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94章 容棱动作娴熟的把女儿接过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最火的网络游戏排行脑筋急转弯新版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94章 容棱动作娴熟的把女儿接过来

    一开始预估三日,但两日半的时候,船上的人已经能看到那座熟悉的浮岛了。

    容棱坐在舵手舱,与岳单笙对照地图,经验丰富的老舵手在旁给意见,大家估测,今晚之前,他们能上浮岛。

    可这两日海上天气不定,就拿今日来说,从晌午到下午,连续两个时辰的乌云密布,虽然最终也没落雨,但舵手猜测,今晚或明日,怎么都会降雨。

    那座浮岛周遭没有堤坝,一旦降雨量大,岛必淹没,就算不如最严重的全淹,怕是也要淹到十多米以上,届时,别说人在上面,就算离得近点,怕也会被席卷。

    大家再三讨论后,决定先将船朝浮岛右边那片空旷的海域驶去,就在那片海域等,等到下了雨,雨停了,岛上安全了,再驶过去。

    选右边的海域也是有讲究的,风帆判断现在吹的是西北风,他们在右停留,能最大程度的规避风暴。

    定好计划,大船便转航。

    船舱二层的某间房里,丑丑正趴在床上,学爬行,大狼蹲她旁边,用宽大的身子挡住床沿,以防丑丑不慎摔下去。

    丑丑爬着爬着,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大妞小妞正在逗丑丑,一个拿着之前青州下地买好的拨浪鼓,一个拿着摇铃,一左一右诱惑丑丑。

    粉嘟嘟的丑丑哪边都没去,她坐在中间,看看大妞,又看看小妞,最后盯着白狼。

    白狼急忙往前凑了一点,把大脑袋放到丑丑能摸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丑丑没有摸,她转开视线,又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呼啸的疾风卷得天边的云朵险些变形,丑丑盯着那些云朵,还没有多少眉毛的眉头,透着粉色,微微蹙着。

    小妞急忙扔了摇铃过去,捧着丑丑的脸,快速亲了一口,然后跟姐姐道:“把帘子放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大妞老实的去关窗户帘子,可帘子刚放下来,丑丑就开始叫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”的音调,起伏很大,到最后还扁着嘴要哭似的。

    大妞小妞被吓住了,白狼也被吓住了,两人一狼急得团团转,围着丑丑不知道怎么哄。

    最后是小妞跑出去找明香惜香。

    正好此时,小黎从走廊路过,听到哭声探头进来一看,也愣住了:“妹妹为什么哭?”

    小黎是在门口问,他没进来,看到白狼也在房里,他根本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大妞却不管这些,她抱不好小小姐,但小公子一直很会抱小小姐,所以小公子一定能哄好小姐姐。

    她急忙叫道:“小公子你快过来,小小姐不知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也着急妹妹,他想进去,可白狼正看着他,犹豫再三,最后他只能趴着门缝,哀怨的道:“你把她抱出来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大妞叫道:“抱不住,小小姐不让我抱。”说着她再一次脱手,而丑丑在挣扎开大妞后,一边哭,一边吭哧吭哧的费力往床沿边爬。

    白狼也特别着急,它平时看到小黎就想咬他,但现在似乎知道他的作用关乎丑丑的安危,因此难得的不止没有攻击,还对小黎“呜呜”的叫唤,叫完就自己走到墙角,老实的坐下。

    小黎看白狼走远了,急忙窜进屋子,一把抱起红鼻子红眼睛的妹妹,搂着拍拍:“不哭不哭,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饿了,还是尿裤子了?哥哥亲亲,你不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丑丑哭得更大声了,哭两下还扭头,看看被关上帘子的窗户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屋里太黑了。”小黎道:“去把帘子打开。”

    大妞赶紧去把窗帘掀起来,帘子一开,屋里登时亮堂堂的,而丑丑也停了一下,一边打嗝,一边不哭了,眼睛咕噜噜的转到窗户外。

    可看了一会儿天,丑丑“哇”的一声,哭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小黎也慌了,大妞更慌了,白狼在墙角急的直打转,明香惜香终于赶了过来,可平日她们倒是照顾得丑丑很好,今天却怎么哄也哄不住。

    眼看丑丑哭得声音都开始哑了,几人急忙抱着孩子去找王爷和王妃。

    柳蔚在一楼甲板,拿着望眼镜看前方海况,容棱在舵手舱还在讨论行驶路线。

    因为舵手舱比较近,明香惜香先把丑丑抱去舵手舱。

    容棱听到婴儿的啼哭声,几乎是立刻转过头去,那边明香火急火燎的过来,话还没说,容棱已经起身,动作娴熟的把女儿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明香也不知道,看向大妞。

    大妞解释:“之前小小姐还好好的在屋里玩,后来外面起风了,她就盯着窗户外看,我和小妞就把窗帘放了下来,然后小小姐就开始哭,可后来我们把窗帘撩起来了,小小姐也一直哭,王爷,小小姐是不是眼睛疼,被风吹了?是不是伤着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眼睛脆,容棱小心翼翼的掰着女儿的眼皮看了看,没看出什么东西,他就抱着孩子去甲板,后面还跟着一溜人。

    柳蔚听到身后的动静,回头就看到容棱抱着丑丑过来。

    丑丑还哭得喘不上气,她听容棱说了原因,也掰着丑丑的眼睛检查了一遍,最后道:“没有,眼睛没问题,应该没伤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了?”容棱问。

    柳蔚也闹不明白,据她所记,丑丑上次哭得这么厉害,是因为悍鱼集结的雾气在空中释放毒素。

    又听大妞说是因为看到起风了才开始哭,柳蔚更是觉得蹊跷,但又有些闹不懂,看到风,不代表吹到风,上次丑丑是自己吹了风,才哭得厉害,这次可没吹到,又怎会这么激动?

    柳蔚正思索着,丑丑突然打了一下嗝,然后盯着甲板前方,小手攥着娘亲的头发,哭得更加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柳蔚朝海面看去,并未看到任何不妥,一时越发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但这时,立在桅杆上的珍珠突然“桀桀”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咕咕也从船顶上飞下来,拍着翅膀尖利的嘶鸣。

    甲板上的人都被吓住了,齐齐看向柳蔚,而柳蔚则只是看着珍珠,同时吸收珍珠方才的话。

    两个呼吸的功夫后,柳蔚铁青着一张脸,厉声喊道:“有龙卷风,快,快掉头,往回驶!”

    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