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997章 我总觉得你,有些不对劲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金鹰团队北京pk10计划爱资料4946cc至尊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997章 我总觉得你,有些不对劲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老鸨也很是疑惑,她开的价钱绝对不高,白心可是千喜坊的大红人,两千万两这个价钱要是说出去,不知道多少富家公子捧着黄金,排队排到护城河去。

    可付家那位大人,也不是个缺钱的,就偏偏不肯.

    要说起来,他给白心的赏赐,加起来也有一千多万两了,怎么就不肯替白心赎身呢?

    “还是估计家里那位吧,毕竟那位,可是他母亲的亲侄女,他又惯是个名声好在外的。”

    白心蹙蹙眉:“他家那位,我是打听过,上个月在庵堂还偶遇过一次,是个温润的人,我不信她会不同意,说来说去,还是他自个儿不愿意,我就弄不懂他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鸨也弄不懂,但她不敢得罪付家,因此也只能叮嘱自己的女儿:“你乖乖的,别出去转悠,今个儿你也忙了一日,快回房去吧。”

    白心没有法子,抱怨了一通后,心里舒服了些,“嗯”了一声,往自己房间走。

    走了一半,又听老鸨唤她:“听说今晨你发现屋子遭窃了?”

    白心滞了一下,回头道:“看错了,没掉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鸨道:“小心一些,将你的贵重物品存去钱庄的好,咱们这儿,来来往往的人多,有人顺手牵羊,你也找不到贼。”

    白心含糊的应了声,加快了步伐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白心将门反锁,就走到梳妆台前,确定周围没有人,她倾身到台子后面,翻开一个小小的锁扣,将整面镜子,卸了下来,镜子后面,是个不大的扁形空间,里头,放了许多银票,以及两枚玉佩,如今,玉佩少了一枚,银票倒是都在。

    玉佩,是付子言送给她的,说是稀有的美玉,世上难求。

    她一直格外珍藏,今晨起来,发现镜面有被打开的痕迹,查探后,果然发现,遭窃了。

    她命人去找付子言时,本是打算如实相告,只是中途,又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她隐约觉得,付子言对那枚玉佩格外在意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未觉得不妥,只以为付子言在意玉佩,是不舍得送她,直到他来送给她第二枚,其后每次来,他都会亲自确认两枚玉佩的完好才肯罢休,其上心程度,比对她更在意。

    今日遭窃的就是那第二枚,比之第一枚,无论色泽还是雕刻都更好看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,她不敢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心里也不知在担心什么,就是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索性,付子言今个儿心情似乎不好,她软语温存一番,他也没有闲心查看玉佩。

    否则,这谎也兜不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白心不懂,那玉佩若如此稀有,付子言又怎会送了一枚又一枚,若真这么舍得,给她了,又何必次次确认?

    就好像,好像只是暂时放在她这儿似的。

    柳叶般的细眉拧了拧,想不通这些,她索性也不想了,玉佩是找不到了,但为防下次付子言来发现,趁着这几日功夫,她需得找一枚差不多的,好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心里有了计较,她也没顾得上休息,谴了贴身婢女来,耳语交代起来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刻,青州城郊客栈内。

    星义听着手下人的禀报,眉头狠狠的蹙在一起:“还没找到?当真找仔细了?”

    手下人点头:“可以确定姚广去京前,是在青州呆过,城里的富贵客栈有他的住客登记,也找到了线索,证实那人在青州歇脚的三日,与付家大少爷付子言,有过两次相见。只是这十日下来,付家也好,付子言的别院也好,都找遍了,的确什么都没找到,且昨夜有同伴夜潜时还露了马脚,幸亏付子言这两日诸事烦杂,心不在焉,未发现不妥,否则,怕更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星义抿着唇叮嘱:“万事小心,主子吩咐,不可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手下人应了,又提到:“今日付子言去了流连巷。”

    星义一愣:“烟花巷?”

    手下人点头:“付子言的别院,外室都查了,毫无所获,有否可能,他有女人在烟花之地,那东西,放在了那儿?”

    “细查过了吗?”

    手下人摇头:“仇义负责跟踪付子言出行,此事是他上报,但他说,并未发现异样。”

    “叫仇义来。”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容貌平凡的青年,推门而进。

    他没有敲门,显然是以前就没这个习惯,进来后,也没什么礼貌,直接拉了椅子坐下,懒洋洋的道:“有话快说。”

    星义瞧见对方眼底的乌青,知晓对方怕又要找东西,又要跟踪付子言,已经几日没睡了,正烦得要命,就长话短说:“听说付子言今日去了流连巷?”

    仇义看他一眼,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“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见他的老情人。”仇义说着,就换了个坐姿,将身子放松:“千喜坊的头牌,瞒得倒是紧,不见这一面,怕是还不知道有这么号人。”

    星义道:“那今日便查千喜坊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你说。”仇人道:“吩咐下去了,子时行动。”

    星义点头,看仇义半眯着眼睛,随时都要睡过去似的,就劝道:“不管能否找到,明晨回来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仇义从椅子上站起来,一边往外走,一边挥挥手,示意知道了。

    星义又把他叫住,问:“这次从辽州过来,路上当真没发生什么?我总觉得你,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仇义站住脚,回头看他:“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就是感觉不对。”星义抬步,慢慢走到这人眼前,盯着对方的眉眼瞧了又瞧,突然问:“还记得你我第一次相见的情景吗?”

    仇义沉默的看着他,一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星义挑眉:“不记得了?还以为你会印象深刻,毕竟当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尿床了。”

    仇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仇义:“别试探我,我还没试探你呢,在京都呆了一阵,你也变了不少,那金姑娘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星义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仇义道:“别忘了,干我们这行的,有今天没明天,家室,都是拖累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笑了。”星义笑了起来:“我如何也不会找个嫁过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你今日说的。”仇义回了一句,离开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