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32章 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019福利彩票19期白姐玄机30码期期中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32章 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

    柳蔚亲自为老鸨倒了一杯茶,推过去。

    老鸨受宠若惊的接住,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“妈妈哪里人?”

    老鸨整个人都抖了一下,急忙看向柳蔚:“大人怎,怎问起这个?”

    “你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老鸨眼睛垂了垂,不住的舔着唇瓣,干硬的说:“民妇,民妇是青州人,小时候,在,在召州呆过。”

    “召州?”柳蔚问:“那儿可算是边境了,比邻着岭州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老鸨喝了口茶,尽量把话说清楚:“家父,就是觉得老家地方艰难,时有战祸,才带着家母与家里兄弟姐妹,举家搬迁到北方来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还有别的兄弟姐妹?”

    老鸨点头:“两个哥哥,两个姐姐,还有一个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现今可都还好?”

    老鸨再宽心,听到这儿也听出问题了,急忙问:“大人,究竟是怎回事,民妇的家人,与此案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柳蔚还是那句:“你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老鸨不想说了。

    柳蔚笑道:“还是妈妈想参观一下咱们青州府的审讯房?”

    老鸨脸都白了,忙回道:“民妇与家里亲人关系不好,初来青州时,父母用光了积蓄,咱们一家人在此地无以落脚,父亲是,是卖了民妇与一个姐姐,才够钱租下一套小房,所以这些年来,民妇与家里一直都,一直都不怎么来往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就是被卖到的千喜坊?”

    老鸨摇头:“当时青州府还没有流连巷,民妇是被卖到一家别地的青楼,后年纪大了,攒够了钱赎身,又辗转到了流连巷应总管事一位,才在千喜坊落根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你就买下了千喜坊?”

    老鸨没敢回答,颤颤巍巍的盯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你一个一无背景,二无底蕴的青楼女子,能年纪轻轻便攒够赎身的钱,已是不易,却出了火坑,又自愿跑到另一家青楼去做管事,最后甚至连这家青楼都能买了下来,买一家青楼,包括楼子里这么多姑娘,不知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老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抖得整个人都不会说话了:“大,大人,民妇有多少银子,与,与此案也没有关系啊,大人为何总是抓着民妇不放,民妇,民妇当真什么都不知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晓?”柳蔚倾身,抓起老鸨的手:“你衣裳袖口的纹络是什么,是召州乡野一种祭祀时撰画的树纹,若真如你所言,你幼年便离开家乡,甚至与家中父母兄弟关系不好,又怎会人到中年,还念念不忘召州当地的风俗?况且,据本官所知,这种树纹乃是驱邪避鬼所用,你若没做什么亏心事,何必怕得要把树纹绣在衣服上?”

    说着又抬起老鸨的下巴,将老鸨的耳朵露出来:“你耳垂上缀着的又是什么?不是金银,不是宝石,是一种南方乡野惯常所见的山石,叫藤石晶,你一个欢场游走的青楼老鸨,不戴珠宝戴藤石?为什么?因为你幼时便在山里长大,你熟知山里有一类蛇,全身是毒,不可轻易触碰,但老话有云,有毒的地方,必有解读之物,这藤石晶便是解畏蛇毒的东西,你碰了畏蛇胆,怕毒素残留,将耳环上缀了藤石晶,贴身佩戴,本官说的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老鸨吓得整个人都慌了:“不,不,不是,民妇不知道什么畏蛇,什么藤石晶,民妇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语气咄咄:“你千喜坊门外的两具尸体,是你杀的!当然,这应该并非你本意,从你的经历看来,你背后是有金主,你的金主能让你做千喜坊老板,自然也能将你撸下来,是他让你杀人的,对否?”

    老鸨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表情依旧冷厉严肃:“告诉本官,你背后之人是谁!他为何要杀两名无辜女子?别说是付子言,你从原来的青楼去千喜坊时,付子言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,哪来的本事资助你!”

    老鸨看来应当是第一次杀人,本身就紧张,如今不过半天,便被三言两语戳破所为,心里绝望时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老鸨是真的害怕,怕到现在一闭眼,都仿佛能见到那两人死去时的模样,她磕磕巴巴的张嘴,拼了命的道:“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啊!绿焉红妆,她们,她们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……那位主子说,说若民妇不照办,死的就是民妇,所以民妇才……大人,大人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主子是谁?”柳蔚继续问。

    老鸨拼命摇头:“大人饶命,民妇,民妇真的不能说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声,一字一句:“人是你杀的,即便你不说,这人命案子也要你背!知道杀人偿命吗?再不坦白,就是秋后问斩的事了,你自己想清楚!”

    这个老鸨跟以前遇到的一些人不同。

    有些人是为了维护他们主子可以不要命的,但这老鸨不行,她怕,她惜命,那她肯定会说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柳蔚不想等太久,也没耐心等太久。

    老鸨果然被吓得不轻,哭不说,还开始叫,嘴里求饶的话没停,还磨磨蹭蹭一直往柳蔚这边爬,想抱住柳蔚的腿。

    柳蔚后退两步,没让她抱,又逼了一会儿,却发现这老鸨死鸭子嘴硬,似乎真的怎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“先扣下去!”最后,柳蔚也只能想把人关起来。

    等将老鸨抓走了,司马西才问:“柳大人以为那背后之人会是谁?”

    柳蔚沉吟一下,琢磨着道:“必是与付家有关,这青州,最有权势,最让人不敢得罪的,唯有付家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是付家的谁。”司马西皱着眉:“付家三位老爷,还有一位老太爷,人口多,且每个都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我如今想知道的,反而是红妆绿焉究竟看到了什么,她们的死亡时间是昨夜半夜,但从脖子上的勒痕推算,被发现且遭到攻击时,大略是酉时到戌时,那个时间,千喜坊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司马西眼睛一动。

    “让人看好,多逼一逼,我不觉得她撑得过十个时辰,逼好了,最迟明日就有答案。”

    司马西应下,打算一会儿亲自过去吩咐。

    从衙门出来时,已经过了午膳时辰,柳蔚还没吃饭,容棱自然不答应,带着她去了附近的酒楼。

    柳蔚用膳的时候还在分析案情,容棱倒是一直沉默,时不时给她夹菜。

    多吃了两口,柳蔚突然问他:“此案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容棱正在盛汤,闻言随口回:“关键不是案子本身,而是背后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那你以为背后的意义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将汤放到她面前:“玉佩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认为是玉佩?”柳蔚来了精神,她也正想到这里:“我不知什么玉佩这般有魅力,所有人都想得到,所谓的地图,又是指向哪里的地图?但我认为,你需要联系一下你师父,他或许能为我们解密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