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090章 去找你容叔叔,快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0321香港马会开奖结果黄大仙救世报彩色图库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090章 去找你容叔叔,快

    珍珠的意思是:正门进不去了,后门还能进。

    柳蔚脚步一转,脱离大团,走到后门,发现后门这边火势果然要小很多,忙跃上墙头飞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去,柳蔚就嗅到浓浓烟味儿。

    小黎也跟着进来,他拿袖子捂着嘴,问:“爹,付叔叔在哪里?”

    柳蔚知道二房的位置,正因为知道,如今一边赶过去一边看,她才骇然发现,二房的位置,正是火势最猛的地方,显然,火源就是那边。

    柳蔚板着脸,迅速转身,对儿子道:“我去找你付叔叔,你去找你容叔叔,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黎一把拉住娘亲的衣袖:“爹你要一个人进去?不行,我和你一起!”

    “少添乱。”柳蔚按了按儿子的脑袋,吐了口气:“去找你容叔叔,快。”

    小黎最后还是被撵走了,他心里火烧火燎的担心,跑出付府后,眼眶都红了,他对肩上的珍珠道:“你不要跟着我,你跟着我娘亲,珍珠你不能让我娘亲有事!”

    珍珠重重的应了声,越过重重浓烟,又飞回了付府里头。

    而此时,已被关在房内半个时辰有余的付子辰,一边抓着被反锁的门窗,一边咳嗽着拍门,却不管他如何求救,周遭都一点动静没有。

    这场火,烧的莫名其妙,从窗户外的火光来看,火势是从付鸿望的房间传来的,这间房离付鸿望的房间,相隔了一个小花园,火遇到湿润的花草燃得慢,这才拖延了火势蔓延的速度。

    但如何拖延,过了半个时辰,火也已经过来了,整个二房大院,付子辰除了自己,甚至听不到任何人的求救声。

    他不知其他人是在睡梦中已经被烧死了,还是这里,根本就只有他一个人?

    “五哥……五哥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突然传来女子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付子辰心口一凛,忙抵着门缝,对外面嘶哑着问:“子青?”

    付子青扑到门扉上,与付子辰近在咫尺的对视,她的身后,通天的红光就像要焚灭一切的巨龙,张牙舞爪的作势要把一切燃尽。

    付子青脸上都是泪,绝望的拍打门板,哭着喊:“五哥,五哥,救救我,救救我,我不想死……”

    付子辰皱着眉道:“你赶紧走,不要呆在这儿,我这里是死路,你往其他方向走!”

    付子青摇头,满脸都是烟灰:“走不掉了,都是火,整个院子外面,都是火,前门后门都被堵住了,五哥,五哥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没人救火吗?”付子辰问。

    付子青茫然了一瞬,愣神的呢喃:“对啊,为什么没有人,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?人呢?人都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付子辰看妹妹已经要崩溃了,尽量安抚她:“你先冷静一下,看看周围有没有石头之类的,替我将房门砸开。”

    付子青受了他的指示,忙擦了下眼泪,四下寻找,她在花台下找到了块不大不小的石头,拿起来,就往门锁那里砸。

    一边砸,一边说:“我不会死,你也不会死,还有救,五哥,我们还有救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的力气始终有限,怎么砸,那门锁都不开,付子青感受到后背方向越来越重的热气,知道烈火已经近在咫尺,她终于崩溃了,扔下石头,她趴在门扉前大哭起来:“为什么打不开,为什么打不开,打开,打开啊!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一边徒手去掰那铁锁,却任凭手指都被抠出了血,也拗不动那锁头半分。

    付子辰看她这近乎疯魔似的举动,忙制止道:“不要开了,打不开算了,停手!”

    付子青没有停手,她执拗的继续抠,直到十根手指都不能看了,她才终于停下,用手抓着头,绝望的透过门缝,去看她的五哥:“怎么办,现在怎么办,五哥,五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子青,你冷静下来,听我说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付子青没办法立刻冷静,她连打了好几个哭嗝,才平静了一些,她望着付子辰,拼命的点头:“我听,我听,五哥你要说什么我都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说……”付子辰看着她泪湿的眼睛,突然,毫无预兆的,笑了一声:“你演的,实在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付子青一愣,张嘴喃喃了好一会儿,才卡壳似的问:“五,五哥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付子青。”付子辰轻飘飘的说了这么一句,果然看到门外付子青的脸,变了一个颜色。

    “五哥,我,我不懂你的意思,我不是子青我能是谁?我就是子青啊。”

    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有装下去的必要吗?”付子辰嘲讽的眯起眼睛,似乎已懒得与她周旋,他更在意的是:“子青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付子青看着他,看着那张隔着门缝,生死关头,却格外镇定的脸,片刻,也似懒了般,不装了:“何时发现的?连你父母,可都一直未发现。”

    付子辰沉下眸,继续问:“子青是否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门外的“付子青”收起了自己可怜兮兮的模样,用衣袖缓慢的擦掉脸上的灰泪,甚至得空还随意的拢拢发丝,一边拢,一边说:“你可知,要学透付子青的一言一行,我废了多少功夫,却不想,在你这里露了马脚,介意告诉我,我哪里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做得最错的就是,叫我五哥。”

    “付子青”不明白,眯了眯眼,挑起一边眉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付子辰:“二房中人,你当只有我恨付子言吗?”

    付子青是女儿家,与付子秋感情自小就最好,知晓付子秋嫁予那样的人后,远在外祖家的付子青比任何人都愤怒,但她年纪小,说不上话,后知家中五哥因五姐之事与长辈反目,远走他乡,她牛劲上来,竟给当时正在收拾行囊的付子辰写过一封信。

    信上尽是些童言童语,扬言,付家往后,她只认六位兄长,没有大哥,排序往上,五哥,是四哥。

    付子辰那会儿心里正难受,被这小姑娘一逗,倒是平白多了几分硬气,前往江南后,整整五年,他再未回府一次,逢年过节也未出过面,但付子青,每年过年都会写信给他,乖乖的叫着四哥,说着那年春节元宵,她吃了什么好吃的,玩了什么好玩的。

    毕竟男女有别,又分隔两地,两人的感情其实说不上好,但因为有着对同一件事的执着,多年来,他们的联系从未断过,书信之中,虽都是些琐碎小事,却实实在在的,有着不可断裂的兄妹之情。

    “四哥”是付子青对他的独特称呼,表示着两人抵制付子言的坚定精神,哪怕不敢在外人面前这么喊,私下,却总会这么称呼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