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31章 孕傻的毛病越来越严重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财富国库13780即时开彩2015年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31章 孕傻的毛病越来越严重

    容棱听小孩儿说的头头是道,不禁与他探讨起来:“按你所言,对畏蛇有所了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乡民啊。”纪冰知道他要问什么,打断道:“方才我便说了,普通的乡野村民,都知如何捕蛇。”

    容棱明白了,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脑袋。

    纪冰怔了一下,忙闪身躲开,不习惯被人这么亲近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在意,将手收回,问:“蛇胆可否卖予我?”

    纪冰说:“你要便拿去,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只是进入北方,这边的药房不好买,我在路经南方时收了一颗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容棱捕捉到一点:“青州药房买不到?”

    纪冰道:“从过了两江,便买不到了。”想了想又说:“那凶手或许也是知道北方人很难想到畏蛇毒,才特地用的这个杀人。”

    与普通小孩相比,纪冰绝对是容棱见过,最有逻辑性,思想最成熟的小孩,会举一反三,会触类旁通,甚至能给出自己的思考和总结,倒是不愧他在岭州的赫赫大名。

    天才制毒师?

    或许当真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驿馆内,柳蔚还在书的海洋遨游。

    她心里总是有那么点想法,从看到血管上的灰色,心里就有个东西呼之欲出,可话到喉咙,就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磨磨蹭蹭的感觉,弄得她很不舒服,因此,她翻书的时候,手劲变得很大。

    李茵趴在门缝边偷窥心上人,见心上人焦躁,她特别心疼,亲手泡了壶上好的龙井,怯怯的送进去。

    听到外人的脚步声,柳蔚立刻抬头,看到是李茵,又垂下了眼睛。

    李茵看他没撵自己,一脸振奋,将茶放到对方手边,小心翼翼的模样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心思理她,简单询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李茵心里紧张,攥紧了手指,指了指她桌上的书,面露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在找东西。”柳蔚说,心里还在为容棱走了一半,甩了自己的事儿发闷,原以为是两人回来一起找,结果不知道中途容棱跑哪儿去了,等她上了马车,已经没瞧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心里不痛快,一个人找起来又慢,她这会儿正心烦。

    李茵打断柳蔚的翻找,抓了一本书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她:“你要帮我找?”

    李茵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有人帮忙必然是会快一些的。

    柳蔚思忖着,就道:“那烦请李小姐替在下看看,此书内,可有记载一种会令人血脉变色的毒物。”

    李茵开心的应下,搬着凳子,坐到柳蔚身边,坐下后,嫌隔得有点远,又不着痕迹的往心上人那边靠。

    柳蔚没注意到李茵的小动作,她全神贯注,在翻书。

    终于,半个时辰后,费了九牛二五之力,柳蔚在其中一册叫《万蛇录》的书中,找到了一种叫畏蛇的蛇。

    “畏蛇。”柳蔚拍拍自己的脑袋:“我怎么忘了,畏蛇啊。”

    李茵看他找到了,也为他高兴,但还是急忙拉住他的手,然后摆摆手,示意说,高兴也别打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柳蔚将手抽出来,对李茵道谢:“劳烦李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李茵脑袋轻轻摇,表示不辛苦,心里则甜滋滋的,面露娇羞。

    找到了畏蛇,其他记忆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当柳蔚又回到衙门时,她直接找上了司马西。

    司马西已经从流连巷回来了,正在书房与容棱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容棱竟然在这儿,一脸不乐意,但还是耐着性子跟司马西说:“关于那两具女尸,凶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大人回来了。”看到柳蔚,司马西自然而然的说:“凶手已经带回来了,您是要现在审,还是稍后审?”

    柳蔚讶然:“凶手,带回来了?”

    司马西看她似乎不知道,愣了一下,看向三王爷。

    容棱走到柳蔚面前,将风尘仆仆的她拉到椅子上坐下,又给她倒了杯水,才说:“凶手是我让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捧着那杯水,望着他:“你知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“千喜坊老鸨。”

    柳蔚瞬间瞪圆了眼睛:“你为何知晓?”

    容棱将一个小盒子拿过来,在她眼前打开。

    里头,一颗黑黑灰灰的蛇胆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畏蛇胆?”柳蔚立刻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却被容棱“啪”的一下关上盒子,放到远处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“有毒。”容棱面色严肃:“不可碰。”

    柳蔚“啧”了一声,又皱起眉:“你怎知是畏蛇毒?又怎知是蛇胆?”

    容棱说出一个名字:“纪冰。”

    “纪冰?”柳蔚僵了一下,继而音调都变了:“你好好的去找他做什么?可让纪奉瞧见了?”

    容棱顿了一下,看柳蔚的表情怪异:“你未看见他?”

    柳蔚左右看看:“在哪里看见?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没说话了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咂咂嘴:“既你已知晓是畏蛇毒,怎也不让人通知我一声,害我巴巴的找,你明知道……”明知道自打怀孕之后,她孕傻的毛病就越来越严重,拿这次来说,若是无人提醒,她靠自己,一辈子也不会想起那就在嘴边的“畏蛇”。

    容棱看到她眼底的委屈,上前拉住了她的手,无声安抚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被他这小恩小惠收买,抽回自己的手,仰首问司马西:“人呢?”

    司马西忙从惊呆中回神,道:“先收在隔壁房内,柳大人要现在审?可需带到刑房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柳蔚说着,起身掸了掸衣摆上的褶皱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容棱拿着那畏蛇胆,走在她旁边。

    司马西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隔壁房里,老鸨正瑟瑟发抖,颤颤巍巍的在屋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门打开时,老鸨吓了一跳,等看清门外来人,更是呼吸都要停了,结结巴巴的问:“诸位,诸位大人,之前不是已经询问清楚了吗?为何,为何又将民妇带回来?”

    柳蔚走在最前面,笑笑,摆摆手:“只是想到一些事还未问清,才让妈妈再回来一趟,妈妈坐。”

    老鸨紧绷的坐下,手使劲搅着衣袖。

    “妈妈很紧张?”

    老鸨干笑着道:“民妇,民妇没见过世面……大人想问什么便问吧,民妇必然知无不言,不敢有半句隐瞒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