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09章 又血又肉又骨头的填满了整个染缸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z二四六开奖直播现场今晚3d试机号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09章 又血又肉又骨头的填满了整个染缸

    因为失恋的原因,云楚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失魂落魄的。

    这一日,用晚饭的时候,她也不知突然想到什么,吃个饭都吃鼻孔去了。

    云席看了,疑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觅赶紧替姐姐把筷子纠正好,干笑:“她有些不舒服,吹风吹多了,脑子空了。”

    云席夹了青菜,放云楚碗里:“用过晚饭早些歇息。”

    等到晚饭结束,云觅把姐姐拉到边上,恶狠狠的警告:“这都多少天了,有这么着迷吗?不就个男人!”

    云楚话都不想说,僵尸似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云觅又把她拉回来:“明日就到白山洲了,三哥说四姐会在码头等我们,要下了船你还是这副死样子,你看四姐扒不扒你皮。”

    云楚还是没做声。

    第二日,船在晌午时到港。

    云楚到底是真怕四姐,虽然还是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,但至少没前几日那么严重,勉强解释为周居劳顿,还算能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云想在码头旁的茶肆等了好一会儿,才等到船,一看到云觅,她就招手。

    云觅马上跳起来回应。

    “四姐!”

    云想捏着张绣帕,含笑着给凑到跟前的弟弟擦汗:“怎么还是毛毛躁躁的,去了趟外祖家,没让外祖父教教你君子立本的规矩?”

    “外祖父哪里能顾上管我,他一看到三哥眼睛就直了,在恭城呆了十五天,他十四天都在同三哥有说有笑,还直言要将衣钵传给三哥呢。”

    云想能猜到那个画面,也没说什么,又往码头看:“你三哥和八姐呢?”

    “在后面,要扶人……所以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扶人?”云想不解。

    云觅就把他们的船在路上救了个垂危人士的事说了……

    说完还道:“虽然静养了几日,但伤口太深,估计是一年半载好不全,走路做事都得小心着点。”

    云家素来济世为怀,云想一听还有个伤患,也不打听对方身份来历,直接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想去接接他们,看看伤情。

    而正好她过去,他们也出来。

    云楚也看到了她四姐,张口就喊:“四姐。”

    云想快步过去,就看到云楚同云席一左一右,正扶着个步履艰难的棕袍男子,那男子容貌冷峻,剑眉星目,五官倒是极好,却奈何脸色苍白,唇无血色,一看便是大病未愈的模样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样的人是不该随意下地行走的,不过要下船,难免得动动。

    可走久了肯定会有不适,云想心里揪了一下,就代替云楚,搀扶住男子的左臂。

    接手的时候,她正眼对上男子的瞳眸,很黑,很锐利的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云想笑了一下,对其颔首。

    男子没做声,有些迟疑的看了看自己的胳膊,心里,想着某人曾说过那句“男女授受不亲”。

    当然,之前他是没将云楚当女子的,那就是个孩子,黄毛丫头。

    云席开口道:“容公子,这是舍妹,云想。”

    容棱正要说什么,便感觉一提真气,胸腔就骤然阵痛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对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云想忙仔细的去看他,小心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席道:“可能伤口又扯到了,快先上车,云想,马车呢?”

    “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身受重伤的男子扶上马车,让他靠在车壁的软垫上。

    因为船上还有行李,云席便留了云楚在车里照顾容棱,自己带着云想、云觅去搬东西。

    说是搬东西,其实就是盯着船工搬,但因为有些私人的东西不愿他们触碰,因此,还是他们自己拿。

    搬行李时,容棱已稍微平复了疼痛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云楚看他没事了,自己坐在旁边实在无聊,就悄悄掀开车帘走出去。

    一出去,她就看到码头的商贩里,有卖糖葫芦的。

    她立马忘了什么初恋、失恋,急急忙忙的去买糖葫芦,买糖葫芦时,还听到茶寮里有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“确定是孙家二公子吗?不是说人都给砸成血浆糊了?认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说……脸勉强能辨,身上穿的也是失踪前的那件衣服,还有家传的玉佩也在那血浆堆里摆着,孙家去认人了,说就是二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这么个死法,这是天大的仇吧,给折腾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云楚听了好奇,就探头打听:“几位大叔,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好客的老汉对这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小姑娘说:“是说咱们千北镇的大户孙员外家,这孙员外家的二公子,前日让人发现死在了孙家布坊的染缸里,乖乖,活生生的一个人啊,身体被人用石头硬生生砸成了血肉模糊的碎沫,又血又肉又骨头的填满了整个染缸,可真是太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云楚眼睛都瞪圆了,抓着糖葫芦瑟瑟发抖:“真的假的?这么可怕吗?那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老汉挥手:“那哪儿知道啊,官府都忙疯了,也没查出什么蛛丝马迹,不过啊,听说还有另外一桩事。”

    云楚特别八卦:“何事,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另一个汉子突然接口道:“我是前牛村的,我们村旁边的柏三村,前些日子被发现死了个姑娘,后来不知怎么,查来查去,竟然查到那姑娘生前产过一个孩子,可那姑娘明明还未出嫁啊,这孩子哪来的?结果又过了两天,衙门查捕下来,就发现那姑娘的奸夫,不是别人,正是那孙家二公子,可孙家二公子这时候却失踪了,这不,失踪了两天让人找到,已经成了这样。”

    云楚跟听故事似的,听完又追问:“那孙二公子跟那个姑娘,以前真的是一对吗?那孩子呢?”

    汉子哈哈大笑:“什么一对儿,那孙二公子跟谁不是一对儿?他府里发妻不说,光是妾室就有七八个,还是个烟花柳巷的常客,十十足足的好色之徒,不过他们的孩子倒是没打听到,也没听说孙家二房有孙儿,估计那孩子没带回孙家。”

    云楚原以为这是个郎才女貌,却夫妻双亡的悲惨爱情故事,结果突然告诉她,那孙二少是个渣男。

    云楚一下子联想到自己痴心错付的初恋,顿时气得把手里的糖葫芦棍儿生生捏弯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