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58章 娇气得很,说晕就晕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pk彩票官网下载09777三肖三码长期公开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58章 娇气得很,说晕就晕

    看来的确如下仆所言,付子辰正与付子言说话时,遭到突袭,来人的目标是付子言,付子辰欲挡,被其拍了一掌,两人双双晕厥。

    “陈大夫,子言他……”老爷子虚虚的坐在椅子上,望着床上的孙儿,一颗心都揪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陈大夫是付家的老大夫,闻言只是将付子言的手放回被子里,转头叹了口气:“内伤颇重,心脉受损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眼前一花,身子往旁边一歪。

    付鸿达、付鸿天忙将父亲扶住,着急的问陈大夫:“就没办法治吗?要什么药材只管说就好,就是天上的星星也给你摘下来,陈大夫,子言可不能出事啊!”

    陈大夫当然也知道付子言的重要,但伤情在这儿摆着,他学艺不精,的确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“老朽……先走了。”陈大夫说着,抹了抹头上的汗,背着药囊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付家人拦不住他,眼看着他离开,付鸿达马上吩咐:“去青州大街,将所有药房的掌诊大夫都找来,一个不准少,快!”

    下人听了命,赶紧前往。

    而头晕眼花的付老爷子勉强稳住了心神,靠在木质的椅子上,整个人都摇摇欲坠着:“怎会这样……怎会这样……好好的,怎会出这等子事……”

    付鸿达安慰:“父亲,您别着急,总有法子的,关于那贼人,也派人去追了,定能找回来,到时候,就看看究竟是谁,有这么大的狗胆,连咱们家子言都敢动!”

    柳蔚在旁边瞧着,想了想,还是走到床榻边,先翻了翻付子言的眼皮,又看了看他胸前的手掌印,最后看他手腕,果然,手腕处也有一个蛇印,与付子辰的如出一撤。

    “其实,也没那么严重。”柳蔚声音不大不小。

    从她走到床边时,付老爷子眼睛就亮了起来,他比许多人更清楚这位柳大人的底细。

    这位是行医出身,做的虽是仵作的行当,但早年在江南,尤其是曲江府,便有活神医的名头,也正因为如此,他才会特地派人将这位请来,原本是不指望他能帮子言什么,只希望至少保住子辰的性命。

    不想,子辰伤的不重,反倒是子言,已经到了大夫都放弃的地步。

    柳蔚拿出针包,取出银针,她在付子言的前胸心俞穴,腹部中脘穴,侧腰天枢穴,手侧合谷穴,一一插入,才收了手。

    付老爷子此时已站了起来,紧张的看着宛若刺猬的孙儿,又望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一边擦着手,一边收紧针包:“老爷子放心,等上半个时辰,自有效用。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点点头,只好安静等着。

    付鸿达与付鸿天倒是面面相觑,两人显然都不太信任这位年轻大人,但父亲开了口做主,他们也不好忤逆,毕竟在付家,他们的地位没有对客人置喙的权利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当下人将第一位紧急找来的大夫带来时,柳蔚刚刚将银针取完。

    那位大夫以为多严重,上来就探脉,又检查了付子言身上各个部位,最后吐了口气,说:“命不该绝,实在命不该绝,付大少伤势严重,胸腔受震,心脉受损,该是回天乏术,无计可施才是,可天机不灭,他心头竟有一股罡气久久不散,只待老朽为其疏导调理,再辅以药治,相信好生安养,付大少必能复原。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看向柳蔚,眼中的感激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后面陆陆续续又有其他大夫来,说的话大同小异,无非就是:天佑善人,菩萨保佑,然后就忙忙碌碌的开始开药写方。

    付老爷子凑到柳蔚身边来,问:“柳大人可有良方要书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付大少的伤情,这些大夫的药足够了,晚辈没有什么要书的。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有些可惜,他以为这位柳大人会送佛送到西,不成想,却不愿亲手治疗,倒是子辰,不太严重,这位柳大人却偏就愿意将他一手包办,连被子都要亲自掖。

    付子言这里没事了,基本情况柳蔚也了解了,便没有多呆,告了辞,由下人带着,重新回到付子辰那边。

    到了院子时,柳蔚就听到里头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旁边的下仆适时的说:“是二老爷与二夫人,想必两位也是这才听说五少爷遇刺之事。”

    二老爷,二夫人?不就是付子辰的父母?

    柳蔚往前走了两步,走到门口时,恰好听到一个啜泣的女音:“你关心子辰,就不想想子寒现下是什么情况?在那不见天日的暗牢里,也不知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非要等着儿子没命了,你才知道后悔吗?”

    另一个中年男音不耐的回道:“在子辰床前,你说什么子寒,就知道哭哭哭,跟你说了子寒没事,他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那牢里是吃人的地方,出了人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谁胡说八道的,没有的事,没人丧命,你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担心儿子,你怎么就不理解,付鸿望,我子寒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那女音说完,里头就传来脚步声,柳蔚一时不知该不该进去,正在犹豫时,哭得梨花带雨的美妇人在丫鬟的搀扶下,走了出来,正好与她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,要是让这位二夫人知晓,自己就是把她宝贝儿子付子寒关牢里的罪魁祸首,估计得当场跟她拼命。

    果然,美妇人看了柳蔚一眼,目露疑惑。

    柳蔚立刻颔首,自报家门:“见过二夫人,在下是来为五少爷看诊的。”

    美妇人以为他就是大夫,果然不在意了,“嗯”了一声,没说什么,从旁边走过,边走还在边抹泪。

    柳蔚松了口气,走入房间时,就看到付子辰的父亲付鸿望,正站在床头,视线直直的盯着床上之人。

    柳蔚看不到他的表情,却能感觉到他通身上下弥漫的沉郁。

    “见过付大人。”柳蔚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付鸿望这才回过神来,侧头看他一眼,本不在意,却在看到其容貌时,愣了一下:“阁下,便是那位柳司佐?”

    柳蔚倒是有些意外,不知该不该隐瞒,只好干干的笑笑。

    付鸿望却瞬间明白了什么,解释:“内人方才说的都是气话,还望柳司佐莫要在意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知晓子辰出事,在下来看看,希望没有打扰。”

    付鸿望忙给其让了地方,让其上前。

    柳蔚上前又看了看付子辰,和走之前没什么两样,但她还是细心的又探脉了一遍。

    付鸿望在边上看着,小声问:“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休息一夜就能醒了。”柳蔚说。

    付鸿望松了口气,没再说什么,就在旁边安静站着。

    柳蔚起身,正好就看到付鸿望盯着付子辰看的眼神,充满了关切,还蕴含着藏不住的紧张。

    柳蔚对付子辰的家事了解一些,但没什么说话权,她觉得,这位二老爷,与付子辰口中那位无情无义的父亲,似乎还是有些差距。

    付鸿望问:“柳大人同犬儿的关系,似乎非常亲密?”

    “好兄弟。”柳蔚说:“他帮助我很多,当然,我也帮了他不少。”

    付鸿望点头:“犬儿的政绩,大半,来自于柳大人的关照。”

    曲江府那些大大小小的案子,单靠付子辰一人,办不下来,这么高效的业绩表现,都在于柳蔚的相助,而投桃报李,付子辰也极力满足柳蔚的任何要求,因此,两人在生活中是至交好友,在工作上又是完美搭档,那五年的时间,是他们彼此都最为珍惜的回忆。

    和付鸿望闲聊了一会儿,柳蔚看时辰不早了,说明早再来看望。

    付鸿望派人送柳蔚出去。

    柳蔚出了付府大门,就瞧见外头一辆眼熟的马车。

    随后便拒绝了付家马车的相送,上了那辆马车,果然,一上去就瞧见容棱俊冷的脸。

    挨着他坐,她问:“什么时候来的,怎不让人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握住她的手,发现她手心有些凉,捂了捂,道:“免得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柳蔚明白了,这里毕竟是付府,在这里太声张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他没事?”容棱问,显然也知道了付子辰之事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柳蔚说:“只是被碰了一下,倒是娇气得很,说晕就晕,反把我给吓着了,不过那个付子言就严重了,要不是我正好赶到,这会儿多半见阎王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一下,又道:“手腕上有蛇印?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偏头看他:“这你也知道,厉害了,说吧,付府藏了你多少探子?”

    “四个。”容棱随口说,又问:“知道凶手?”

    “不知,但付家已经在找了,怎么,你有线索?”

    容棱挑了挑眉,没吭声。

    柳蔚立刻专注的看他:“你还真有线索?说吧,是谁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