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196章 珍珠到底是死了,还是活着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正版马会全年资料浙江双色球走势图2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196章 珍珠到底是死了,还是活着?

    小黎连咽了好几口水,只觉得鼻息间全是闷气。

    珍珠和他一起,落汤的鸟儿浑身湿漉漉的,它勉力迎着飓风往天空上飞,爪子想尽办法的要去抓那快被淹到头顶的小黎,可它抓不到,同时一个大浪拍来,将它虚弱的末力拍散,让它沉沉的再次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……”求救声还未说完,小黎只觉得脸上撞到了一个湿软之物,他费力睁开眼,看到那黑黑的一团湿物像是一只鸟,那是珍珠,珍珠翻着肚子,飘在他眼前,浑身硬得没有动静,四肢都是直的。

    小黎吓了一跳,自己的生死无暇顾及,他拼命的刨水,双手双脚用足力道,好不容易将珍珠划到身边,抱过来一看,分明已经是具鸟尸。

    大雨倾盆而落,远处隐约传来喊叫声,小黎辨认得出,那是娘亲的声音,娘亲在找他。

    可他无法答应,珍珠的尸体在他眼前,这让年仅六岁的孩童无所适从,他眼眶迅速变湿,鼻尖发烫,张着嘴一边叫一边哭。

    远处的柳蔚听到声音,抱着丑丑浮在木板上拼命往那边划,刚划两下,水下有只手捉住了她的木板,往反方向一拉。

    柳蔚眼眶猩红的道:“小黎在那边,让我过去!”

    容棱在水里,大声道:“不能过去,龙卷风来了!”

    是啊,黑色的旋风已经过来了,就在方才小黎呼叫的地方,可是那又如何……

    “让我过去!”

    年轻的男子双手颤抖,指尖扣死了木板,他奋力的往另一头游,他没有说话,他不想泄露喉咙里的哽咽,那是他的儿子,他何尝不想救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让我过去……求求你,让我过去……”柳蔚哭着趴在木板上,她死命的想去拉容棱的手,但她若倾得太斜,怀里的丑丑会被浪打到,她不知所措,眼泪混合着雨水,整个人很绝望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,柳蔚,听我的!”容棱狠狠的一咬牙,素来张弛有度,见惯大风大浪的男子,这一刻是慌乱的,是恐惧的。

    他被大自然打败了,败得五体投地,他只求最后还有一线生机,他妻子的生机,他女儿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这边,这边!”远处有人在喊,有人爬上了救生舟,正奋力的想救更多同伴。

    容棱想尽办法往那边移动,路上,他看到了两具尸体,两人都是熟悉面孔,是他的亲信,是他暗卫团内的老人。

    灾难来得太突然,让作为人类的他们没有丝毫回手之力。

    魔鬼海,魔鬼海,通往地狱的大海,死神的栖息之地,为什么要轻视这里,为什么要认为理通了一切,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挑战?

    为什么不回去,为什么明明可以回航,还非要坚持?为什么要这么自负?为什么要拿所有人的性命来赌?

    容棱手脚都是僵的,他动作机械,甚至根本不知自己在做什么,只是本能的拉着木板划动,妄图避开追随而来的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柳蔚哭得渐渐没了声音,她抱紧了丑丑,再低头去看时,才发现容棱的脸是青色的,嘴唇白的恐怖。

    她一惊,迅速看向他的胸口,才发现,他胸前是红色的,方才大船覆灭,他站在甲板上,被飞溅的刺木刺中了胸膛,又在水里泡了这么久,他的生机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。

    “容棱,容棱……”她抓紧木板边缘,沙哑着声音不断的喊。

    狼狈的男子回头看着她,眼瞳涣散,眸内聚不起视线。

    柳蔚慌乱不已,她捉住他的手,心里有千言万语,可是到最后,只在他耳畔失重似的道:“不准死,谁都不准死。”

    意识模糊的容棱,终于凝起眸光,定定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柳蔚握紧他的手,闭上眼睛,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眷恋的抱紧怀中的女婴。

    丑丑还这么小,她才刚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小黎抱紧珍珠的尸体,他感觉自己在转,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,整个人宛若陀螺般旋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这是怎么了,他还太小,许多未有经历过的事他根本无从分辨,他什么也做不到,只能随着水浪翻滚,跌跌撞撞,却牢抓手里的鸟儿,死也不放。

    他知道珍珠死了,他痛苦,眼泪不停的流下来,但是他不会丢下珍珠,哪怕是具尸体,也不能丢下!

    头晕目眩,意识越来越模糊,小黎觉得自己可能也快死了,他甚至产生了幻觉,他感觉手里的鸟儿动了一下,翅膀似乎扇了扇?

    不过不可能的,珍珠已经死了,在这么剧烈的旋风海浪里,他们谁都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桀……”虚弱的鸟叫声,强迫小孩打起最后一丝精神。

    他错愕的看向自己怀中,却正好对上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。

    “珍……珍……”

    珍珠似乎与小黎不同,旋风将他们包裹,小黎已经近乎崩溃,但珍珠竟在这样恐怖的风力下,慢慢煽动翅膀,飞浮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它似乎与平时不一样,但仔细看看又不知哪里不一样,它平静的荡在小黎的头顶,突然咬住他的衣领,把他往斜下方拖拽。

    水淹没到鼻息,小黎立刻施展闭气功,但已经来不及了,他的内力在刚才的费力自救中已经所剩无几,在彻底失去意识前,他还是没想明白,珍珠到底是死了,还是活着?

    而同一时刻,另一边,哭到已经昏厥的丑丑,从柳蔚怀中醒来,几个月大的婴孩满脸通红,显然是高烧之状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狼叫声,伴随着席卷而来的龙卷风。

    柳蔚握紧容棱的手,抱牢他们的孩子,他们的位置太靠后,已经赶不到救生船。

    而飓风已经追上了他们,并在他们无力回天时,将他们迅速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“王爷!王妃!”

    明香的声音从救生船那边传来,伴随着恐惧与惊慌,柳蔚看不清周围的一切,她只看到容棱身上的血水混杂着海水,他渐渐的,晕了过去,飘飘荡荡的要离她远去,她忙死命的抓着他,咬着牙,与他十指紧扣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