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38章 容棱把暗卫给欺负的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跑狗图2016彩图093今期管家婆马报彩图65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38章 容棱把暗卫给欺负的……

    信上没有落款,但看那鸽子的品种,容棱显然就知晓是谁送来的,立刻打开竹筒,拿出里面的小信条。

    信纸上只写了两个字——有难。

    柳蔚盯着那不知是用红墨还是血写成的字,一时愣住了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笔迹。”容棱说着,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后容棱又把鸽子抓回来,果然看到鸽子的羽毛下面,有几处干了的红色,他用手指捻了捻,放在鼻尖嗅了嗅。

    柳蔚也闻了闻:“人血。”

    没人比她更清楚人血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“能联系你师父吗?或是玉染、芳鹊?”

    这封飞鸽传书明显是求救信,但上头一无缘由,二无地址,又让人实在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容棱自小无母,视若亲父的乾凌帝,又不是他的亲爹,从小到大,除了敏妃娘娘给过他的那份亲情外,他身边最亲的,大略就是师父与两个师妹了。

    容棱的一身武艺并非凭空而来,哪怕他再天才,也离不开严师的谆谆教诲,悉心教导,容棱能成长到现在,除了他自己的努力,敏妃的付出,最大的功劳,便是师父的栽培。

    如今求救信都送上门了,柳蔚不想容棱将来后悔,问他:“你要不要亲自去一趟?知道该去哪里找他老人家吗?之前你师父给你的那封信里,不是说让我们去安州上延府?”

    容棱立刻看向她,冷硬的道:“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滞了一下,看了眼自己的肚子,点头:“我不去,我直接回京,你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,却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柳蔚也回握住他的,轻声安抚:“你放心,还有三日就回京了,王府里什么都有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容棱还是没回答。

    京都看似安全,但若他不在,只有柳蔚一人,却也不见得完全安全,他在,自然能将柳蔚护得滴水不漏,只让她安静养胎待产便是,可他不在,皇后跟柳蔚,又近在咫尺……

    京都是不能让柳蔚一个人呆的。

    再回青州?不,青州离庆州同州太近,一样也不安全。

    定州?

    古庸府离京都距离较远,八秀坊又在那,有岳母照料,应当会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但此地距离定州至少有两个月路程,还没走到,柳蔚就得在路上生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容棱始终拿不定主意,最后他一咬牙,道:“安州派其他人去,我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还有三天就到京,容棱想不出两全之法。

    先派人去安州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其实,就算他立刻赶去,路程也要近大半个月,还不如让先遣部队前往,了解了情况,自己这边再做安排。

    这样也不是不行,但柳蔚还是觉得师父出事是大事,容棱能亲自去,最好一开始就亲自去。

    要是那边真的有大问题,容棱人在,也好处理。

    若叫人去,人到了,了解了情况,再送信回来给他,他这里再安排解决,这里头白耽误的时间,可就不止半个月了。

    柳蔚不赞同。

    但容棱已经敕令启程,马车又云云的往京都方向驶。

    路上柳蔚劝他,跟他说自己真的没事,事有轻重缓急,她这生产还有月余。

    可容棱就是不听,又倔又执。

    柳蔚看跟他商量不好,忍不住就带点气,拿手戳着这人胸口,一下一下的点:“要你师父真有个好歹,你还不得后悔死,到时候我成什么了?祸水红颜?你干什么,从此君王不早朝?”

    也不知这话戳到容棱哪个点,他偏头看她一眼,端详一下,说:“你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跟你说,没你的时候,我也好好的,再说你在我身边安排这么多人,铜墙铁壁似的,我能出什么事?你说皇后,皇后她手再长,还能在京都跟我动手?镇格门是摆着好看的?你不信任我,也得信你自己,镇格门里都是你的亲信,他们的办事能力你还不放心?”

    容棱任她数落,也不吭声,端坐的稳稳当当的,心里打定了主意,任这人怎么说,就是不动摇丁点。

    柳蔚来火了:“搞得跟那是我师父似的!”

    容棱看她也说累了,给她把杯盏送过去,里头是兑的鲜榨汁,用的应季的水果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长途跋涉,要买什么都不方便,为这些水果,容棱把一群五大三粗的暗卫欺负得跟出门采买的老嬷嬷似的。

    柳蔚说了他两回,这人都装听不到,后来她也不说了,只让人每次多买些,别天天折腾人家去买。

    马车又行驶了一天。

    第二日中午,又来了一只飞鸽。

    容棱把鸽子收下来,拆了信条看,看了两眼就阖上。

    柳蔚忙凑过去瞧,被这人挡住,她不乐意,把男人的手挤开,非把那信条拿过来自己看。

    这次信条上写的东西多,长长的六行,落款是玉染,内容很严肃。

    说的是她们原本在安州落脚,哪想突然来了一群人,不由分说,跟他们交起手来。

    对方个个都是高手,且人数众多,来者不善,亚石为救师父,受了伤,芳鹊因去了青州传信还没回去,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玉染自己也受了伤,如今几人正找了一处僻静地方,暂时落脚。

    还说之前师父寄了一封信出去,但好像里头什么要事没说,就随便写了两个字,她觉得不安心,这才又补了一封过来。

    更说,若师兄收到先前那封,莫要紧张,目前他们已经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那群人身上有大内的腰牌,应该是宫里的人。

    故此,他们才把求救信送到师兄这儿。

    柳蔚看完,就皱起眉。

    容棱把信看完,就泰然处之的折叠收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向他:“听到没有,受伤了,还是宫里的人,你还不去看看?”

    容棱拧了拧眉,理所当然的语气:“玉染说,无需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柳蔚冷笑:“人家说无需紧张的意思,是怕你收到前一封信,就火急火燎的往安州敢,所以让你别紧张,给你定心,人家哪知道你这么不孝,师父都出事了,还有空在这儿优哉游哉的榨果汁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一杯青色的汁液递给她,这是葡萄汁,味道酸酸甜甜。

    柳蔚把杯盏接住,一口气喝光。

    容棱问:“还喝吗?”

    柳蔚:“不喝!”

    小黎在边上带小花遛弯,正好听到了,仰着头兴高采烈的说:“容叔叔,我要喝。”

    容棱还没回答,柳蔚就扭头,冲儿子发火:“喝喝喝,什么都往嘴里塞,你属猪的?人家有什么你要什么,你要不要上天?送你上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黎莫名其妙被骂一顿,简直膛目结舌,他呆呆的站在那儿,过了好一会儿,才委屈巴巴的蹲下,一边拨弄趴在石头上晒太阳的小花,一边撅着嘴说:“那我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回头瞪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敛下眉,将剩下的葡萄剥了一颗,放进嘴里尝尝。

    柳蔚一口气出不出进不进,片刻,又觉得委屈,她这么着急图什么?

    容棱也不是真的绝情,师父是他的亲人,也是恩人,不可能不在乎。

    最后三天,将柳蔚送到京,回了王府,眼看着这人还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跟他使气,他将人拉回房间,关了房门,道:“明日启程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