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63章 容棱回来看到的就是这画面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.121期澳门马报2018年马会传真资料63期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63章 容棱回来看到的就是这画面

    张雨看寻红沉默了下来,又继续说:“付家,人人都不简单,我听说他们发现了付家有几个可疑人物,但苦于刚安进去的钉子太浅,这才想到寻求外援,找到你。不过,好像一开始,他们就知道你在付家有不少人,我还听说,我被抓的那晚,也有人去追捕你们,但最后却故意放了你们,为了什么……放长线……钓大鱼?”

    寻红一下想到了千喜坊诗会那夜。

    那夜对她来说是相当复杂的一夜,而后逃亡时,寻找隐秘小道堪堪躲避的过程,也是险象环生,但她压根没想过,追击的敌人,竟然不是自己甩掉的,而是有人故意放她?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寻红抓住张雨的手,样子变得急切。

    任谁知道自己从那么早开始,就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,都不会太开心。

    张雨想了想,又说出一个信息:“你说主子要你保护的那人,是不是养了一条巨蟒?”

    寻红想了想,摇头:“没有,但那人喜欢抓一些小蛇。”

    张雨这就不是很确定了:“我知道他们在找一个养蛇人,据说那人是从外地来的,一来就杀了好几个人,之后还与主子有所往来。”

    寻红看着张雨:“作为一个囚犯,你的消息,可比我灵通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雨笑了声:“我有个一直照应着我的大哥,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为了你大哥,你就打算推我出去,把我卖了?”寻红从地上站起来,在张雨微微错愕的目光下,说:“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一直在旁敲侧击,不就是想告诉我,这些人有多本事?我跟了他们,有多有益无害?我说张雨,你就是这么算计我的?今个儿我就将话撂到这儿了,你别再劝了,否则咱们就不是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寻红去了牢室的另一头,隔着张雨十万八千里似的,压根不再跟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张雨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眼看着寻红在对角墙边,已经闭着眼睛假寐了,他知道自己也没什么能再说的了,最后也就补了一句:“至少,他们还能帮你保住一点红,主子,却只会毁了你的一点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再见到付子辰时,是在驿馆。

    付子辰正盯着自己的手腕发呆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在后头碰了他一下,他才回神,转过头来看她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坐到他对面,懒洋洋的拿着杯子,给自己倒了杯水,问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付子辰用衣袖将手腕遮住,道:“醒了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喝着水,一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付子辰却说:“他们把你叫去付府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蔚干脆的点头,又道;“不过你放心,我给你看过了,没事,你现在没什么不舒服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付子辰摇头,想了想,举起自己的手腕:“上面的印,你看到了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蛇印,容棱说,动手的是那养蛇人,伤你们之前,放了小蛇在你们身上留下印记,他是按照印记袭击的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就在这儿。”付子辰皱了皱眉,摩挲着自己手腕上的印子,说:“我有看到伤我之人的容貌,他,眼睛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不解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有眼珠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付子辰道:“那人整个眼睛,只有眼白,一整片的白,他先伤的是我,付子言吓住了,大喊大叫,那人这才转了方向,去袭击付子言,等到他一掌将付子言击远,甚至让付子言吐血后,才又转过来对我动手,但转过来时,他动作明显迟钝,因我一直没说话,没发出声音,他那会儿,可能是在判断我的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瞎子?”这个猜测,让柳蔚有些恍惚:“从目前所知的全部线索来看,没有一条线索能指向他是瞎子,容棱和他交过手,也没说他是瞎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,他当时又不瞎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柳蔚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付子辰也觉得自己的话很荒谬:“容棱和他动过手,我知道,在那人又转过来袭击我,把我甩出去时,我看到容棱出现,但怪就怪在,那时他的眼珠,从眼睛上方,转了下来,可我知道,他就是瞎的,哪怕有了眼珠。在我晕过去之前,我一直注意着他的表情,他是用耳朵,在判断容棱的具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柳蔚脑子飞快旋转。

    付子辰将手腕递到柳蔚面前,道:“我认为你需要再仔细看看,这种会标记的蛇,是什么蛇,养蛇人按照它的标记,判断位置,是否说明这种蛇类的标记,有什么特殊的味道?”

    柳蔚一把抓过他的手腕,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回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方方正正的餐桌上,摆满了饭菜,柳蔚与付子辰对坐,柳蔚左手拉着付子辰的右手,眯着眼睛,一边夹菜吃,一边在他手腕上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而付子辰则因为右手被拽,只得左手拿筷,可他左手不常用,使不上劲儿,最后只能把筷子放了,用勺子舀菜,偏偏长形的青菜,勺子又舀不起来,最后他只能喝汤,边喝还边问对面霸道专注的女子:“能不能一会儿再看?”

    女子很专注,根本不回答他,又把他的手薅过去一截,沉眸观察。

    付子辰没办法,只能伸长了胳膊迁就她,同时继续喝汤,整整一桌的饭菜,他也就只能喝两口汤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容棱发出声音,引起了餐桌前两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容棱回来,立刻松开付子辰的手,对容棱招手说:“快过来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趁机收回自己的右手,抓起筷子,夹了一块芙蓉排骨肉,放进嘴里就嚼。

    容棱走过去,坐到柳蔚身边,任由驿馆的下人端上碗筷,才听柳蔚问:“那个养蛇人,眼睛是不是有问题?”

    拿着筷子思索一下,容棱夹了一块肉,放进碗里,说:“好像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前一亮,付子辰也立马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说:“眼皮上有颗痣。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不是这个,你和他交过手,有否感觉到,他的视力受阻?”

    容棱抬头看付子辰:“你们手牵手,就是讨论这个?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下。

    付子辰却好心情的笑出了声:“是啊,没嘴对嘴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发自肺腑的说:“不该救你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顿时得意:“可你还是救了,算你不走运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筷子一搁,“砰”的一声,发出很大声响。

    柳蔚揪揪手指,决定把话题引导回来:“那个,还是说说之前的问题,眼睛,养蛇人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霍然起身,饭也不吃了,直接往二楼走。

    柳蔚伸手就在付子辰头上狠狠打了一下:“好好的,你又招他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