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73章 容三终能再抱娇妻入眠,出发深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线宝宝心水论坛香港2018年124期四不像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73章 容三终能再抱娇妻入眠,出发深海

    容棱这一睡,就在甲板上连睡了三天,第四天因为夜里起了雨,柳蔚才恩准他进房。

    而这三天,容棱没给过岳单笙一个好脸色,但岳单笙却像没发现一般,这三日都过得很孤僻。

    或许他本就是孤僻的人,平日不是呆在舱房不出去,就是去甲板吹风,而他手里,那张地图被一直攥着。

    容棱每次看到,都在想,这人还挺用功的,不过看不懂的图,看多少遍也还是看不懂。

    这场及时雨救了容棱,令铁骨铮铮的容三王爷终于能再次抱着娇妻入眠,不用在外头风吹雨打。

    但因为雨势太大,船的行驶速度,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之后又过了十三日,大船才在青州靠岸,而也是这时,岳单笙才知晓,原来魏俦也在船上。

    魏俦是作为通缉犯被捕的,为了让他老老实实别作怪,容棱的暗卫们一路带着他,都是用敲晕的方式,醒了就让他吃喝拉撒,完事了又敲晕。

    魏俦脑袋后面现在好几个包,这还是全赖重遇柳蔚后,柳蔚提供了迷药,不然他脑袋上怕不止是包。

    魏俦被提溜着下船时,人都还是懵的,浑浑噩噩的整个人有点痴傻。

    领赏的暗卫找容棱请了假,带着魏俦就喜滋滋的去了青州衙门。

    岳单笙还没来得及跟魏俦说句话,就见那人被稀里糊涂的移交法办,他愣了一下,看向容棱的目光难免带着不悦:“为何,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魏俦与钟自羽关系匪浅,岳单笙自知,自己与钟自羽的关系容棱肯定一清二楚,三者关系贴近,他认为容棱怎么都该告知他一声。

    岂料容棱只是掀了掀眼皮,语气非常记仇:“本王做事,何时需同你请示了?”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,容棱是想找个魏俦醒来的时候,安排岳单笙跟他见一面的,但在他还没这么做之前,岳单笙已经把他卖了。

    连睡了几天甲板,容三王爷整个人都在暴怒边缘,没直接把岳单笙丢下海就不错了,还想见人?

    岳单笙无言以对,但看容棱的目光,越发不善。

    原本还算是点头之交的两个人,在经历过这两件事后,算是彻底把梁子结下了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知道魏俦竟在船上,她是提供过迷药,那不是容棱找她要吗,她也没问用途,顺手就给了他两包。

    这么说,从那时候开始,容棱就有事瞒着她了?

    看来睡甲板还是轻了,得再想想别的!

    司马西与付家知晓容棱平安归来,都松了口气,付子辰倒是不关心容棱,但他是在柳蔚上了船,出海后,才知她竟然去找容棱的。

    心里悬悬的愁了许久,这会儿见柳蔚完好无损,还带了个小婴孩回来,他整个人都柔软了。

    捏捏丑丑的小手,点着丑丑的鼻尖道:“宝宝,我是你干爹哦。”

    容棱在旁边一脸不乐意:“我同意了?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看他:“我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罪人,是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的。

    在青州只留了三天,处理完所有人事安排后,一行人便目标明确的再次出航。

    这回他们的目的地是深海,首先需要数名有经验的老船工,同时还需要更好,更坚固,更能承受深海地域气候风浪的大船。

    随身携带的下人,柳蔚这边只要了明香惜香、大妞小妞,容棱则带了十名暗卫,四十名正营兵,同行人还有岳单笙,容棱的师父。

    玉染芳鹊被安置在青州。

    自从沉船落水,对容棱进行多次狙击后,那群袭击他们的人便人间蒸发,容棱猜测对方应该是不熟悉海上作战,吃了他这里太多亏,暂时偃旗息鼓,所以将玉染芳鹊留在付家保护范畴,他还是放心的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人的身份,容棱其实已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但毕竟是猜测,还需证实,他已书信回京都,京都那边正在调查,一有消息,会想办法通知他。

    从行李,到人手安排,再到船只确定,最后,他们定了两艘船,船是问青州海师借的官船,船上安置了炮台,是能攻能守的战斗船。

    大部分行李,与正营兵,都被安置在副船上,容棱、柳蔚、岳单笙等人是在主船。

    两艘官船毕竟承载了许多火力能源,并不像一般的民用船那么宽敞,只需要载客。

    所以别看是两艘大船,但其实可用空间很小。

    算上船工、舵手、一众人员,大家也只是刚刚够住而已。

    上船的第一天,柳蔚就忍不住问容棱:“你师父为何也要去?”

    按照柳蔚的看法,师父应该留在青州,之前师门遇害,容棱千里赶往,却不知缘由的同师门上了出海的大船,船在海上沉没,其后便是长达数日的漂流,如今好不容易上岸,她以为师父应该同玉染芳鹊先将袭击他们的那伙人查出来,再办他们自己的正经事,可为何要跟着他们去深海?

    容棱搂住柳蔚的肩头,没有说话,神色却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柳蔚一看夫君这表情就知道有问题,立刻警告:“你说过不瞒我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想到那三日惨不忍睹的甲板经历,揉揉她的头顶,道:“此事,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得说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若是要说,就得从头开始说起。

    当时青州驻地军发现一种特别的弩弓,其后芳鹊与纪槿又争相抢认,那是自家所制。

    此事容棱面上不显,却记在了心里,可当时他顾着送柳蔚回京,便把弩弓一事,暂时按下不表。

    可偏偏,小弩的暴露,不光容棱这边好奇,持弩人那边,也有动静。

    容棱也是在赶往青州的路上,遇见师父时才知其中利害。

    那弩弓的确是师父所制,只是有一日,家中遭窃,那弩弓,不翼而飞,但如今袭击他们的那伙人,嘴里却明明白白的念着器书杂记的名字。

    芳鹊说过,师父是在周游并国时,偶然看到那本破破烂烂器制书,其中在弩制篇里,看到了那万里弩,从而制作而出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知晓那器书杂记的存在,就间接说明,他们可能就是奔着这个来的。

    可那器书明明白白就放在书柜上,那伙人却并未去拿,反而一招招下死手,往人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对方人多势众,芳鹊玉染武艺不精,不久便被对方打伤。

    师父一人倒是不惧,可却唯恐两个徒弟因战受伤,因此,才不得不带着徒弟遁逃离开,奈何那些人穷追不舍。师门之人在飞鸽传书给容棱时,的确有些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再到后来,他们已经成功的躲了起来,敌明我暗,稍稍拖延一阵子,危险便能解除了,因此,才又书了一封信,表明让容棱无须担心。

    容棱赶来时,师父这边已经连两江都过了,算是没有后顾之忧,但师父却提到,想再去一次并国。

    并国,位于青云朝之东方位。

    从青州过水路而行,大约半个月便能到并国边境。

    容棱本不愿前往,在确定了师父无事后,他就想立刻班师回京陪着柳蔚,可到底隐患未除,容棱想了想,还是决定送师父一程,送他们到距离边境稍进的港口,确定路上无恙了,再返程就是。

    奈何,船行驶了没多久,便沉没了。

    之后,又是如影随形的追杀。

    容棱认为那些人是皇后的人,为的不是器书杂记就是师父的性命。

    可重见师父后,容棱才知,原来当时芳鹊亚石,师父玉染,四人都未受过追捕。

    被追杀的,只是他容棱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事情就古怪了,难道是见到他出现,皇后临时起意,打算杀死一劳永逸?

    可那也不该放过另外四个人,毕竟皇后一开始目的是师父才对?

    容棱猜不透,便不敢将敌人的身份猜死,他书信回了京都,让镇格门的人暗中调查皇后,同时也没有放过京都势力排的上号的其他人,包括卧床不起的乾凌帝,尚在寺庙的太妃,甚至他那已经回了天伢国的亲生父亲,他不想自己将矛头定在一个方向时,别的方向,有人暗暗的在偷袭他。

    而原本指定要去并国的师父,却在知晓他们要去深海时,露出了复杂的神色,半晌道了一句“都是天意”,便执意也要跟去。

    容棱一直觉得师父有很多秘密,甚至到至今为止,他也不知当初师父为何会出现在皇宫,又为何见到他的第一眼,便问他要不要同他习武。

    师父似乎对深海有些看法,但师父并不言明。

    容棱不是爱追问的人,但他有种直觉,此行若是带上师父,或许,会比他们预想的,要顺利许多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太可能真的找到那魔鬼海,地图不全,魔鬼海暂时也只有一个虚幻的轮廓罢了。

    但能够进入深海,至少也算离最终的成功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此行的目的,其实就定在了深海,到时候是否还能继续前行,眼下,容棱自己都说不好。

    当年青云国的始祖皇帝,用了数十年,损失海师数十万,不是一样也没进入过那片海域吗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