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88章 丑丑你太让其他小伙伴心寒了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天中彩票是官方的吗彩库宝典香港马会权威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88章 丑丑你太让其他小伙伴心寒了!

    莫名其妙多了一头狼,其他人面上不显,心里却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岳单笙倒是不在心里嘀咕,他直接就问了。

    容棱却只用手掌撸了撸白狼丰厚的背毛,大狼被摸得舒服了,眯着眼睛,就趴他脚边。

    岳单笙挑了挑眉,索性也不问了,把地图拿出来跟他商量。

    明明乖乖趴着的白狼在见到地图的那一刻,倏地站起来,两步靠前,走到地图旁边,毛爪子把地图一角按住。

    岳单笙抬眸看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揉了揉大狼的脖毛,道:“回来。”

    大狼“呜呜”一声,用鼻子去拱地图,把地图都拱得翘角了,还不肯停。

    岳单笙把地图收起来,拍了拍沾了狼毛的边角,仔细叠好,眉头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也不明所以,又把大狼拉了拉。

    大狼这才回到容棱身边,脑袋垂下,把下巴搁在他膝盖上。

    容棱下意识的揉揉它的脑袋顶,问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大狼往他怀里钻,像在撒娇。

    岳单笙忍不了了,霍地站起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容棱沉默片刻,接着起身,拉着大狼去敲师父房门。

    敲了好一会儿,老者才来开门,大略是刚醒。

    看到容棱,老者正要说话,却听到一阵熟悉的呲声,低头一瞧,顿时吓得后退两步:“你把它带来做什么,看不出它想吃了我?”

    容棱拍拍大狼的头:“师父曾说,它是您故友所养?”

    老者一脸不乐意:“那人在的时候,这小畜生可没这么凶。”

    容棱又问:“那如今,那位前辈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老者语气有些唏嘘:“就是找不着了,才回来见这小畜生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师父曾来过此岛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老者一脸自得:“为师还在这岛上搭过一间木屋,只是时隔多年,风吹雨打,早已没了踪影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既然来过,此前为何不说?”

    “啊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岛位于深海与魔鬼海之间,地域特殊,且远离主航,普通船只应当难以抵达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挺难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要进入此岛,极大可能需穿过那片被悍鱼污染的海域,如此看来,悍鱼之患,师父也曾经历过?”

    “悍,悍鱼啊……没……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师父是如何来到此岛的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就迷路……就……”老者说了两句,觉得自己被牵着鼻子走,顿时反驳:“你这是何语气,质问为师?”

    容棱:“徒儿不敢,只是若师父对此域熟悉,还请师父明示,下一步,我们该如何行船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不知。”老者摆摆手,关了房门,凶恶的道:“不记得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,你们想怎么走就怎么走。”

    容棱又敲房门,可这回师父说什么也不开。

    大狼在容棱身边跟着,不解的仰头看着新主人。

    容棱不愿怀疑自小敬重的恩师,但此行路上,师父许多举动,又的确难以解释。

    遇到悍鱼,柳蔚尚想不明白悍鱼的能耐,却是师父出言解惑,到了这片荒岛,师父又为何非要找这头白狼?

    若他老人家一开始目的就是这头白狼,那师父就是知晓他们早晚会来此岛?

    为何知晓,又为何未提及?甚至到了现在还避而不答?

    师父的故友是谁?这头白狼为何要跟着他们?师父执意带走白狼的意义又是什么?

    容棱现在才发觉,此次出海,一直被他忽略的师父,原来藏了这么多秘密。

    他相信师父不会害自己,可他老人家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容棱带着疑惑回了房。

    柳蔚正在哄丑丑,小家伙刚吃了奶,正窝在娘亲怀里精神得很。

    大白狼似乎很喜欢柳蔚,一进房就乖乖走过去,站到床榻边,仰头望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本不喜欢这头狼,不止因它个头大,还因她从未想过养猫养狗,她更喜欢鸟儿,甚至蜘蛛、蛇这些,对四脚动物向来印象一般。

    可人毕竟是有心的,一头乖顺的大白狼,噙着澄蓝澄蓝的眼睛,无辜纯净的看着你,看久了,多少会让人心软。

    况且这头狼还会握手,还会作揖,容棱还在教它咬自己的尾巴转圈,才艺可以说非常的丰富!

    柳蔚心满意足的撸撸狗头,白狼张着嘴吐舌头看她,又双腿正立,爪子趴在床边,立着身子看柳蔚怀里的丑丑。

    丑丑也看到了大狼,露出牙肉,身子往那边凑。

    柳蔚只好抱着丑丑靠近,白狼似乎很紧张,悄悄去闻襁褓。

    丑丑又咯咯咯笑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女儿很没出息,咕咕和珍珠也没少陪她,甚至小黎养的蜘蛛小花还陪她一起睡过觉,但她怎么就能对大白狼这么亲近,这让其他小伙伴多心寒啊。

    但丑丑就是喜欢大白狼,大白狼也喜欢她,还把下巴搁在床沿上,一声不响的陪着丑丑。

    柳蔚索性不管了,抬头问容棱:“你表情不太好,还未商量出后面路线该怎么走?”

    容棱简短的将师父之事说了,末了又看向正敦实的陪着丑丑的白狼:“它也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看向白狼:“这头狼的确乖顺得惊人,你说它通灵性,我是信的,那张地图是人身上割下来的,带着人味,它闻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或许不是。”容棱说出自己的猜想:“或许,它见过那张图?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:“这不太可能吧,那张图一直长在钟自羽背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拓印。”容棱道:“原图呢?谁人所画?”

    柳蔚惊讶他的猜测:“你的意思是,怀疑师父口中所谓的旧友,与地图的原画作者有关?可那原画作者不是在纪家吗?是那次出海的幸存者。”

    “幸存者,只有一人?”容棱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或许不切实际,但这座岛的位置让他总忍不住这么联想,因此,他更想从师父那儿得到答案,可师父明显不肯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一定要让师父开口。”柳蔚琢磨一下,摸着下巴盯着白狼看:“如果白狼能不攻击珍珠,我可以托珍珠问问它,从它口里或许也能问出答案。”

    自从师父到处杀小动物的事儿在白狼这里上了黑名单,当日同师父一道的小黎,珍珠,包括咕咕,都被白狼记上仇了,白狼现在看到他们就想咬他们。

    小黎,珍珠,咕咕这两天都不敢来粘着柳蔚和容棱,总感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