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72章 容棱就是条大尾巴狼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37期的四不像是什么图无空彩吧高手网与你同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72章 容棱就是条大尾巴狼

    有人再次见到容棱时,已经是第二日清晨了。

    容三王爷,正身影孤寂的站在客船二楼的甲板,迎着海风,看着远处升起的太阳。

    一直有早睡早起习惯的玉染,打算来甲板晨练,看到师兄,很惊讶的问:“师兄怎的起这般早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就见背对着她的冷峻男子,微微侧眸,瞧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玉染无知无觉,走到师兄身边,一边伸懒腰,一边满脸微笑的也看着太阳,道:“真美啊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说话,淡然的目光,扫了眼玉染的脚下。

    玉染见他半晌没动静,疑惑的看去一眼,一看,就看到师兄正盯着她脚下,她好奇的也低头,然后便看到自己脚下,正踩着一截薄毯,薄毯旁边,还有一个枕头。

    玉染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玉染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寂静的气氛,在兄妹二人间弥漫,过了不知多久,玉染面色复杂的问:“师兄,你昨夜……在这儿睡的吗?”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,挺直了背脊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玉染叫住他,情急之下,拍了他后背一下,然后便感觉师兄的背肌恍惚颤了一下?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玉染是真的关心他,忍不住又用手去贴了贴,随即非常错愕:“师兄,你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容棱长长的吐了口气,语气很平静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无事,都受伤了?什么时候的事?伤几天了?伤哪儿了?怎么伤成这样还在甲板睡,师兄,你这样太不爱惜自己身体了!”

    玉染严肃控诉,越到后面,说得越激动,最后甚至顾不得其他,直接拉着师兄的袖子,把他往船舱里带,她觉得嫂嫂肯定不知道这件事,若是知道了,凭嫂嫂的医术,师兄不可能被碰一下伤口反应就这么大。

    师兄真是太不应该了,就算不想嫂嫂担心,也不能拿自己身体开玩笑,这伤口要是恶化可怎么办!

    玉染一腔热血,拉着容棱就去敲柳蔚的房门。

    来开门的是小妞。

    玉染认识她,看到小姑娘手里拿着布巾,就知道她是来伺候嫂嫂起身的,嫂嫂应是醒了。

    她探头往里一看,果然看到嫂嫂正抱着丑丑,正在哄女儿。

    “嫂嫂,我有事同你说。”丑丑还没醒,玉染不敢太大声,细声细气的道。

    柳蔚将丑丑小心翼翼的递给明香,然后起身,走到门口,关上舱门,出走廊问:“何事?”

    玉染立刻把师兄的事说了,语气非常愤慨:“嫂嫂,师兄这样隐瞒伤情,是不是太不应该了!”

    柳蔚眼皮掀了掀,瞧着容棱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,虚咳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眯起眼:“还咳嗽?伤寒了?”

    容棱侧了下首,勉强道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对玉染道:“他说无事。”

    玉染皱起眉,指责师兄:“师兄你对嫂嫂害什么羞,伤了就是伤了,讳疾忌医不好,嫂嫂,你快给他包扎吧,还不知道伤的重不重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容棱:“要进房休养休养?”

    容棱抿了抿唇,语气依旧那么平缓,说的话,也还是那句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他越是这么逞强,玉染越难受,忍不住道:“师兄你再这样,我告诉师父了!”

    容棱皱了皱眉,似乎有些为难,又十分无奈。

    柳蔚瞧着两人这一来一往,突然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她的笑太突兀,玉染愣住了。

    柳蔚无奈的抬手拍拍玉染的脑门,道:“你还太嫩了,你以为你师兄是什么?小羔羊?他还有委屈自己的时候?他就是条大尾巴狼,你让他卖了还给他数钱呢。”

    玉染一脸莫名,不知这是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柳蔚走到容棱跟前,问:“让你去甲板睡一晚,不得了了,装起病了?还利用玉染在我跟前装疯卖傻?我说容三王爷,咱们认错受罚时,能不能虚心点,整天就想着这些歪门邪道,不务正业。我现在就问你,后背疼不疼,是不是伤寒了?你那一身内力,是不是摆设?”

    容棱被柳蔚指着鼻子骂了一通,又瞧旁边回过味来的玉染,看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微妙,再次虚咳一声,一脸自如的道:“我说了,无事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,我一直说我没事,是你们说我伤了病了,所以是你们的问题,跟我没关系。

    好一出金蝉脱壳,本来还以为自己在当好人,实际上还真让人给卖了的玉染气得鼓起腮帮子,捏着拳头说:“我这就去告诉师父!”

    她说完,一跺脚就往师父的舱房去。

    等她离开,柳蔚闲闲的靠着门板,道:“演砸了吧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,目光幽怨。

    柳蔚啧了声,捧起男人的脸:“所以啊,干嘛对我有所隐瞒呢?不是说好了不骗我,不瞒我,什么事都两人商商量量着定吗?容都尉,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趁机倾身,拥住柳蔚的身子,将下巴搁在她的颈窝,声音里透着委屈:“那你何时出够气?”

    柳蔚拍拍他的后脑勺:“谁知道,反正现在还气着。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生气,身子却任着人抱。

    容棱吐了口气,把她抱得更紧了,无声求饶。

    柳蔚无动于衷,半晌,将人推开,开门进了舱房。

    容棱拉住她的手,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柳蔚回头看着他,摸摸他的脸,道:“去把毯子和枕头收了,放在甲板挡着人过路。”

    容棱立马道:“被玉染踩脏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声:“那就趁着白日有太阳赶紧洗了,不然晚上没得盖哦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王爷两夫妻在闹矛盾,吃午膳的时候,大家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三王爷没上席,是自己去隔壁偏厅,与暗卫们一起吃的,而王妃,坐在了正厅的主位,像东道主一样,还给王爷的师父夹菜。

    餐席上大家的表情各异。

    芳鹊不明所以,小声问玉染:“师兄怎么不过来吃?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玉染就愤愤,她“砰”的一声把手里的筷子掰成两半,这才缓了口气说:“饿死他算了!”

    芳鹊:“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