋润,如今的她,比之平日,更显媚骨千艳,引得大厅的客人纷纷叹手,一个个的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瞧见众人的丑态,白心心里总算舒服了些,不禁走得也更慢了些。

    最后是老鸨将她拉走的,出了大堂就责骂:“你这是做什么?明知大人不喜你抛头露面,不是刚送他离开吗,这么快就坐不住了?”

    白心抚了抚自己的鬓角,哼了一声,眉眼轻挑:“他在意我吗?反正我瞧不出。”

    老鸨看出了意思,问:“又提赎身的事了?他还是不肯?”

    白心咬咬牙,没有回答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