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28章 没有谁是特殊的,别急着喊冤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免费资料开奖结果2018新版跑狗图109期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28章 没有谁是特殊的,别急着喊冤

    柳蔚头疼的离开牢房。

    容棱在外面等她,看到她时,就瞧她正在捏眉心。

    担心是因为牢里环境差,让她身子闷着了,容棱上前,拿下她的手,亲自给她揉。

    柳蔚闭着眼睛任他揉捏,问:“你不是回驿馆了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去了。”容棱又问她:“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柳蔚摆摆手说没事,想了一下,又问:“付子辰呢。”

    今日一上午,还没见着付子辰。

    容棱面色微沉,声音突然冷了一个调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柳蔚瞥他一眼,笑了,解释:“我是问他案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手放下,语气依旧凉凉的:“案子不急,你不舒服,先回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不打紧,没那么严重,就是一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大人,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话还未说完,远远的,一个衙役跑过来,气喘吁吁的对着柳蔚道:“外头有人报官,说又死了人,司马大人让小的来请柳大人,请大人速速前往大堂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是青州府的人,尽管她答应司马西,帮他破木家三兄弟的案,但那也只是针对那一桩案子。

    其他地方出了人命案,跟她有何关系?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柳蔚没急着动,皱着眉问。

    衙役看看柳蔚,又看看旁边的三王爷,紧张的道:“流连巷千喜坊门外今晨发现两具尸体,经检查,二人均为一点红的挂牌姑娘,一个叫绿焉,一个叫红妆,因昨日咱们大刀阔斧的去了一趟流连巷,又在千喜坊后院找到可疑人物,因此,今个儿这两具尸体,府尹大人不敢做主,特请柳大人前去看看,确定是否与昨日之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千喜坊、一点红,一个背后的人是付子言,一个背后的人是付鸿晤,如今又死了两个人……

    柳蔚迅速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也正看着她,两人四目相对,都知道此事怕与昨日之事,当真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先去看看。”容棱说道。

    柳蔚“嗯”了声,让衙役前头带路。

    因为正经报案,尸体被直接抬到了前堂,报案人是千喜坊老鸨,正跪在堂下,一五一十将发现尸体的过程全数交代。

    柳蔚去的时候,司马西还在审。

    见到柳蔚来,司马西稍稍示意一番,让她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走到堂下,居高临下的看着老鸨,将老鸨打量一圈,问:“是你发现的尸体?”

    老鸨抬头看了柳蔚一眼,似乎认出了此人就是昨日对出白心对联的男子,又紧忙低头,道:“回大人,是楼子里的小丫头发现的,小丫头要起早出去买菜,去的时候从后门走的,回来走的正门,这才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大概是什么时辰。”

    老鸨说:“是已时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了挑眉:“这么迟?按你所言,尸体就在街口,这么大两个人躺在地上,一直,就没其他人发现?”

    老鸨干笑一声:“大人说笑了,咱们流连巷与外面别的街,不太一样,咱们这整条街,都是声色之处,别说这一条街,就是前头连着的两条街,这一大清早,也必然是人迹罕至的……下午,客人倒是会上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又去看旁边摆着的两个架子,将白布掀开,便看到了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两人是姑娘,有耳洞,还涂了胭脂,但穿的却是男装。

    两人死得并不难看,除了脸色白一些,嘴唇青一些,就像睡着似的,尸体没有表面外伤,不打眼的人,若非摸过呼吸,必不会认为这二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一点红的人?”柳蔚看向老鸨:“你认得?”

    老鸨指了指左边的女尸:“这个叫绿焉。”又指指右边的:“这个叫红妆,绿焉是一点红的迎门,来来往往经常能见着,没交情,但也熟脸,至于这个红妆,以前不认得,最近倒是有些热头,好像听说是一点红的红老板身边得利的,一点红的许多杂事,都是她学着处理,听说红老板是看她心细也规矩,想将她养成管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她一点红想养什么人当管事,你一个别的楼子的,倒是记得清楚?”

    老鸨怕柳蔚误会,赶紧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咱们这整条街都是楼子,多少肯定都有来往,当然,最多的来往还是哪家的姑娘被别家挖走了,或是谁家的姑娘抢了别家的熟客,就七八天前,我们千喜坊一个姑娘有个老客人,就被一点红给拉走了,我们家姑娘脾气大,不懂规矩,竟是背着我给找上门去了,一点红派了人出来谈,就是这红妆姑娘,因此,哪怕过了许多天,民妇还是,还是认得红妆姑娘的脸。”

    柳蔚捏着红妆的手,在手上仔细观察,嘴里继续问老鸨:“这么说,你们千喜坊,还与一点红有旧怨?”

    老鸨慌了一下:“这,这怎能算旧怨,大人明鉴,此事说开了也就是一场误会,不过是两个姑娘争风吃醋罢了,怎么也说不上是两个楼子间的过节,况且之后,一点红的红老板还亲自出面来过一次千喜坊,此事早已了结,又怎么会过了这么多天,咱们万万是没可能又旧事重提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看老鸨说的急急忙忙的,眼底神色的确不是撒谎,摆摆手,让她闭嘴。

    老鸨不敢多话,老实闭嘴。

    人始终在她家店外头发现的,她怕被牵连上身,更怕影响千喜坊的生意,因此始终规规矩矩,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柳蔚检查了红妆的手,脖子,没有发现致命伤,倒是在绿焉的脖子处,发现了明显绳索勒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摸了摸那发红的部位,柳蔚拍了拍手,起身吩咐:“把尸体送去后面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挥了挥手,示意衙役去办。

    四个衙役走过来,拉着架子把人抬走。

    柳蔚又看了眼老鸨:“你是报案人,但尸体既然是在千喜坊门外发现,那你们整个千喜坊的人,也都算有嫌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,大人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们都是老老实实的老百姓,又都是一群女子,哪里干得出杀人害命之事,您这么说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打断老鸨的解释:“凶手没抓到前,所有人都是嫌疑人,不止你们,整条流连巷,所有与她们有关系,有接触的人,都是嫌疑人,没有谁是特殊的,别急着喊冤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