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76章 容棱与柳蔚假装从外面赶回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d打印之家综合布线方案设计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76章 容棱与柳蔚假装从外面赶回来

    “只要大哥那头放弃,不是自然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弃?”付鸿达挑眉,怎么才能放弃?

    付鸿天嘿嘿的笑着,说:“四哥若是放心弟弟,此事就交给弟弟办,如今大哥可是宠张氏宠的可紧,又因张氏肚子里的那个孩儿……要知道,那可是大哥的老来子,男人哪有不紧张老来子的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付鸿达又哼了声:“不用说,这个孩子……怕也是你的?”

    付鸿天还是嘿嘿嘿的奸笑:“大哥都多少日没歇在张氏屋子里头了,也就大哥,还自以为自个儿雄姿英发,有心有力……”

    付鸿达越听越不像话,问:“你打算如何让大哥放弃?”

    “这个四哥就甭操心了。”付鸿天一脸奸邪,继续说:“只要大哥放弃,二哥三哥那里,便好说了。二哥本就是个不理俗务的主儿,说服二哥,轻而易举。三哥,哼,三哥若非是嫡子,就他那做派性情,比我还不如,他能成什么大事?顶多就是骂咧两句,三言两语便能镇压,到时候,四哥只管好好的接手府内大权,将所有人,套在手心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与付鸿天在屋子里说了许久,等到离开时,付鸿天嘴都快笑到耳朵根了,显然两人的交谈甚为愉快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容棱又收到了阿福送来的小信。

    将信看完,容棱顺手搁在一边,让正在抚摸腹部的柳蔚瞧见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上钩了?这付鸿达也没多精明嘛。”

    容棱过去,亲自抚摸。

    柳蔚老实躺好,脑袋靠着软枕,被抚摸的舒服时,还哼唧两声,幽幽的问: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一会儿,才说:“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看什么?”柳蔚有些不耐烦:“其实我不太明白,既然确定了付鸿达才是千喜坊真正的主人,合该就在他毒害老鸨时,冲进去把人抓了算了,现在这么弯弯绕绕的,我都不明白你的最终目的,你到底是想抓付鸿达呢?还是想利用他对付付鸿晤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容棱眼底透着一股清黑的锐利:“处理得当,用此事,能将付家一锅端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这个柳蔚就不懂了:“怎么端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柳蔚噎了一下,说:“那明日我还要去付府借兵吗?原本以为第二日就能事成,没成想老爷子突然病了,倒是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说什么?”柳蔚拧眉:“总不能人家都重病了,我还逼人家下床去找人给我借兵,多少有点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不找老爷子,找付鸿达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柳蔚说,“你都查出来了,他在三衙安排了不少人脉,势必不会松口借兵,还让我去说这废话?”

    “不是废话。”容棱说着,抬眸看了柳蔚一眼,“明日,将养蛇人放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懂:“放了做什么?放了可就不好捉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捉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容棱这是什么意思,但柳蔚下意识的选择相信他。

    其实,那养蛇人这么不尽不实的,柳蔚也不想关他,养蛇人被关了几日,看起来什么都交代了,老实得不得了,实际上,很多事却都瞒得紧紧的,不管柳蔚怎么威胁,他都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赌咒发誓自己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,而他越是如此,越表示他身上可疑的地方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放了他也好。

    放长线,钓大鱼,不失为另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只是,放也不能放的太明显,还得想想怎么放不明显才行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柳蔚就想到了寻红。

    寻红在交代了名单,并且与他们达成口头合作协议后,柳蔚便将寻红放了,让寻红回到付鸿晤身边。

    现在,付鸿晤还在安排张同与寻红寻找养蛇人,对这养蛇人,付鸿晤可是势在必得的。

    第二日,柳蔚给寻红传了信。

    中午趁着驿馆人少,寻红与张同便潜入进来,摸到养蛇人房间,将五花大绑的养蛇人,给救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被救的当口,三人让看守的暗卫发现了,其后便展开了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最后,暗卫不敌,狼狈受伤,眼睁睁看着养蛇人被带走,着急忙慌的通知了自家王爷。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假装从外面赶回来,把暗卫痛斥一顿,骂得很大声,背着人时,柳蔚却给暗卫竖了个大拇指,赞叹他演技好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暗卫羞涩的应了夸赞,脸红红的又拿了许多奖赏,才带着柳蔚给的金疮药和固本丹,回去养伤兼放大假。

    另一边,养蛇人与付鸿晤,终于又见面了。

    因着囚禁之苦,养蛇人是把容棱和柳蔚恨得咬牙切齿,命令付鸿晤,必要将二人的人头送到他眼前来。

    付鸿晤没与养蛇人争辩,也没接这个话题,而是与养蛇人说起了与巫族联系之事。

    养蛇人本就不看好付鸿晤了,对付鸿晤也是虚与委蛇,自然不会直应,接着就以要养伤为由,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付鸿晤碰了软钉子,脸色很不好,走的时候,勒令寻红张同把养蛇人看好,这回,切不可再出任何乱子。

    两人乖乖应承,却不想当夜,伤势不轻的养蛇人,避开两人,偷偷跳窗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养蛇人跑到了千喜坊。

    白日,养蛇人已送出消息,与人约了夜晚在此相见。

    穿过灯火通明的大厅,走到僻静清幽的后院,最后,养蛇人停在一栋二层阁楼上。

    阁楼的门是大敞着的,养蛇人进去,果然看到茶桌上,一道中年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转过身来,看着闯入的异域男子,起身,笑着对其做了个巫族人的礼节:“您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养蛇人也对男子回了个礼,道:“四老爷,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与在驿馆时蹩脚的中原话不同,养蛇人的中原话,此时十分流利,吐字清晰极了。

    将养蛇人请到椅子上坐下,付鸿达又给人亲自倒了茶:“这几日,让阁下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养蛇人便沉住脸,阴着声音说:“那两人的命,我要定了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