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42章 如今求神怕是也晚了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四不像生肖图71期黄大仙四不像玄机彩全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42章 如今求神怕是也晚了!

    方若竹到底没有把自个儿妹妹给教训狠了,这个妹妹他清楚,与他相似,同是生性冷淡之人,且朋友极少,也就同李茵、秦紫二人走得极近,两人中任何一人出了事,自家妹妹都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方若竹继续朝客房走着,又问:“那位柳夫人,你也认识?”

    说起那位清贵夫人,方若彤立刻回道:“在来青州的路上便与她见过了,兄长,那位夫人认得我,还认得母亲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方若竹转头看自家妹妹:“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方若彤有些犹豫,支支吾吾……

    “说!”方若竹道。

    方若彤咬唇,接着道:“她说母亲,曾与她的相公,有过,有过一段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!”方若竹语气有些重,黑眸紧眯着,眼瞳很深:“父亲母亲伉俪情深,和如琴瑟,直到母亲去世多年,父亲仍是未另娶,这已足见他老人家的心意!”

    方若彤点头:“我知这些,只是依那夫人所言,她似乎的确认识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认识母亲又如何?”方若竹音色极冷:“认识,不代表便有亲近交情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没与哥哥争,母亲去世时她还小,哥哥却已经记事,对母亲,哥哥的感情,明显要更深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收拾收拾,明日便随我回京。”方若竹道。

    方若彤眼皮蓦地一颤,她知晓哥哥这一来,她便要走,但却不知会走得这么快……

    “兄长……”她捏着手指求情:“茵儿如今的身子状况不太好,我想多陪她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若竹应着,却道:“来时阿君也同我说了,让茵儿也收拾收拾,明日一道回去。”

    方若彤诧然:“她也要回去?她,怕是不愿回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回去?留下做什么?”方若竹皱眉:“寄人篱下,与男子混住,再待着,是打算彻底不要名声了?”

    方若彤忙解释道:“茵儿出来是为了她的心上人,她的心上人还在,她定然不愿走,她是蛮横性子,就拿此次离家出走来说,正是同李家哥哥闹僵了的原因。我怕兄长强行让她回去,她一冲动,又跑了,到时候再遇到什么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方若竹有些不耐,他其实原本也没打算明日就走,既然来了青州,总要在付家面前露个脸。

    他同付子言还有些交道,倒是可以叙上一叙,可见到那位柳夫人后,他又不愿多呆了。

    那位的身份,他并不想沾惹。

    “明日就走,无须多话!”这是方若竹最后的命令,说完,便让人送方若彤回去。

    直到方若彤走远,他才仰头瞧了眼昏暗的夜色,修长的指尖捏了捏鼻梁,脑中又想起一些旧事。

    那位柳夫人,他在孩提的时候,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当时,那位柳夫人身怀六甲,在侍卫森严的柳府安胎,母亲带他前去探望时,她是睡着的,脸很白,脸颊全是未干的泪,嘴唇是裂的,整个人瘦得不像一个怀胎多月的女子。

    当年母亲似乎想将她叫醒,最后又没叫,只站在塌边云云说:“我没想到,事情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方若竹当时没听懂,但他看到母亲哭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应当是最后一面了,记得半年前在于文老夫人的寿宴上,我还同你置气,当着所有人的面,说你头上的簪子比我家下人戴的还寒酸,哪里想得到,不过数月,竟出了这么多事,我已同我相公说了,若你这孩子能生下来,他会端着方家的面子,找皇上求求情,定能保下他,就当我,同你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方若竹看到,床上的女子依旧一动未动,她似乎陷入了什么梦魔,眉头皱得很深。

    最后,母亲走了。

    方若竹跟着母亲一起走,出来后,他问母亲:“母亲为何同她道歉?”

    母亲摸着他的头,道:“我害怕是我害了她,所以同她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怎么害她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母亲蹲下身,将他轻轻搂住:“当年母亲同她置气,那会儿她刚进京,还在筹办同那个人的婚事,皇后娘娘问母亲,可愿帮她一个忙,母亲一时糊涂,便帮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若竹不解:“帮忙不是好事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母亲不知,那个忙,不止是拆散他们,还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会什么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母亲摇摇头,音色变得疲惫:“母亲也是后来才知,原来,皇后娘娘并不想让他们活……”

    方若竹并不太明白大人之间的纠葛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也没解释太多,或许是真的在害怕,母亲从那日之后,就开始每日清晨拜佛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天,他去给母亲请安,却听到母亲同父亲激烈的争吵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再求求皇上?到底孩子是无辜的!”这是母亲激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父亲语气同样非常不好;“我缘何要替柳家的人求情?你忘不了他,他都死了,你却还连他的孩子都要管,别忘了,你已经嫁给了我,我们已经有了竹儿!”

    “你蛮不讲理!”母亲声音很大:“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同你成亲后,我与他根本再未见过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去了边境,你想见而不得见罢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帮帮纪夏秋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入宫,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吗?”父亲的声音也变得极大:“为了争风吃醋,竟做一些上不得台面之事,如今求神怕是也晚了!他二人双双黄泉,有你的功劳,这孩子活不下去,也有你的功劳!”

    父亲说完这个,便甩袖离开,方若竹躲在了角落的花台后,并未同父亲碰到面。

    那是方若竹最后一次知晓那位柳夫人的事……

    那位柳夫人死了,之后,母亲还是日日拜佛念经,身子却开始不好,直到生下若彤,身体终于再撑不住,彻底卧榻不起。

    母亲最终也不知那位柳夫人的孩子是否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母亲临终前,父亲哭着在母亲床头说,说他错了,不该瞒着她,说那孩子还活着,由柳家老爷子老夫人保了下来。

    母亲那时反倒平静了,离开人世时,嘴角还有残笑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