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43章 咯吱咯吱翻着人皮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o18四不像必中生肖图2611111香港开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43章 咯吱咯吱翻着人皮

    很多年后,方若竹游学四海,曾在定州一带,见过一位面色清和,华贵雍容的夫人。

    那位夫人长了一张他想忘也忘不掉的脸。

    那时,他才知晓,母亲被骗了。

    那位柳夫人根本就没死,而她的孩子是生是死,也不需要母亲这个外人操心……

    往事已矣,方若竹当时没去见那位柳夫人,他认为,从此不识不见,不来不往,便是最好的结局。

    原以为那些旧事随着时光荏苒,再也不会被翻出来,可今日……

    青州之行,巧合的重逢,谁也没能料到的相遇。

    今个儿再遇见那位夫人,方若竹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那位夫人并不认得他,待他说出自己身份时,他以为到底是故人之子,那位夫人多少会有一些唏嘘。

    不想,那位夫人却风轻云淡的很,似是什么都不惧怕……

    方若竹气了,并不爱在口头上与人争执的他,头一回,与一个长辈就这么辩了起来。

    幼稚的拌嘴,并未为他纾解半分心郁。

    这时候,难免就想起了秦徘,若是他在,自己哪里会显得那么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停尸间里。

    柳蔚要和母亲说些私房话,没让容棱跟着。

    狭小的屋子黑漆漆的,点了三盏蜡烛,视野终于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柳蔚一边给木天的尸体拆线,一边对身畔的母亲道:“方若竹是为方若彤而来,方才听司马大人说,他应当也留不了两日,母亲这两日便莫要来衙门,免了与某些人接触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并不太喜欢在这种地方聊天,看了眼一手血的女儿,和血糊糊的尸体,稍稍往门口处挪了挪,才道:“原是有事要与你说,未曾想会遇到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母亲要同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枚玉佩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怔,直起腰来,转头直勾勾的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纪夏秋叹了一口气:“其实早就想与你说了,但你这阵子很忙,早出晚归,总是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背过身,继续拆尸体:“母亲想说什么玉佩?”

    “并非什么要紧的东西,但有位友人,前阵子带来给我看了看,我认出是纪家的东西,却并不当回事,直到你昨日让人带话给我,说纪奉就在衙门,还问我,可能允陌以同他见面,我想到那玉佩,昨夜便想与你细说,你却迟迟未归。”说到这里,纪夏秋顿了顿:“纪奉轻易不会离开定州,他来这里,应当,就是为了那枚玉佩,所以,我想你同他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柳蔚回身问。

    纪夏秋点头,解释:“我不太想再见纪家人,当然,若你也不想,便无须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柳蔚随口再问:“母亲要我同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问清他的来意。”纪夏秋道:“若真是为了那玉佩,你便同他说,那玉佩已被宫里的人拿走了,让他莫要找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终于把木天的尸体剥成了两半,一边透过不太明亮的烛光检查伤口,一边问:“那若纪奉还要继续找,且还要去京都找呢?”

    纪夏秋摇头:“他不会去京都,姓纪的,没人敢去京都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到了什么,没做声了,寂静的屋子里,一时只有她的手,“咯吱咯吱”混着血液,翻着人皮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柳蔚才说:“我明日与他说吧,母亲放心,我会让他打消再找玉佩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欣慰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时候也不早了,我让人先送母亲回去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没应,反而问道:“陌以呢?”

    柳蔚僵了一下,咳嗽:“陌以吵着要帮我的忙,我看他成日在驿馆呆着也是无趣,便让他跟我多走动走动,这不案子抓到几个嫌犯,我让陌以跟着几个衙役去牢里学着怎么审讯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皱眉:“他会给你添麻烦吧?”

    柳蔚心想,添的麻烦可真是不少,嘴里却道:“他很聪明,也勤快,能帮我许多忙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还是不放心:“你莫要惯着他,他若胡闹,你尽管打骂,或是同我说,我来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干笑:“好,母亲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怕母亲再问陌以,索性擦了擦手,再去仔细清洗,接着亲自送母亲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拐角小院儿时,正好看到容棱与司马西往这边走,柳蔚便托司马西送母亲回去。

    等两人离开,柳蔚将母亲方才的话,告诉了容棱:“母亲看来与那玉佩的确有关系,母亲既然开了这个口,这玉佩,咱们就得给母亲保住,对了,那带走玉佩的人是谁?需要派人保护他吗?别走到半路让人把玉佩偷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抬眸看她,道:“是岳单笙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滞:“是他?”而后点头:“他手段诡谲,头脑灵活,玉佩在他那儿,应当无事。”

    容棱握着柳蔚手的力道加重了些,眯起眼眸:“手段诡谲,头脑灵活?”

    柳蔚疑惑: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容棱将她手放开,问:“我呢?”

    柳蔚更疑惑了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脸色冰冷:“以前这两句,是你夸我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两条胳膊挽住男人的脖子,踮起脚尖,吻住他的唇,在他唇上碾磨啃咬了一会儿,才说:“你,是任何我所见过的其他男子都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神黯了下,搂她的腰,小心翼翼,想要把她抱得很紧,却又不敢把她抱得很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马西亲自把纪夏秋送到衙门大门口,外头,蓝顶白帘的马车,已是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纪夏秋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里红姐儿也在,接着马车便行驶起来,一路温温吞吞。

    可在拐了两个街角后,马车突然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风叔?”红姐儿疑惑的唤了声,随手撩开车帘。

    却看到外头,车道的正中间,一位身姿清瘦,面容清隽的男子,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红姐儿皱起眉。

    纪夏秋稍稍倾身,从微翻的车帘缝隙,看清了车外之人是谁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两个时辰前还与她在衙门里针锋相对的那个方家小孩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