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64章 凑上去,亲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双色球132开奖结果特马诗解生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64章 凑上去,亲住

    玉染被唬得立刻站起来,后退两步,干巴巴的问道:“我的舱房……在哪里?”

    柳蔚看她同自己刻意拉开的距离,沉默一下,指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玉染埋头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在舱房里,好不容易哄睡了小床上的女儿,柳蔚一边给女儿掖被角,一边问容棱:“你有否觉得这回见面,玉染有些排斥我?”

    容棱靠在狭窄床榻,手上拿着本水军布阵排列的兵书,一边翻阅,一边道:“问问?”

    柳蔚看女儿睡熟了,轻手轻脚上了床,掀开被子道:“我问她怕是不说,明日你问问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棱点头,瞧她已经上了床,便将书阖了,准备熄了蜡烛睡觉。

    可蜡烛还未熄,舱房门却响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会是谁来,柳蔚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到。

    容棱掀开被子一角,又确保没将柳蔚那边的被子也敞开,才下了床,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外,果然是小黎,他手里抱着个厚厚的襁褓,准备装妹妹用,眼巴巴的望着容叔叔。

    容棱没让他进门,很温和却又坚决的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小黎一双眼泪汪汪的,扁着嘴。

    容棱每晚都要面临这个情况,半月下来,已经有了经验,仍摇头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小黎眼泪一下就冲出眼眶:“我照顾得不好吗?我每晚都起来给丑丑喂奶,我还哄着她睡,也不敢压着她,我也没用你们这个什么婴儿床的,我都是让她睡我的床!”

    容棱神色有些无奈,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最后,小黎是哭着无功而返的,他甚至连妹妹的后脑勺都没瞧见,就被撵走了。

    房门阖上,容棱上了床。

    柳蔚翻身过来:“这阵子天气不行,母乳无法储存,明天我们跟小黎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容棱手环着柳蔚的腰肢,将她往自己怀里搂了搂,垂眸吻了吻她额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容棱还未来得及找小黎,玉染先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玉染是在容棱的房门外蹲点了小半个时辰的,她看到嫂嫂跟几个丫鬟去旁边舱房给小侄女洗澡了,才壮着胆子去堵师兄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眼前这张格外严肃,又格外紧张的小脸,拧了拧眉:“有事?”

    玉染左看看,右看看,鸡贼似的探头探脑半天,最后,压着声音道:“师兄,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两人去了客船二楼的甲板,这地方僻静,少有人来。

    容棱在甲板内侧,眉目清冷的瞧着他这位贼头鼠脑的师妹:“有事便说。”

    玉染似乎在酝酿用词,斟酌好片刻,才吞吞吐吐的问:“嫂嫂,就是嫂嫂的身世……你……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快些。”冷峻的男人,显然并非对所有人都那么有耐心。

    玉染被他一吼,也不敢磨蹭,赶紧将从师父那儿知晓之事说了一遍,说完,便揪着手指低垂头:“师兄,嫂嫂当真与前朝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她问完,对面的男子已给出了肯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玉染当即皱眉,显然没料到他会回答得这么快,且这么不留余地,那这样说来,她同芳鹊家破人亡,不就正因……

    “你认为,你家之事,该怪她?”

    玉染咬着下唇,表情有些倔强:“哪怕不怪,也总与此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冷冷的看着她:“鸡丢了,你不怪偷鸡之人,反怪卖鸡予你之人?”

    玉染一愣,没料到他会这么比喻,顿时有些气:“人怎可与畜同比!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的又看了玉染一会儿,半晌,评价一句:“是非不分。”

    玉染握紧拳头:“师兄自然维护嫂嫂,你二人已成亲,还生儿育女,可我家之事……师兄曾经答应过,会为我报仇!”

    “你欲找谁报?柳蔚?”

    玉染抠着手指甲,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容棱瞧她那稀里糊涂的样子,道:“前朝末代,流传一宝,数百年来,为此谣传之物丧命者,多不胜数,你的家人如此,芳鹊的家人如此,柳蔚的家人,亦如此。”

    玉染滞了下,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这些事容棱本不想同旁人多说,但若家人间也起这样的误会,便让柳蔚,太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“幼年丧父,母族遭杀,骨肉分离,苟延而活,她的这些经历,比你又好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玉染呆住了,她对嫂嫂的家世知道得当真极少,除了她是柳家大小姐,别的,一概模糊。

    可原来,嫂嫂也是前朝那事的受害者吗?

    那她若只因嫂嫂有前朝血脉,便将错怪责到她头上,的确如师兄所言,是是非不分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可否能仔细说说?”玉染着急的道,她不想这么稀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容棱看她一眼,见她的确有悔悟之色,才缓了语气,将一些旧事重提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柳蔚跟明香惜香一起给丑丑洗了澡出来,刚推开舱房门,迎面就撞上一双泛着水汽的晶晶瞳眸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愣,问:“玉染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染吸了吸鼻子,什么也没说,只扁着嘴,扑上去就将嫂嫂抱住。

    明香惜香站在后面发呆,柳蔚也一脸不明所以,直到玉染抱够了,一言不发,抽抽噎噎的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走了几步正好看到容棱。

    她把容棱拉到一边,小声的问:“你打玉染了?”

    容棱蹙了蹙眉,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信:“那她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容棱却道:“不知。”他从未打过。

    柳蔚严肃的板着脸,教训他:“你不要老打她,她是女孩子,哪怕你占个兄长的辈分,也不能真将自个儿妹妹那么揍,你看我打陌以了吗?你就不能对姑娘家温柔些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,倏地,凑上去,亲住。

    柳蔚吓了一跳,瞪大眼睛推开他,看看左右。

    确定周围没人瞧见,她脸颊微涨的道:“大白日的,做,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一言不发,只再附身,强悍的大手搂住她柔而细的腰肢,再次贴上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芳鹊亚石同众人会和之时,正是夕阳西下,晚膳时刻。

    客船这边是提前半个时辰接到的消息,知晓芳鹊马上就要平安抵达了,玉染很高兴,哭哭啼啼了小半日的人,这会儿终于笑了。

    戌时二刻,泛光的海面,波光粼粼中,远远四艘中型渔船,由远而近,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玉染早早就站在甲板张望,待看到最前头的那艘船,开始与他们客船接轨了,立刻提着裙子去帮忙,就巴望着早一会儿见到芳鹊。

    可这边轨道都拉好了,两艘船之间也架上了接板了,亚石的身影也瞧见了,却没看着芳鹊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