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06章 容棱问,我妻子呢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出持码六合2018年今晚开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06章 容棱问,我妻子呢?

    云觅被拉着当苦力,勤勤恳恳的像头老牛似的,把床上那年轻男子照顾得妥妥帖帖,等到天幕将黑时,对方终于又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觅松了口气,第一反应是可以休息了,第二反应就是出门喊他三哥。

    云席正在甲板上同船家说话,听了云觅的话,便快步走回舱房。

    舱房内,干硬的床榻间,容貌冷厉的男子果然已经苏醒,比起白日的虚弱,对方现在的状态稍好了些,脸上虽依旧苍白,但眼中却有了聚焦。

    云席走过去,开口问道: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对方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,没有回答,眸底防备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云觅在边上看得不舒服,撇嘴道:“是我三哥救了你,否则那么大的浪,你以为你还能活着?”

    男子的表情变了一下,似乎回忆起了什么,突然撑着身子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动,胸口当即漫出猩红。

    云席愣了一下,顿时语气不善:“你伤口太深,好好躺着。”

    对方却不予理睬,起来。

    云席按住他肩膀,对方却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云席动了火气:“看来你是真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云觅也看的生气:“你这人,怪里怪气的,你说你要什么?喝水?吃东西?你胸口不知被什么伤了,伤口太深,若不是我三哥妙手回春,你这身子,放在谁手里都得丢,好不容易醒过来你就安分点,你看你伤口全开了!”

    对方深吸口气,停顿了片刻,抬起头,看着眼前两个陌生人:“我,我妻子呢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哑,因为昏迷太久,喉咙干涩。

    但他吐词倒是清晰,云席不免有些讶然,按理说这样重的伤,刚醒来,应当是不怎么能说出话的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伤了喉咙,而是喉腔联动胸腔,他胸前破了个大口,每说一句话按理伤口便会震一下,其疼痛,通常为常人所难忍。

    但这人说起话来倒一字一句,看表情也不像难受,可云席行医多年,知道不疼是不可能的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,此人的忍耐功夫到位,哪怕刮骨的疼,他也能表现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倒是个不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心中思忖着,云席已道:“我们的船,只发现了你。”

    男子的脸色缓缓变青,片刻,他握住塌下的床单,再次想下床。

    云觅忙将他拦住:“你别动了,你看你,胸口全是血,要重新包扎了!”

    男子不管不顾,甚至伸手推云觅,只可惜提不上内力,那点推搡之力,也变得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云席倒是从中看出了情况,沉声道:“吉人自有天相,你能活着,你妻子必也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男子重重的垂着头,整个人像头濒死的狮子。

    云席又道:“当务之急,该是你先将伤养好,再去找你妻子。”

    男子停顿片刻,半晌,抬起头,看了云席一会儿,喉头发干的道:“容棱。”

    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云席点头:“云席。”

    不服管的病患,好歹安生下来,云觅嘟嘟哝哝的找来干净的绑带和伤药,帮着三哥一起,给这人重新包好。

    包好后,他又生气,自己在这儿忙了一整天,云楚那傻大妞又跑哪儿去了?

    他气愤的去外面找,结果竟然看到云楚正悠哉的端着把椅子,坐在甲板上吹风,边吹还边对着夕阳感叹:“日暮西垂照清泉,红云醉乱映晚霞,啊,好诗好诗……”

    云觅走过去就扬起手,冲着云楚的后脑勺就是一扇:“你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云楚淬不及防,被打了个正着,疼得天灵盖都麻了,她捂住头,错愕的看着身后的弟弟,吼道:“你干嘛?我惹你啦?”

    云觅心里不得劲,就拿姐姐出气:“不服气你打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云楚气的咬牙:“我打不过你!”

    云觅那个得意,尾巴都翘到天上了:“那怪谁,怪你自己文不成武不就呗。”

    云楚起身就抓住椅背,抬着椅子腿往云觅身上砸。

    云觅手脚灵活躲得飞快,云楚在后面追又追不上,气得眼泪都掉出来了,等到一刻钟后,云楚不追了,猴累猴累的抱着椅子坐下来,瞪着十步之外的弟弟,越瞪眼睛越红。

    云觅却一点不怕得罪她,也不觉得大男人欺负女的有什么不对,他特别得意的冲着云楚吐舌头,吐完刚好看到海平线外面,一条比他们的船小一圈儿的黑色船,朝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你心上人的船吗?”

    云楚被他说得也扭过头去,一看还真是那艘熟悉的黑船,顿时站得老高。

    云觅看不上的哼哼:“说你是傻子吧,你还真是,就几天前在码头上见过一面,这就惦记上了?那男人长得也不怎么样,还不如三哥好看,当然更不如我,你也就这点眼光。”

    云楚呲着牙跟弟弟吵架:“你懂什么,那位公子,性子好温和的。”

    云觅瞪眼:“什么那位公子?你不是假装迷路去找他说过话吗?没打听出叫什么?”

    云楚羞涩的红了脸:“怎,怎么好意思问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云觅觉得自己都快瞎了:“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?那这回又遇见了,怎么说?要不,我去找船家,让咱们的船慢点,一会儿他的船过来了,你再跟他说说话?”

    云楚扭捏的揪着自己的衣带,特别娇羞:“那,我说什么好呀?”

    “就说我看上你了,我想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云楚瞪弟弟。

    云觅头都大了:“你就说公子,真是巧啊,你们也去白山洲啊。”

    云楚琢磨了一下,觉得这么搭讪也行,就轻轻的点头,然后站到角落去,对着空气练习,想一会儿搭话的时候能流畅完美一点,给对方留个好印象!

    云觅一副想吐的表情瞥了眼姐姐的背影,然后走进船舱,去找船家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与他们相隔不远的黑色大船上,长发披肩的女子,缓缓苏醒。

    柳蔚醒来的第一刻,整个人还有些恍惚,待她看清了自己跟前还有个人时,她就盯着那人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与容棱这边的情况相似,柳蔚也为人所救,但,救下她的这人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醒了?”清隽温和的男子手里端着碗热水,坐在柳蔚床榻边的小凳上。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沉默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男子将手里的热水送到她唇边,对上她的眼睛,含笑着问:“姑娘瞧着在下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就着对方的手喝了一口水,感觉喉咙舒服一些,便问:“你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清和男子的手滞了一下,失笑的脸,慢慢凝固。

    柳蔚很不解:“岳单笙说将你亲手杀了,谁把你救活的?”

    清和男子像是被点了穴似的,整个人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柳蔚把他手里的水咕咚咕咚都喝光了,又抬起头,刺了最后一剑:“你这张脸皮又是割的谁的?你又杀了多少人?钟公子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