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51章 窥破!怎么个闹鬼法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特肖图网址正版2018开奖结果记录完整版j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51章 窥破!怎么个闹鬼法?

    从柳蔚的角度,能看到付鸿晤跟小二说了两句话,像是点了一种茶,一种糕点之类的。

    小二应了声,便退下,付鸿晤转而从小厮那儿拿来一本书,对着窗外,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对着窗户坐,那便有可能,街上有人与他互通信息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棱一眼,容棱对她点点头,显然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说书先生的声音,又响了起来:“公主不知曹秀才有妻,只当他是谦谦君子,爱慕之至,更是亲自求到皇上那儿,挑明了说,要在今月十六前,就嫁给曹秀才,皇上疼爱公主,又觉着那曹秀才也算一表人才,心有鸿鹄,就允了,这下可热闹了,公主大婚,要准备的事儿可多了,上千匹的丝绸,上万只的牛羊,什么,看官您问牛羊拿来做什么?那能做什么?还能是吃吗?自然是祭奠用的,圣祖在上,皇家有喜,那可是普天同庆,天下大赦的好事儿,不说本家祖师,道家祖爷,佛家圣仙,光是城隍庙里的普通神明,那也得是金冠加身,礼祭丰厚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冠加身,礼祭丰厚?”柳蔚听着这最后八个字,猛地一抬头。

    容棱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而二楼,此时付鸿晤还在专心致志的看他的书,那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,像是真的在这喧嚣环境,能看得多入迷似的。

    柳蔚拉住容棱的袖子。

    容棱回道:“说书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音色有些冷:“城隍神里的不是真神,是各代名臣英雄的化身,既非真仙,哪里有金冠加身的资格,这分明是个暗示,暗示本月十六时,城隍庙内,有人要找付大老爷要东西,至于要什么,逃不开的就是金子,其次那个礼是什么礼,就得再听听。”

    没有想到,权王守了几日的接头人,原来就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付鸿晤也够机灵的,故意对着窗口坐,让人以为他要等的人会从窗外过,给他传递信息。

    却不想,声东击西,将真正传达信息者遮掩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柳蔚容棱继续听那说书先生讲话:“王家小姐在家等啊等,等啊等,等不到相公的回信,却等到同乡的急报,说那曹秀才已经成了驸马,不日就要与公主完婚,王家小姐身子本就不好,这一急之下,竟生了场大病,躺在床上再是起不来,期间那远出经商的表哥回来一趟,给她带来千年人参,万年灵芝,什么好吃好用的,尽管熬制,将她那病恹恹的身子,活生生给栽培了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参灵芝。”柳蔚说着,又看了二楼一眼。

    果然看到,那本还镇定的付鸿晤,突然将手里的书搁了一下,抬手去端前面的茶杯。

    下头的说书先生又说:“这千年人参,万年灵芝,可是稀罕之物,王家小姐的表哥,可是倾家荡产的要给他表妹治病,王家小姐好了时,肚子也彻底大了,临产之际,唯恐让表哥三番破费,无以为报,她是再不肯吃那金贵东西,可偏偏肚里的孩子不等人,稳婆说了,不吃那养气益血的上佳之物,怕是孩子生了一半就得难产,没办法,身子骨太差了,根本吃不下产子之苦……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讲到这儿,付鸿晤又把书拿了起来,像刚才一样,有条不紊的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同意了?要将灵芝人参给对方送去?

    这场书说了小半个时辰,等到歇了一阵后,那说书先生也换人了,故事也换成了另一个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棱一眼,容棱对她点点头,示意已经有人跟上了,不会让那说书先生跑远。

    同时,在换了个人后,二楼的付鸿晤也将书收了,带着小厮,慢条斯理的出茶楼。

    付鸿晤直接回了付府,那说书先生,则去了附近一个不小的三进院子。

    高墙厚院,前门后门都有两三个门童看守,甚至院口还养了狗。

    “看来就在里面了。”柳蔚站在街外,对身边的容棱道。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声,仔细的盯着院门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回去等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就有消息了,这别院毕竟这么大的产物,多的不好查,在衙门里建了数据的资料,总能立刻看到。

    柳蔚盯着房契最下头那户主的名字,看了一会儿,突然笑了一声:“寻红,不就是那一点红的老板娘?”

    容棱把房契拿过来,看了一眼后,又在另一叠文书里翻找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翻到了另外两张房契,还有一张田契,主人的名字,都是寻红。

    “三处房子都要查,还有这块田地,也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次的消息收到的晚了些,第二日晌午,才有消息。

    是容棱的暗卫来报的,说已经找到了所谓的养蛇人,就在寻红的另一处房子里。

    而那房子在城郊,附近就是寻红那块田产,最近一阵儿,在那田里做工的农工们,因为庄子里有脏东西,正在吵嚷着要涨钱的事。

    “脏东西?”

    暗卫说:“据说闹鬼。”

    柳蔚疑惑:“怎么个闹鬼法?”

    暗卫说:“有农工半夜见着有人在田里走,近了去看,又没有人,只有地里,有个人身那么大的坑洞,洞很深,却分明白日没有,夜里就有。”

    坑洞吗?

    柳蔚摸了摸下巴,转而又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面无表情的与她对视,冷酷的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不去查探,怎知到底何事,或许那坑洞就是秘密,人身子那么大的洞,里面肯定藏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容棱还是那句话,同时不放心的看了眼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柳蔚拉住他的袖子:“你和我一起去,这样可成?”

    容棱不愿柳蔚涉险,若是真遇到危险,如何是好?

    那可是巫族人,巫族人手段诡谲莫测。

    以前容棱就遇到过,他的好几个属下,被巫人在脑子里种了蛊虫,当时若非柳蔚将人开脑取虫,怕是不知又死了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柳蔚一直缠着容棱,一再保证自己会小心行事,不会冲动,最后容棱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但容棱不止找司马西调动了三十几名衙役,还将自己的所有暗卫召回,要求他们若是遇到险事,必先护住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看容棱这么谨慎小心,又有点过意不去,觉得不然还是让别人去吧?

    可换句话说,别人去,她也不放心,毕竟若那巫人真的那么厉害,她都躲不过,其他人又如何能躲过?

    最后还是决定她自己去,但从上马车,到抵达城郊这一整路,柳蔚都能感觉到容棱的严肃。

    容棱是真的谨慎,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,像个冷面煞神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