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03章 有什么权利剥夺他复仇的快乐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d布衣精华123456第一特彩吧:高手网天下彩网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03章 有什么权利剥夺他复仇的快乐!

    养蛇人去了净房回来,看到付鸿达在窗边,不得不道:“亲自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付鸿达看他。

    养蛇人已经在套其他衣服,一边套,一边说:“亲眼目睹,好过夜长梦多,省的在此等来等去。”

    干等着,的确不是办法,但亲自前往,似乎又不太好,主要是怕行踪泄露,出点意外,反而节外生枝,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“再等半个时辰。”付鸿达说。

    不到绝地,一贯谨慎的付鸿达都不想亲自出面。

    养蛇人同意了,换了衣服,就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养蛇人又起身,到柜子前,从里面拿出个箱子,箱子一打开,全是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保命之物。”没多解释,养蛇人挑了几个瓶子拿出来,塞进怀里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,回消息的人依旧没来,养蛇人等不下去了,付鸿达也知道,或许路上真的出了什么问题,恐怕,真的得亲自走一趟。

    出了千喜坊,上了马车,车夫是阿福,听了主子的吩咐,阿福便将车往西城门赶。

    西城门今夜的守将是付鸿达的人,进出很方便。

    出了城门,按照预定的地点,阿福一路快马加鞭,在三更之前,抵达了城郊的一处茅草屋。

    在早先张同联系城外落脚点时,付鸿达已幕后出力,将那茅草屋供了出去,张同认为这地方天时地利,遂立刻下手,却不知,反而是进了付鸿达的圈套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在付鸿晤进入草屋的同时,便有人袭击,将至重伤后,第二日清晨,付鸿晤的罪状便会被送到青州衙门,而付鸿晤本人,付鸿达会在适当的时候,安排他“出现”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适当的时候,肯定是要京都定罪令送达下来之后。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,养蛇人是不同意这个计划的,他认为没有必要等那定罪令,将付鸿晤杀了一了百了,但付鸿达不甘心,他想让付鸿晤成为阶下囚,这个愿望,非常执着。

    马车停到茅草屋前面的树林里,付鸿达与养蛇人都看到那草屋亮着蜡烛,显然里面已经住进去人了。

    那么,付鸿晤都到了,动手的人呢?

    安排的动手的人都是付鸿达的人,养蛇人当即不满,瞪了付鸿达一眼。

    付鸿达没有冲动,他冷静下来思考,眼睛四处观望,想看看这附近有没有陷阱。

    “不若我亲自动手。”养蛇人说着,狠了狠眼,直接走过去。

    付鸿达拉住他:“先生稍等,再瞧瞧。”

    养蛇人觉得他婆婆妈妈,挥开他的手,不耐烦的拧眉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前头数十米外,突然一道黑影闪过,接着两道,三道,十道黑影聚集——付鸿达认出他们身份,那些,正是自己安排的人。

    “虽不知为何此刻才动手,但过程不重要,结果才最重要。”付鸿达说着,又将自己往阴暗处隐了隐,以确保自己没有一丝暴露的风险。

    茅草屋里很快传来打斗声,接着就是付鸿晤的咆哮。

    一切都和自己预料的一样,付鸿达脸上露出笑意,养蛇人则直接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里头才安静下来,养蛇人竟直接走过去,堂而皇之的进了草屋。

    付鸿达想叫他,但想想大事已成,又没什么好惧怕的,便也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可还未走进去,便听草屋“轰隆”一声,接着,眼前一片火光,冲天的红云,像是要将这黑夜捅出个火窟窿,连地都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付鸿达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情景,瞧着那突然爆炸的草屋,傻傻的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养蛇人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付鸿达的计划里没有炸掉草屋这个环节,他不知道哪里出错了,事到如今,一丁点的与原定计划不同的偏颇,都会让他不安。

    阿福也很紧张:“主子,咱们赶紧退一些,这里头是不是有火药?”

    一听火药两个字,付鸿达眼睛就瞪住了,他踉跄的往后撤退,阿福一直护着主子。

    两人跑回马车上,紧张的朝草屋方向窥探,可那里已经成了红光一片,想辨别什么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。”付鸿达喃喃自语,眼底都是焦乱。

    养蛇人想冲进去看看情况,爆炸这种事,对中原人或许稀奇,但对他们巫族人而言,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养蛇人看着那草屋,赤手撩了撩扑来的火星,眼睛往屋内看去,想看看里头到底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可走近了,头还未探进去,一只烧焦的手,便突然伸出来。

    养蛇人往后一退,有些被惊到。

    等到再看清楚,养蛇人才看到那之手的主人,不是别人,正是他一心要斩草除根的付鸿晤。

    付鸿晤身上还烧着火,半个身子都被火侵蚀,他恐惧的看着火幕外的养蛇人,像见到救命稻草一般,嘴里吐出干裂而残喘的声音,奄奄一息似的:“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养蛇人在一开始的错愕后,往后退了几步,好整以暇的环着双臂,看着付鸿晤绝望的样子,眼底的笑意,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付鸿晤不可置信对方竟然见死不救,他又往外爬了爬:“先……先生……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为何从掳杀改为爆炸,但,这个结果我也算满意。”养蛇人轻笑着说,又往后唤了声:“付家四老爷,还不过来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大,蕴了内力,令马车里的付鸿达能听到。

    付鸿达一听对方这么轻易将自己名讳说出来,暗骂了一声该死,但还是硬着头皮,在阿福的左右张望警惕下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草屋前,看到被烧惨的付鸿晤,付鸿达愣住了,下意识的看看左右,想救。

    付鸿晤不能这么轻易的死,这个从小到大,将践踏他这个庶弟视为乐趣的嫡兄,他要他死的更难看,更羞耻,更痛苦,他要他身败名裂,一文不值,要他死后都不得瞑目。

    不能这么便宜他,一场火而已,这场火,有什么权利剥夺他复仇的快乐!

    付鸿达当即对阿福道:“救人。”

    养蛇人一把拉住他:“你疯了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