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50章 柳蔚容棱亲自过来,总不会一无所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应届生进创业公司cctv几播报双色球开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50章 柳蔚容棱亲自过来,总不会一无所获

    掌柜一走,权王就拉着柳蔚到墙角,指着角落一点明显的痕迹道:“这,可是上次船舱发现的蛇类粪便?”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个,权王才笃定养蛇人定在这里住过。

    柳蔚却挥开权王的手,环视屋内一圈,压低了声音道:“这间房,至少一个月无人住过了。”

    权王一愣,容棱也皱起眉。

    柳蔚走到桌前,伸手摸了摸桌面,纤尘不染,再看杯子,也干干净净,可桌子的绸布垫子上,却有明显灰尘。

    窗台边有水渍,水渍在底部。

    推开窗户,窗台上有明显的干湿分界,柳蔚指着那个分界说:“这窗户至少一个月没开过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走到床榻前,盯着那被褥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权王上前,掀开被褥一角摸了摸:“是新换的被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没人睡过。”柳蔚说着,用脚推开塌边的脚蹬:“客栈都备有屐鞋,用于客人夜间起夜所用,床被是换过,脚蹬也擦过,但放在脚蹬底下的屐鞋,却已经起了灰。”

    权王仍旧皱眉,说:“或许那养蛇人并不起夜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起夜不起夜的问题。”柳蔚道:“客栈小二要拿赏钱,将客人送进房,铺床时,便会自觉将屐鞋从脚蹬底下拿出来,给客人摆好,小二若发现屐鞋蒙灰,又怎会不给客人换双干净的?”

    权王却不明白:“那么,那蛇的粪便也是故意放在那儿的?掌柜撒谎,为何?”

    “还能为何,这里可是青州。”

    这青州城能一手遮天的,还能有谁!

    “南城门。”容棱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闻言,柳蔚点头:“西城门是个套儿,南城门才有东西。”说着,她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容棱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权王又打量了房间一圈儿,才不甘不愿的跟上。

    下了楼,柳蔚很和煦,对掌柜的道:“的确发现了些东西,叨扰掌柜的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笑呵呵的:“能帮着大人们,便是小的的福气,三位可还有什么要看要问的,小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了下,问:“可否借掌柜的白纸一张?”

    掌柜的赶紧拿了一摞宣纸过来,给铺好,还备了笔墨。

    “有炭条吗?”

    掌柜的不太明白:“炭……条?”

    “就是炉子里用剩的炭块儿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虽然不知这位要做什么,但还是吩咐小二去后厨拿了一些。

    柳蔚挑了一块不大的炭,在宣纸上试了试手,问:“掌柜的可能详细说说那人的五官特征,比如,那人的眼睛是大是小,眼尾是上挑还是下垂,眼头是向下还是平行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按照自己的说法,一步一步引导,掌柜的一开始还能结结巴巴的回答上来,后面就只剩满头大汗,眼看着这位清隽的大人用炭块儿在宣纸上竟真的按照他的所述,画出了一个宛若真人的人形,他彻底胆寒了,捏着袖子,整个人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柳蔚像没看出掌柜的不妥,越问越细致,等到一幅肖像画完,掌柜的已满脸通红,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?”柳蔚将宣纸抖了抖,把多余的炭粉抖掉,问。

    掌柜的咬紧牙关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多谢了,告辞!”柳蔚说着,将宣纸叠好,往外头走。

    等走远后,权王问她:“你明知掌柜在说谎,还画这画像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掌柜能迷惑我们,我们便不能迷惑他了?王爷派人盯着吧,这掌柜的被吓了一大跳,又担心画像的问题,指定是要同他主子交代的,到时候便看看,让他故布疑阵的幕后黑手,到底是不是付鸿晤。”

    因为想快些知道结果,柳蔚索性在隔壁街的茶楼坐着等。

    容棱中途出去过几次,像是与他的暗卫交代什么,柳蔚没去听,但也能猜到,多半还是与付家有关。

    等了一个时辰,权王也带着星义过来。

    星义禀报,说那掌柜的,后来去了布政司衙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柳蔚与容棱来到南城门附近这间茶楼。

    为避免被付鸿晤发现,他们选的一楼靠楼梯的位置,那个位置有遮蔽效果,从大门进来,视线正好会被宽大楼梯挡住,看不到楼梯后面的桌椅。

    小二来问了茶,柳蔚随口点了两样,看了看天色,测算付鸿晤抵达还需要多久。

    “附近的人都安排好了?”柳蔚问容棱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确定西城门的客栈是幌子,那付鸿晤每日到南城门来,便的确有些可疑。

    前几日权王无功而返,今日柳蔚容棱亲自带人过来,总不会还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容棱说着,又问小二拿了几样点心,让柳蔚多吃些。

    柳蔚夹了一块送进嘴里,边吃边盯着大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辰时了,上晚话的说书先生都来了,正在一楼立堂上整理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外头天灰蒙蒙的,天地间,仿佛随时都要陷入黑暗一般。

    说书先生把东西张罗好时,许多在家用过晚膳的大人,也牵着小孩前来茶楼门口添坐。

    古时晚间娱乐少,正经人家的老百姓大多用了晚膳没事做,便会来附近的茶楼听说书,听上一个时辰,回家正好休息,时辰卡算得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上回书说到,那西厢的王家小姐,并不知晓自个儿的相公成了当朝驸马,满心的还候着相公高中回乡,甚至托人送往京都的信里,都没提过自个儿已有身孕的消息,惟怕反倒害相公分心担忧……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的音量不大,但周遭人却安静,柳蔚本不愿倾听,却入了耳朵,她偏首看去,正好看到说书先生将惊堂木往前桌上一磕,对着前方一指。

    “又说那京里的曹秀才,自谢师宴下来,便由恩师指点,在翰林院谋了个一官半职,又因公主的一见倾心,时时借进宫之便,与公主互通书信,那满嘴的油腔滑调,将养在深宫,从未见识人世险恶的公主,逗得甚是开怀,更是对那曹秀才一心一意,非君不嫁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正听到这段,身畔容棱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她偏了偏眸,果然瞧见大门外,付鸿晤在一个年轻小厮的伴伺下,进了茶楼,直上二楼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