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55章 这蛇烤过,珍珠的小弟们都喜欢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分分彩计划软件哪个准彩票开奖号码查询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55章 这蛇烤过,珍珠的小弟们都喜欢吃

    那条大蟒蛇还没死,甚至,意志力还很顽强,扑腾来扑腾去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对着要下手的珍珠和咕咕说:“你们杀不死它的,这种变异蛇的构造我们都不清楚,但至少现在清楚的是,受了这么多伤,它还没到丧命的地步,有点可怕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在蛇打算逃跑时,柳蔚没有追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蛇大得恐怖又没道理,根本不知道养蛇人怎么培育它的,回去得研究研究再行事。

    珍珠听柳蔚这么说,仔细看了看蛇,然后对着咕咕叫:“桀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咕咕回它:“咕咕咕。”

    珍珠:“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咕咕:“咕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就这么大庭广众的叽叽喳喳聊了一会儿天,然后,咕咕仰起脖子,对天嘶鸣:“咕——”

    珍珠也飞到附近最高的树枝上,同样叫:“桀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它们大叫的音调刚落下时,四面八方的树影里,都传来微微的响动。

    这里是郊外,又比邻森林,众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,各大树影里,窜出来无数成群结队的鸟儿,大到有秃鹫,小到有麻雀,应有尽有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这些鸟儿像是收到什么召唤而来,在所有人,包括柳蔚都忍不住后退数步时,鸟儿们速度的包围了大蟒,对着它开始上下其口。

    鸟多就是吵,蛇的嘶声都被压得快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柳蔚被容棱护着,站的很远。大家就这么看着成百上千的鸟儿们将这条蛇逐渐分食,是的,杀不死是真的杀不死,那就吃吧,反正活着吃和死了吃,也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直到半个时辰后,鸟儿们陆陆续续的散了,就剩下最后三只胃口大的秃鹫,还不舍放弃的嘬着蛇皮,把几块蛇皮舔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珍珠过来跟柳蔚说:“桀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,这蛇烤过,身上有焦味儿,它的小弟们都喜欢吃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还有砒霜呢。”

    珍珠问:“桀桀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嗯,砒霜,一种毒药。”

    珍珠僵硬了,估计没想到会有食物中毒的危险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转头吩咐一人:“去把纪冰叫醒,就说让他做解砒霜的药,做成药粉,能融进水里那种,分量不用太多,拳头那么大一包就够了,让它一个时辰内做好。”

    那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柳蔚看珍珠担心的跟那三只还不撒口的秃鹫叫:“桀桀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三只秃鹫听了,有点懵,但还是没再吃了,咂咂嘴,乖乖的站到一边。

    柳蔚揉揉珍珠的头:“没事,砒霜用得不多,又都是放在炸弹里的,那蛇硬,光是蛇皮就炸了许久,里面嫩肉应该没事?”

    珍珠听完以后,只能忧伤的看着那三只还盯着蛇皮看,又碍于老大命令,不敢偷吃的秃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冰本就没有睡,在被通知后,就赶到之前制作硝石弹的屋子,拿着剩余的药材,制作解药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柳蔚找人要来一个大盆水。

    撒入剂量差不多的药粉,中和之后,让珍珠叫它的鸟儿朋友们都来喝点。

    那三只秃鹫动作最快,咕咚咕咚宛如牛饮,珍珠看不过去,想教育两句,却被柳蔚叫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你的嘴。”柳蔚掰着珍珠的尖隼,跟容棱说:“你看看,珍珠嘴破了没?”

    容棱伸手去摸,珍珠还气他,扭头就一啄,扎人手背上。

    柳蔚拍它的头:“不要调皮。”

    珍珠委屈的不动了,窝在柳蔚怀里任它掰来掰去。

    珍珠的嘴没有破,嘴尖摸着也不太尖,至少不扎人,柳蔚还是不明白,刚才它怎么能将那蛇一啃一个窟窿呢?

    她问:“你嘴疼吗?”

    珍珠摇头,懒洋洋:“桀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疼吗?”

    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起眉:“那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?那蛇的皮厚,你如何刺穿它的?”

    珍珠无辜的望着她,理所当然的道:“桀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没听懂,问她:“它说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心情复杂的道:“它说随便一啄就破皮了,那泥鳅个头大,但是皮脆。”

    泥鳅吗?

    不是蟒蛇吗?

    容棱也没说话了,等到那一大盆的水都被鸟儿们喝光了,珍珠老大似的下令:“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鸟儿们也跟着叽叽喳喳的叫,叫了一会儿,就一哄而散,淅淅沥沥的朝各处飞走。

    等都散了,柳蔚又看了眼外面地上。

    那地方,方才倒下了一条蟒蛇,现在别说蛇影了,连蛇皮都没剩两块了,只有混合着血水和内脏的一团腥臭,淹没在杂乱无章的草丛地里。

    蛇的身上,除了咕咕悄咪咪昧下的那颗蛇胆,其他地方都被分食光了。

    柳蔚稍稍遗憾了一下,说好的蛇羹煲,没了,之后回头去看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这会儿正在跟其他人说话,柳蔚走近了,就听到他在吩咐人包抄那养蛇人居住的别院。

    等到他都命令完,有个举手提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容棱问。

    举手的衙役目光隐晦的看了柳蔚一眼,又看看柳蔚怀里的灾鸟,再看看柳蔚背后站的笔直的老鹰,委屈的揪手指:“三王爷,能问问,这两只鸟是妖怪吗?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解释:“家养的,通人性,不是妖怪。”

    那个衙役松了口气,其他衙役也跟着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制定好突袭计划,容棱便带着人前往,他不让柳蔚再跟去,柳蔚偏要去,巫人手段诡谲,虽说大蟒死了,但难保对方手上还有别的异兽,她不跟,实在不能放心。

    容棱拗不过她,只好让她一起,却严令她一会儿不许靠的太近。

    赶到那别院时,瞧见别院里面灯火通明,容棱表情严肃的打了个手势,所有人按照事先安排好的位置,一一驻守。

    衙役们身手不好,只能蹲守“前后侧”三门,守株待兔,容棱与柳蔚,则是亲自带着暗卫们,进入内宅。

    踏入内宅的这一瞬,柳蔚便觉得不舒服,这里的蛇味太重了,甚至比刚才那条大蟒身上的味道,更重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