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73章 公子,他上当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hk百采网天空网挂牌玄机新图图片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73章 公子,他上当了

    老鸨立刻应着,几乎是五体投地的贴服在地面上:“我走,我走的远远的,天涯海角的走,一辈子也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,罪你已经自己扛了,是该给你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老鸨猛地抬头,连连道谢:“谢主子饶命!谢主子饶命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老鸨不敢起,依旧跪在那里,头埋得很低。

    付鸿达叹了口气,将桌上的那盏茶杯拿起来,往里头掺了点热水,蹲下身,半晌,才递给老鸨:“喝口水,平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鸨颤颤巍巍的接住杯子,盯着那冉冉冒着热气的杯沿,一时没动。

    “怕我下毒?这杯水,你不是方才喝过?”

    老鸨忙说不敢,捧着杯口,一股脑喝了一半。

    看她喝的差不多了,付鸿达亲手将她拉起来,道:“趁着天还没亮,去收拾行李,最好城门一开立即离城,记住,一辈子都不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一辈子不回来,一辈子不……”承诺的话还没说完,老鸨猛地眼睛一凸,双手卡住自己的脖子,整张脸迅速涨成紫红色,接着,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付鸿达,那双眼睛里弥漫着无论如何也不敢置信的惊恐。

    付鸿达就在老鸨这诡异的视线下,轻轻的笑了声,嘴里呢喃一句:“一辈子,不要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盏茶的功夫后,待确定老鸨已经彻底咽了气,付鸿达才朝门外唤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阿平推开房门,进来时,眼睛看了下已没有呼吸的老鸨,这才走到付鸿达跟前: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人收拾了,明个儿开始,这千喜坊,就是你当家。”

    阿平掩饰住脸上喜悦的笑容,低着头,重重的应允:“主子放心,小的知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起了身,直步往门外走,走到一半,却又停下,回头问:“天亮后叫上白心,让他去趟付府。”

    阿平一愣:“主子是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心不是想进门吗?付子言多一个妾室,也碍不着什么,让她上门直接找大少夫人便是。”

    大少夫人,自然就是付子言的嫡妻,付子言如今是晕着,做不了主,但大少夫人,是可以开口抬姨娘的。

    阿平听着主子这么说,心里明白,这位大少夫人,必然也是以主子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付鸿达在天亮之前回了府,如平日一般,辰时开始接见各铺面管事,已时前将事情处置完,而后直接去付老爷子院子。

    这会儿付老爷子还未醒,但昨日因借兵一事气病了,今日的第一碗药,得已时喝,要由付鸿达亲自喂。

    药送过来时,付鸿达手里正拿着账本看,闻言将账本挪到一边,端着药,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付老爷子被摇醒时,眼皮还有些沉,看着那碗泛着苦味的药,问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父亲,已时了。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没说话,慢慢喝了那碗药,又躺回床上,道:“午时,叫我起身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问:“您可有什么要事?大夫说,您这两日最好静养。”

    “去趟布政衙门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皱眉:“还是为了昨日那事?父亲,还是将大哥叫来吧,您亲自过去,这路途颠簸,定要损身子的。”

    付老爷子没答应,只摆摆手,又睡下了。

    付鸿达看说不听,也不说了,出了里屋,去外面继续看帐。

    已时三刻,付鸿天过来给老爷子请安,意料之内的没见着老爷子,却挨着付鸿达坐下:“四哥,有个事儿,弟弟想同你说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头都没抬,随口问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关于民安街那间古韵斋的事。”

    付府在民安街那条古董街上有三间铺子,其中经营得最好的,就是古韵斋,今个儿早上付鸿达见了古韵斋的掌柜,知晓昨日卖出去一件前朝的玉笔洗,据说是前朝皇帝用过的,净利润有六百两,算是这个月卖的利润最高的一件。

    “古韵斋怎了?”

    付鸿天搓搓手,面上露出两分贪婪:“我听说,这阵子,前朝的古董,卖的都挺好的,我这里,有件前朝公主用过的玉簪,昨个儿我去古韵斋,掌柜的却愣是不收,说是东西看不出真假,不敢收,四哥,你是知晓我的,我虽是没什么本事,朋友却不少,这东西真是肯定真的,我不是想着,卖到古韵斋,四哥你随便给我点银子,您再一转手,至少能多赚两百两吗,便宜自家人。四哥,这玉簪我带来了,您要不要看看?”

    付鸿达听到这里,将手里的账本阖上,抬眼瞪着付鸿天:“又缺钱了?”

    付鸿天干笑着说:“不是我,是我家那个,她娘家有弟弟患了大病,要回去救济,我这不是才想,给她允个几千两,她带回去,也有面子,省的还以为她嫁给我,过得多不如意。”

    “对弟妹你舍得花几千两?”付鸿达也不再继续点破,叹了口气:“玉簪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付鸿天忙把玉簪拿出来。

    付鸿达转着那玉簪看了一会儿,玉倒是正经的紫玉,看做工也有些年头了,但是不是前朝公主用过的,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付鸿达理解掌柜的顾虑,这种东西,店里肯定不敢随便收,尤其这东西也不知是付鸿天哪里找来的,来路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卖多少?”付鸿达问。

    付鸿天手指伸了伸,比了个八,又改成了七:“七百两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将簪子还给他:“两百两。”

    付鸿天叫唤:“四哥,我的亲哥哥欸,您也不能让弟弟亏老本啊,咱们都是一家人,您往店里一放,这簪子少说能卖上千两,您权当帮弟弟一把,好不好?这恩情,弟弟肯定是一辈子记下的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和付鸿天不是同一个娘,但因着都是庶出,自小也算是扶持着过来的,看付鸿天这不依不饶的架势,付鸿达也知道,这个忙,自己还真得帮,最后,付鸿达只能道:“东西只值两百两,但我可以借你五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这借,不是要还?”付鸿天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付鸿达冷声说:“那你走吧,值不值价,古韵斋都不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付鸿天咬咬牙,还是应了:“成,就两百两,我再厚着脸皮跟哥哥借五百两,保准还。”

    打发走付鸿天后,付鸿达捏着那簪子,看了两眼,就对门外的下仆道:“找个锦盒过来。”

    下仆很快拿来盒子。

    付鸿达将簪子放好,说:“给四夫人送去。”

    簪子之事过去,付鸿达看了看时辰,便去叫付老爷子起身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付鸿天拿着银票出了付府,拐了好几道门墙,终于到了菜市口旁边一处院子。

    刚一进院子,里头两个彪形大汉就出来,凶神恶煞的把他押住。

    付鸿天连忙将银票拿起来扬,嘴里咋咋呼呼的喊:“我带了钱,带了钱,几位大爷饶命!饶命!”

    大汉一把抢走银票,点了点,哼笑道:“五老爷果真说到做到,银子哥儿几个收了,下回,您可得早点。”

    付鸿天咬牙切齿的问:“你们,你们不是说给了银子,就将东西给我吗?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东西?”大汉从怀里摸出好几封情信,笑呵呵的:“五老爷勾搭嫂嫂时,就没想过会有被人发现的一天?就没想过,为了堵口,有这破财消灾的一天?”

    “昨日就给了你们两千两,今日又给了七百两,你们还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想怎么样,往后哥几个再缺钱了,自会再找五老爷。”

    这是打算长期讹诈了。

    付鸿天顿时被黑云罩顶,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奈何他动武打不过,又不敢将此事声张,请野路子的朋友出面替他将信拿回来,最后,离开时也只敢在门口朝里头呸吐沫。

    等到付鸿天走远,两个大汉确定隔墙无耳,这才走进里屋,对着屋内男子恭恭敬敬的道:“公子,他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缓慢地将手里的茶盏搁下,起身,道:“明日,照旧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