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70章 所有的仇恨都从这时开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凤凰马经六合免费资料wap天空彩票资料大全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70章 所有的仇恨都从这时开始

    柳蔚曾在钟自羽口中听到过他与岳单笙小时候的事,但柳蔚并不觉得,两人那就算朋友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个旧识。

    至于“友”,应该怎么都挨不上。

    但魏俦的一些话,又笃定二人的确交情匪浅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是谁在说谎,但这会儿听岳单笙提到,她又忍不住好奇:“所以,你吃过人肉吗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可谓非常冒犯,岳单笙错愕,滞了一下,立刻看向她。

    柳蔚回以轻柔视线,宽宏的道:“就算吃过也没什么,被骗了而已,当然,你也可以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与岳单笙的相遇,发生在那个天灾人祸不断的年代,为了逃避流民头头的猎捕,独自逃亡的钟自羽,与瞎眼的贵气小公子岳单笙,在前往漠北的路上相遇。

    初时的碰撞,脏兮兮的小野种对这个高高在上的小少爷满怀恶意,甚至想骗对方吃人肉。

    柳蔚当初催眠钟自羽时,钟自羽嘴里只念着六个字,“岳单笙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能从这六个字中猜到一些恩怨情仇,毕竟一个男的,对另一个男的如此卑微的认错,应当的确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之事。

    难道就是长大后的岳单笙发现了,小时候自己被骗,吃过人肉的事?

    柳蔚对此一直抱有好奇,现在遇到当事人,她忍不住想问问,可对方如果不愿意说,她也绝不勉强。

    岳单笙似乎很惊讶柳蔚知晓这件事,这件事太久远了,久远到他都几乎忘记了。

    那时的钟自羽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乞丐,他是顽皮的,是恶劣的,与这样一个人结交,岳单笙并不愿意。

    可漠北荒芜,他一个瞎子要赶路,身边必须有个人陪着,钟自羽是他唯一的人选。

    而因为这个决定,也成就了两人多年的情谊。

    可惜,他高估了自己对钟自羽本性的约束,一个在孩童时代便能杀人如麻的人,其后做多少天怒人怨之事,应当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钟自羽是黑的,从小就是,在他们相遇之前就是。

    而明白这一点的时候,岳单笙付出了这辈子最痛的代价,痛到他五年,十年,百年,千年,都不可能释怀。

    “没吃。”岳单笙淡淡的说,又抬头看了柳蔚一眼:“他心软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出了声:“他还有心软一说?”但这个答案她却是接受的,一个孩子,哪怕再坏,也还是个小孩,不如成年人心智坚硬,在即将染黑一个人的时候,因为各种原因收手了,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可若不是因为这件事,钟自羽的道歉又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似乎猜到她的疑惑,对于那件连纪夏秋、柳陌以都不知晓的旧事,岳单笙难得的,对柳蔚吐露了:“他害死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柳蔚低下头,小心翼翼的问:“因为……他让你妹妹怀……怀孕了?”

    岳单笙眯起眼,片刻没说话后,过了许久道:“纪冰的父亲,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理解的急忙点头:“要是我的外甥,我也绝不要他认这样一个杀人狂魔为父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看她一眼:“重茗的心上人,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呆了:“你是说,钟自羽还真不是纪冰的父亲?那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钟自羽死了,这段仇恨随着他的身亡,在自己心中的分量也变轻了,此刻的岳单笙,没有平时提及旧事时那么敏感,他看了柳蔚一会儿,突然觉得,这似乎是一个可以诉说的对象。

    对方,至少有着同重茗过半相似的容貌。

    于是,他破天荒的,将一些曾经不愿讲起的事情,头一次亲口解释。

    岳单笙、岳重茗、钟自羽,这三个人在童年、青年时期,几乎都是一同度过的。

    岳家与纪家有着千丝万缕的亲缘关系,岳单笙的祖母,正是纪家上一任家主的妹妹,一个外嫁女,按理说不管有多少理由,都不该让夫家的人,搀和到自己娘家的恩怨当中。

    可纪家的无耻,便在于生死关头,他们选择连累别人,他们甚至很庆幸,庆幸身边有一个庞大的势力,可以为他们抵挡一部分风雨。

    这种恬不知耻,蚂蝗吸血一样的作风,是岳家人都恶心纪家人的根源。

    那时岳单笙还小,是个需要奶娘随身伺候的贵少爷,他还有一个妹妹。

    有一天,母亲哭着跑进房间,抱着他说,妹妹不见了。

    自此,一家和睦的情况,步入了终结。

    一开始岳家人都以为,偷走岳重茗的,是岳家的仇家,经商之人,总免不了有些敌人,但上升到动人妻女的,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可后来他们才知,原来对方不是敌人,是亲人,是他们的亲家!

    纪家那时正值多事之秋,纪夏秋一事后,岭南被端,纪家人流窜在外,而当时的纪家家主,曾亲自上门,问自己的亲妹妹求救。

    岳单笙的祖母虽是纪家女,但外嫁数十年,早已不想沾染族中旧事,加上那时朝廷追捕密切,岳家祖母在深思熟虑后,狠了心,拒绝了自家大哥,维护了岳家上下不受牵连。

    这个做法,不管在何时,都是正确的,救人需量力,如果明知救你,我自己,甚至我全家都会被搭进去,那这就不是一个人的事了,我可以将自己的性命奉献给你,但要我连带全族同你一起丧命,那恕难做到。

    纪家家主被激怒了,他佯装理解的离开,转头,却掳劫了岳家最小的女婴。

    岳重茗自小身子不好,便是因此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婴孩在幼时离开母亲,跟着另一群亡命之徒过着颠沛流离,甚至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,身体都会弱。

    岳重茗的失踪,在岳家掀起波澜,可岳家祖母愣是哪怕被孙女性命威胁,也没同意纪家人的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岳重茗,在那时已经被默认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岳单笙是在七年后方知,妹妹还没死,她被纪家另一群看不惯纪家家主强盗行为的人救下,漠北暂居。

    偷听到这个消息时,岳单笙想到母亲的以泪洗面,想到父亲的哀伤模样,想到祖母虽未言明,但常常深夜落泪的沧桑,他决定,要接回妹妹,要让一家人,再次重聚。

    那次是他第一次独自离家,眼睛是他付出的第一个代价,一个孩子,要在动乱的外界行走,需要的不止是金银,还有识别善恶的能力。

    他误入一家黑店,丢失了所有行李,还毁掉了眼睛。

    当然,瞎眼只是暂时的,岳家经营药材生意,对于医药,岳单笙哪怕没学过,耳濡目染,也总会一些。

    他并不担心自己眼睛的将来情况,但他担心维持这种瞎眼的状态,要如何去往漠北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他遇到了另一个要去漠北的人,他用身上仅剩的银子,“雇佣”了对方,那个人,其后,陪他找到了妹妹,帮他照顾妹妹,与他走过了最困难,最不便,最颠沛流离的整个孩童时代。

    他对那人,是感激的,哪怕那人秉性恶劣,喜好作怪,但这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,那人的活泼,哄得妹妹笑逐颜开,有那人在,一切都仿佛在往好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直到,打算带着妹妹回家的岳单笙,得知了另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在他离家后,岳家遭害,岳家大宅被人放火,一夜之间,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骤然的家变,令岳单笙无法接受,那阵子,他疯了。

    一个疯疯癫癫的少年,一个重病虚弱的少女。

    在路上偶然结下这场缘分的小野种,默默的接下了这两个包袱,他去田里做工,去富人家里为奴,每天攒下一点钱银粮食,再回来照顾那两个萍水相逢,与他无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小伙伴。

    他无怨无悔,嘴里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“单笙,来吃饭了”还有“重茗,该吃药了”。

    整整两年的悉心照料,直到岳单笙恢复正常,岳重茗已经将这个在她眼里比所有人都高大的少年,视若亲兄。

    岳重茗觉得自己有两个哥哥,一个千里迢迢来找她的岳单笙,一个将她捧若珍宝,呵护备至的钟自羽。

    她的一生不亏,唯一觉得遗憾的,便是没能嫁给钟自羽,她很想嫁给对方,很喜欢对方,就像所有的小女孩,都钟情身边那个自认为最伟大的那个同龄人,但她知道,对方不喜欢自己,所以,这份爱,到死,她都隐藏着。

    可那真的是隐藏吗?

    隐不隐藏,归结在于,对方是看不出来,还是看出来了却装作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岳单笙愿意让妹妹嫁给钟自羽,他也感激对方对自己的付出,他认为对方虽然人品上有些问题,但这都是小问题,是可以托付终身的。

    但最终,他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这个错的代价,是他失去了世上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岳重茗,死了。

    死在生产之后,她的身体,根本不足以负荷一个孩子的诞生。

    那阵子岳单笙不在,他在忙着出外寻找能救治妹妹的灵丹妙药,走之前,他明明叮嘱钟自羽照顾好妹妹,可对方没有,他放任妹妹一边喜欢着自己,一边承受他的薄情,同时另觅生路般,找到另一个宛如救命稻草般的男人。

    岳重茗是被骗的,岳单笙一直这么认为,那人渣在没有任何聘礼的情况下,在不打算娶妹妹的情况下,要了妹妹的身子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钟自羽一定是知道的,但他没有阻止,他竟然,没有阻止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仇恨都从这时开始。

    伴随着岳重茗的身亡,岳单笙知道,他这一世,下一世,永生永世,都不会原谅这个曾经的挚友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