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48章 时机一到,她要为柳桓报仇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6年六会彩开奖结果记录白姐txt免费下载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48章 时机一到,她要为柳桓报仇!

    待马车走得稳了以后,方若彤和李茵二人互相看着对方,面面相觑,神色莫测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前头官车旁的侍卫,瞧着时辰差不多了,主动撩开车帘,准备拿出里头主子吃完的烤鱼盘子,再去换盘新的。

    可他伸手去端时,却感觉分量不对,定睛一看,才发现那盘子里竟然还有好多鱼。

    仔细数数,与他一个时辰前送进去的条数一模一样,也就是说,这一个时辰,主子竟然一条鱼都没吃?

    侍卫吓着了,主子没吃鱼!

    主子,是不是病了?

    方若竹云淡风轻的撇过去一眼,瞧着那侍卫,问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侍卫赶紧收手,急急忙忙的告罪,小心翼翼的放下车帘。

    方若竹收回视线,垂了垂头,眼睛看着手心上搁着的一枚扳指,扳指上,一个小小的“昭”字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摸着那小字的纹络,方若竹又撩开车帘。

    官车两边,二十个侍卫,骑着高头大马,将他保护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可他清楚的知道,这二十个人里头,他还认识的,或许,就只有刚才撩开车帘的那一个了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都被掉包了,就在这从青州城到郊外的几个时辰里,人,一个一个的少,又一个一个的多回来。

    到如今,他已无人可用,四面楚歌了。

    手里的扳指铬得他难受,将那扳指套在手上,方若竹扬声,对外头的人道:“本官要吃鸽子,打两只鸽子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声音有些大,后面马车里的李茵与方若彤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李茵不解的看着方若彤。

    方若彤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是信鸽,估计,我兄长也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权王将养蛇人的消息带回来时,已经是第三日的清晨了。

    他知晓柳蔚容棱都在驿馆,便直接来到驿馆,喝了口水,就直奔主题:“人最后出现的地方,是西城门前的上元客栈,住宿了一日,听小二说,第二日一早出的门,后再未回来,那间房间还没有新客入住,本王给定了下来,你们何时去看?”

    权王说完,就看向对面两人,却发现两人都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,不禁皱眉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刚说完,就听二楼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权王下意识抬头看去,就见纪夏秋正从房间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楼下的他们,纪夏秋表情也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权王起身,冲着纪夏秋问:“今日起得这般早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完,他才反应过来,柳蔚和容棱也起的挺早的,现在才辰时,他来的时候没注意,现在回想起来,这些人平时不都是不到已时不露面吗?

    纪夏秋没说话,只是目带忧伤的看着柳蔚,慢慢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脸色绷着,容棱怕她难受,立即抓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红姐儿从后面跟下来,手里拿着一个包袱,看到下头的人,没说什么,匆匆把包袱拿出驿馆,去侧院帮风叔装车。

    风叔因为张雨张同之事还未解决,跟纪夏秋告了假,想在青州多呆一阵,因此,这次护送纪夏秋回定州的是容棱派出的人,不过风叔也不放心,一大早就在装箱行李,唯怕遗漏了什么坊主路途上要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权王看到这儿,怎会看不出气氛诡异,他咳了一声,不自在的问:“这都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容棱突然起身,权王下意识地看向侄子。

    但容棱没理权王,他走到纪夏秋面前,递了一个小包裹:“您身子不好,这些药要定时吃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接过,眼睛却看着柳蔚:“难怪,这几日你房里总有药材味散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包裹的药,都是这三日赶制出来的,制药之人,必然也辛苦极了。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眼睛还转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纪夏秋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容棱安慰道:“她嘴硬心软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明白,若不是嘴硬心软,也不能闹着脾气时,还给母亲做药。

    纪夏秋走过去,走到柳蔚跟前,突然弯腰,将坐着的女儿轻轻搂住。

    自出生起,便未相处过的母女,好不容易久别重逢,却没料到分别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柳蔚不高兴,因为她觉得母亲没必要这么急着走。

    纪夏秋却有必须走的理由,但没法跟柳蔚详细做出解释。

    这样静静的搂了片刻后,红姐儿回来了,想说马车已经备好了,但看着坊主这么难过,又没开口。

    权王这会儿回过味来了:“你要走?”他问的是纪夏秋,语气很震惊:“你一个人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陌以同我一道走。”纪夏秋说着,轻轻放开柳蔚,又对权王道:“你是长辈,这两个孩子,你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权王看了眼容棱,又看了眼柳蔚,心里不觉得这两人有需要他照顾的时候,但他还是拉了纪夏秋到一边,追问:“你要带着陌以回定州?好好的回去做什么,你都找回女儿了,将来不同她一起过?”

    纪夏秋稍稍挣开自己的手,叹了口气:“有些事要料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值得你这样。”权王以前就派人盯着纪夏秋,哪里会不知道,她虽开了一间八秀坊,但一年到头,大多数时间却都在丰州。

    陌以在丰州养病,母亲心疼儿子,多数时候都围着儿子转,但现在儿子就在身边,女儿也在身边,做母亲的,还回定州做什么?

    纪夏秋不好解释,更不能明明白白的说,当知晓了皇后的打算后,时机一到,她要为柳桓报仇!

    倘若她这么说了,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柳蔚,第二个就是容煌。

    皇后与她的恩怨不是一朝一夕铸成,以前没有找到女儿,儿子身子又不好,她一忍再忍,龟缩苟延,在黑暗里东躲西藏!

    但现在,皇后已经找上门了!

    儿子女儿也都大了,她还有什么可顾忌的?又还有什么理由,不为当年之事讨一个公道?

    柳桓之死,是她一生的心结,这个结,她要自己打开,亲手打开,任何人的帮忙,都没用!

    没有说太多,纪夏秋又叮嘱了权王两句后,拿着那一包裹的药,朝驿馆外走去。

    权王还想说什么,追到门口,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此时,柳陌以也坐着马车过来了,他是今日早晨才从牢里被放出来的,他的罚写还没写完,但来接他的人说,不用写了,催着他洗漱完毕后,就把他往马车上推。

    下了马车,柳陌以还有点懵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