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1220章 刀锯地狱,石压地狱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东北四不像是什么动物王素英如何能中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1220章 刀锯地狱,石压地狱!

    高竹愣了,呐呐的张张嘴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周围的村民立马离他远远的,看他的眼神,就像在看凶手一样。

    高竹连忙道:“我,我,我是感觉家里好像有人来过,但也不敢确定是他……就,就前日,我砍柴回家看到大虎在吃肉包子,我都小半年没吃过肉包子了,又怎可能给家里狗吃这么好的玩意儿,后来问了一圈儿也没人应,我就没当回事,但我心里觉得,能随手给狗丢肉包子的,必是不差银子的主儿,这种人,我,我就只认得一个高槐……我想他可能回来过……我真的,真的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若高槐只是曾经回过高家,那就不能说高竹见过高槐。

    可连高竹都不敢确定就是高槐回去过,这小男孩又是如何知晓的。

    四季村的人不认识什么柳小哥,听传言倒是听了不少,可他们以为,既然是小哥儿,那怎么也有个十八九的年纪,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小哥儿是真的小,小的站在草丛里就都快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小黎听了高竹这番言论,沉默着又低头看看高槐的尸体,吐了一句:“如此说来,也说得通。”

    陈泰急忙问:“小黎,你到底瞧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黎走到尸体边,蹲下,又抬头看看远处的村民,招手:“你们过来些才能瞧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不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摇头后退。

    小黎只好就这么说:“死者的死亡时间不超过八个时辰,也就是昨日申时到酉时遇害的,死者身上赤身裸体,但他头发却完好无损,他的发髻为半梳,与良民不同,通常商民或官籍才会用到半梳的发髻,从而我判断出他身价,至少也是个商贾之辈,可他的胃里,却是草梗与粗米的混合物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说着,找了根树枝,从尸体被劈开的腹腔内,勾出粘物,递向众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再次后退,甚至掩住鼻息。

    小黎道:“你们闻闻,还能闻到干土味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摆手。

    小黎就道:“虽然从肉眼分辨有些困难,但死者生前最后一餐明显用的粗狂,连未熟的食物都糊弄吞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家伙又把树枝放下,走到尸体的脚边,抬起他的右脚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其他人过于不适,小黎没有将尸体的腿整个抬起来,而是稍微往上,示意一下:“他的鞋是完好无损的,从鞋的质量上,可以看出他的确是个有经济能力的人,这鞋是绸缎面的,但鞋的大小,却与他并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黎就看向高竹,尤其盯着他的脚:“但与你的脚,却分外合适。”

    高竹连忙说:“这,这鞋是我的,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,你倒是说啊。”有人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高竹一咬牙,还是说了:“这是今年过年的时候,高槐让人送来的,说是……年节的礼物,但我暗恨他进出青楼,赚的银子龌龊,一直没穿,就放在床下的盒子里。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:“所以我断定你二人近期见过,这鞋磨损清浅,的确是刚穿的新鞋,不过你说你没见过他,那他若是趁你不在偷去了你家,换走了这鞋,也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换鞋做什么?”有人不解。

    小黎又抬起高槐的左脚,指着脚踝处那青淤,又点点脚背上明显的伤痕:“他左脚的鞋丢了。或许是崴脚,还是别的什么,导致他仓惶离开而跑丢的,但之后,左脚没穿鞋在山上走,他的脚背被划伤了,无奈之下,他想到了附近的哥哥家,便去换走了鞋。”

    高槐在县城里大手大脚惯了,以前是做龟奴,后来行了许多不法之事,做了许多人口买卖,自己已经成了个富贩子,因此,当然穿不惯高竹的破烂草鞋,所以去高竹家换鞋时,就换走了自己曾送给高竹的绸面鞋。

    鞋子的事情解释清楚了,那其他的呢,比如高槐为何要来这座山,又为何遇害?

    “他到得罪了什么人啊!”

    高竹悲恸的低喊。

    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,哪怕关系不好,可血脉总归相连。

    如今变成这个样子,他终究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致命伤在这里。”小黎指了指高槐的脑袋。

    众人没看清楚,稍稍往前走了点,这一走近,顿时就把劈成两半的高槐看了个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视觉冲击来的太猛烈,当即一堆人已经腿软。

    小黎刨开高槐的头发,在他半梳的发丝后面,刨出了一个血窟窿刀伤:“他是被人在身后,一利刃刺穿后脑底部而亡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心惊肉跳,光是想想那个画面,已经后脑疼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还算好。”小黎叹了一声:“毕竟他是在死后才被劈开的。劈得这么整齐,用的工具应当是柴刀,但柴刀切割面窄,要想这么干净利落的把一个人活生生劈斩分割,那不止需要强大的臂力,还要确保死者不会因为疼痛而挣扎,死人,就不会挣扎了,也好劈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了初步的验尸结果,小黎又想到了娘亲曾提过的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犹豫一下,他还是问了出来:“大家知道,地狱有十八层之事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半晌,所有人都面露惊骇。

    小黎眼睛尖,顿时知晓里面必有隐情,急忙问:“大家知晓?”

    四季村的村民先就白着脸摆手,死咬着道:“不知晓,不知晓,从未听说过什么地狱,什么十八层。”

    柏三村与黑水村的村民则缄默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表情古怪。

    小黎忍不住看向陈泰。

    陈泰明显也不愿说,但最后还是道:“都过去十年了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,况且,红粉当初的死,衙门都判了是自尽了,又有什么好晦气的!”

    有人连忙拉住他:“村长,别胡言啊,红粉那事……还是别再提的好。”

    小黎狐疑的看着众人像打哑谜一般,沉吟片刻,道:“看到高槐的尸体,我只想到刀锯地狱四个字,因为实在太像了,而刀锯地狱,乃是我娘亲曾与我说的,她说地狱共有十八层,而这第十八层,正是刀锯地狱,我原本也只是随意一猜,可当我的想法被引导到十八层地狱后,我又想到了孙二少,但我记不清地狱的传说里,是否有一层是那样的死状,若诸位知晓,可能告知我?”

    “石压地狱!”突然,高竹神经质的冒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他一说完,自己都愣了,又连忙摇头,跌跌后退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